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回老家(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零四章 回老家(九)

    微微一愣,刘福贵突兀的来电,立刻是令原本喜气洋洋的别墅客厅气氛变得肃然了起来。+◆,

    老徐与林,赵二人交换了下眼色,旋即取过手台,按下通话按钮:“我是徐仁杰,刘总这么晚了有什么是吗?完毕!”

    “哦,也没什么事,我就来点询问一下,看看各位有没有安全返回,完毕。”

    “那谢谢刘总的关心了,我们全员都已顺利返回驻地,倒是你们那儿,丧尸后来有围聚回去吗?”徐仁杰不愿放过任何一个打探消息的机会。

    “暂时没有,你们的烟火诱敌之法看来颇有成效啊!”爽朗一笑,刘福贵转而将话题引向了唐小权的身上:“那个~小唐有找到他的父母吗?”

    不着痕迹的望了唐小权一眼,老徐显然不想就这个话题与刘福贵深谈。

    毕竟,后者跟唐小权并没什么感情,由此一问多半是出于某些目的。

    但碍于合作的基准,徐仁杰还是如实的回了句:“没有!”

    “没有!?那线索方面呢?一点线索都没找到吗?”刘福贵倒是不依不挠。

    对此,徐仁杰不想后者继续这般没问没了的盘问,干脆将己方一行人离开工厂后的经历与刘福贵简明扼要的赘述了一遍。

    原以为这样就可终结这毫无意义的话题,谁曾想刘福贵在闻听了有关jz庇护所的叙述之后,竟然是不置可否的反问了一句:“徐连长,你刚才是有提到jz庇护所吗?”

    无疑。刘福贵的反问引起了一众幸存者的注意,尤其是唐小权。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徐仁杰方向。

    “是的哦!我刚才是有提到jz庇护所!怎么,刘总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傻子也能听出刘福贵适才话中有话。徐仁杰尽可能让自己表现的平静。

    片刻的沉默,旋即刘福贵的声音再次传出:“我这边的确是有些关于jz庇护所的消息!我们曾今收到过jz庇护所发来的庇护信号!”

    果不其然,此言一出,老徐的眼眸登时放亮了几分:“还请刘总明说!”

    “嗯,你稍等!这事儿是我手下办的,就那个黄勇,还记得吧,我这就把他叫来,一会回复你!完毕!”

    “那麻烦你了刘总!”

    “唉。哪的话,我说过,百善孝为先,何况我也是做爹的,我能够理解小唐的心情,好了,待会联系。完毕!”

    言罢,话筒那头在连串“滋滋”声后,重归了平静。

    客厅内。所有人都禁默不语,尉泱则关切的紧盯身旁的男人。

    她想要开口安慰,但她知道,此时此刻她最该做的。不是告诉对方该做什么,该怎么做,而是静静的守在他的身边。陪他等候即将面对的答案。

    不得不说,刘福贵办事还是极为迅捷的。仅是过了三分钟,沉寂的客厅便是再次响起了扎耳的电波之声。

    “滋滋滋。喂,我是黄勇,收到请回话,完毕!”

    没有犹豫,这回徐仁杰那是果断按下通话按钮,给出了肯定的回复,同时焦切的追问道:“黄先生,刚才刘总说你有收到过来自jz县庇护所的联系?”

    “是的!“黄勇的回答异常干脆:“我们确实有收到jz县的广域信号!”

    “太好了,那你们知道避难所的具体地址吗?你们有和他们联系过吗?”

    似乎是感受到了对方的激动,黄勇冷淡的回道:“你先别着急高兴,等我把话说完。”

    “没错,我们是收到过来有关jz县有庇护所的讯号,那应该是在末世爆发之后没多久,当时我们也是为了收集外界的消息,每天都会安排人监听无线电信号。那些天,我们陆续收到此般讯息,大致内容就是jz县体育馆可以为幸存者体提供避难。”

    “和刘总汇报之后,我们分析在这个节骨眼,能如此大手笔吸纳幸存者的,除了政府不可能有其他。所以当时我们也考虑去往避难所。”

    “不过很可惜,当我们决定和对方取得了联系,希望他们能出动人手把我们从围困中救出,对方却好似是消失了一般,根本联系不上。”

    “说这么多,相信徐连长应该明白了吧,无线电的覆盖面积有限,不出意外,你们所谓的那只救援部队恐怕……哼哼!”

    冰冷的话语不着一丝情感,虽然黄勇没有把话言尽,但字里行间所透出的意思已是相当的明显。

    老赵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一想到唐小权那缜密的头脑,他心知自己再行劝说似乎已无意义。

    心瞬间降到了冰点,诚如赵云海所预想的那样,此时的唐小权心下如明镜一般。

    毫无疑问,不论从无线电接受范围,还是刘福贵工厂所处的位置,他们所收到的有关“jz县庇护所”的信号源十之**就是源自于焚毁小镇的救援部队。

    而信号的消失,在当时的情况之下,同样只有一种可能。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老天爷,你为什么给人的希望纵使这么的绝望!

    双手深深的攒紧脑顶的黑发之中,唐小权颓然的伏在了桌面。

    瞧着唐小权无助的模样,尉泱的心头就好似针扎了一般。

    事及于此,徐仁杰也没什么心思继续与黄勇的对话了,在随意搪塞了几句之后,便是终止了通话。

    客厅旋即陷入死寂,沉闷的气氛叫人压抑。

    起身为年轻人斟了杯茶水,赵云海语重心长的劝道:“小唐,人生在世,不如意十有**。凡事咱都不能盲目的乐观,但同样,咱也不可盲目的悲观。你是聪明人,关于黄勇适才的推断我不想多说什么,我知道你有自己的判定!这里作为长辈,我只想告诉你一点,那就是人不管做什么,不到最后一刻都不可放弃希望,因为如果你死心的话,那么一切就真的结束了!”

    “是啊!强子!事情还没到那么糟糕的地步,在没确切得到你父母消息之前,你作为儿子不能轻易倒下!退一万步讲,咱们还有jz县庇护所这条线索没用呢!”胡晓东同样是附和出口。

    听着众人的鼓励,颓然的唐小权渐渐恢复了过来,只是4个多月过去了,父母真的还存过在世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