第五百零三章 回老家(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零三章 回老家(八)

    见着唐小权吃瘪,老赵赶紧是挥手招呼众人进屋吃饭,以此为年轻人解围。¥f,

    客厅内,众人先后落座,这里并没什么主次座之分,都是随意挑选坐下,但考虑到徐仁杰的幸苦与操劳,大家伙还是很默契的将最上座的位置让给了他,算是对其的一种认可及尊重吧。

    对此,老徐倒也欣然接受,没去推脱。

    当然咯,这倒非是他自认为受得起,而是他觉得和这帮兄弟姐妹在一起,没必要搞那些矫情的东西,他知如若他不坐在那里,眼下这顿饭怕是很难开局。

    菜陆续上桌,望的阿城那是两眼放光啊,当即不禁感慨出声:“哇塞!尉姐你今天整的菜可真多呀”

    青椒土豆丝,葱爆牛肉,西红柿炒鸡蛋,杂鱼锅仔,胡萝卜炒肉丁,还有一大盆的紫菜蛋汤。

    借着阿城的话匣,胡晓东有意打趣的说道:“小杜,这你可得感谢你权哥?”

    “啊?感谢权哥?”张大着双眼,阿城似乎有些迷茫。

    见得此般情景,老赵清咳了两声嗓子。

    他知道唐小权脸皮薄,对感情问题尤为敏感。

    加之后者与尉泱并未正式确立关系,所以过分的调侃,未必利于对方的更进一步:“来来来,大家伙都别废话了,把酒杯都给我端起来,咱走一个。

    “唉唉唉!别着急!别着急!”抬手叫停众人的动作,林俊夫举杯站了起来:“我说,老赵啊。这喝酒咱可得有个说道,尤其是第一杯。”

    “对对对!”闻言的吴超等人立马是屁精般的附和。

    老赵含笑指了指给他出难题的老林。寻思一番道:“那就预祝咱们在这里定居,一切顺利!”

    “嗯。好!这个好!”肯定的点点头,即刻林俊夫又是紧随其后的补充了句:“再顺祝这场该死的末日早日结束!来,干!”

    “干!”

    众人齐齐举杯,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王强着了两口热菜入嘴,咀嚼的同时,不由大赞:“我擦!说到底还是咱尉泱做饭好吃!我告诉你们啊,今个去刘福贵那儿,好家伙。那货排场可是大了去了,中午给咱整了顿大餐,又是鸡汤,又是牛排的,据说还是啥特聘大厨烧的。”

    一听鸡汤,牛排,素来大胃口的阿城立马是两眼放光,喉头也是不自禁的吞咽了两下,有些遗憾的问道:“强哥。那鸡汤好喝吗?”

    抬眉瞄了眼阿城,王强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点了点头,不过在做完肯定的同时,他立马是话锋一转道:“但和尉泱妹子的手艺比。那……那就没的比了,你说是吧,权子?”

    眼见着王强又要把战火烧到唐小权身上。老赵赶紧叉开话题道:“怎么样,小唐。这趟去,有你父母的消息吗?”

    默默停下筷子。唐小权垂下了脑袋,显然父母的事儿叫他放心不下。

    见得此情此景,老赵立刻是意识到了话题的铭感,转而换了问题问道:“对了,我听老徐说你们打算放弃工厂那般的住宿,怎么,那边不合适做驻地吗?”

    闻及此言,王强登时来了兴趣,他着手抹去唇角的油渍,继而眉飞色舞的描述道:“那地方,可是个不小,比咱之前去的中坤纺织可是大多了!而且,你们绝对想不到,自打咱们进入工厂开始,就一直被全程监控。后来……”

    手舞足蹈,兴奋异常,王强就像个说书人似得,把他们这一路的见闻给说了个遍,当中自是免不了添油加醋。

    而且还没遮没拦的把老赵有意叉开的有关唐小权父母的问题也一并涵盖了进去,弄的唐小权脸上的阴郁之色那是更弄了几分。

    心爱人的变化,尉泱那是全然瞧在眼里。

    这也使她对王强这种不顾他人感受的行为产生了些许不满。

    但碍于身份,她又不便开口多说什么,所以只能贴心的拣起一块牛肉放进身旁爱人的碗里,柔声关切道:“来,权子,吃点牛肉吧,放心,我相信叔叔阿姨一定不会有事的。”

    或许也是意识到了自己兄弟的不对劲,言罢的王强歉意的端起了桌上的酒杯,继而轻磕了两下敬向唐小权方向:“来,兄弟,咱哥俩走一个!你放心,你他娘是个好人!好人就肯定有好报,老天爷一定会保佑你父母的,干了!”

    “对,权子!强子他说的没错!你不要担心,兄弟们一定会陪着你找到父母为止的。”

    “是啊,别多想了,权子,咱们干了!”齐齐举起杯杯,众人敬向唐小权。

    尉泱轻戳了戳没有反映的唐小权,可后者却好似是丢了魂般。

    但如若有人凑近看他垂下的眼帘,一定能发现眼眶之中闪动的泪珠。

    感动!无法抑制的感动!唐小权不想让伙伴们瞧见他的泪花,所以在兀自沉淀了下情绪之后,快速举起酒杯,仰头灌下,继而一字一顿的道出了6个大字:“谢谢,各位兄弟!”

    随后的时间,众人各自敬酒吃喝,有说有笑,气氛格外的融洽。

    席间徐仁杰还不忘向章有才询问了一下有关贺静的情况,在得知对方今日已愿意走出屋门,他的心情也是大好了起来,并因此破例和众位战友多喝了几杯。

    要知道,自打末世爆发之后,这还是雷瞳他们头一回见徐仁杰喝这么多。

    这倒非是徐仁杰酒量不行,而是后者知道,在这末世之下,作为一支团队的决策者,他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桌上却已是一片狼藉,徐仁杰见着众人吃喝也差不多了,立马理了理自己的思绪。

    他打算即刻就把唐小权父母的事情与众人商讨一下。

    毕竟,现在线索虽然有了,但终究是几个月之前的。

    这么长的时间,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变故。

    所以,徐仁杰觉得关于此事的确认探查,宜早不宜迟,可就在他准备开口之际,放在桌上的手台突然响了,旋即刘福贵浑厚的嗓音从内传了出来:“喂,徐连长在吗?我是刘福贵,收到请回话,完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