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交易-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零八章 交易

    电波声一响,徐仁杰就已然判断来电是出自于刘福贵。←,

    事实也证明他的判断非常正确,因为来电确实出自于刘福贵。

    不出意外的一通寒暄,反正也没什么事,徐仁杰便是耐着性子陪这老狐狸将既定的程序走了一遭。

    随后刘福贵又是询问了唐小权的情况,问的相当的详实,从后者当下的精神状态到老徐有没有派人去jz县庇护所调查属实全都问了个遍。

    对此,徐仁杰也未做什么防备,坦诚的如实相告。

    罢了,刘福贵才言归正传的进入到实质性内容,说白了他是来谈所谓的“合作”的。

    “呵呵,老徐啊,上次工厂一别,想必你应该还记得咱们说过的“合作吧”。”

    “嗯,当然记得,怎么刘总有什么需求吗?”

    “哦呵呵,”爽朗一笑,刘福贵夸赞的回道:“不愧是军人出声,徐连长果然料事如神,没错,这次来电,我主要就是想谈这事儿。”

    唇角微微浮起抹弧度,早就习惯老狐狸把戏的徐仁杰不动声色的淡淡道:“说吧,你需要什么?”

    “这个嘛,两样东西,一个是燃料,另一个是药品。”

    “哦?”闻及此言,徐仁杰的额头不由一皱:“怎么,看刘总的架势是打算外出吗?”

    无疑,以刘福贵的城府和性格。徐仁杰知道,后者绝对不会窝死在小小的工厂之内。

    所以。不出意外,对方寻求上述两样东西交易。十之**是打算出去。

    只是刘福贵给出的答复却是完全不同于徐仁杰的分析。

    “哦呵呵,”照例是淡笑了一声,旋即刘福贵不徐不缓的答道:“徐连长不瞒你说,我现在还真有出去的打算,可上次来你也看见了,我的人被畜生围在厂里已经4个多月了,每日见着那般畜生张牙舞爪,尸吼震天早被吓破了胆子,根本不具备外出的能力。要不。我又何必与你们做交易呢?那不是多次一举吗?我要燃料,说白了是为了工厂的发电机做些储备,前几个月的持续消耗基本快把老底给耗干了。至于药品方便,就更不用说了,厂区不少职工都罹患大病,绕是我自己都因药品匮乏,胃病严重呢。”

    刘福贵这席话说的相当坦诚,徐仁杰听后也未再做追问。

    不过,缘由知道了。徐仁杰可不止傻到因“同情”而放弃自己的权利。

    正所谓商场如战场,他非常清楚刘福贵此人的能力。

    或许战场上对方不如自己,但若论及商战,徐仁杰相信刘福贵绝对称得上是奸雄。

    所以他不敢大意。附和的应了两声后,着口冷静道:“嗯,刘总。你要的东西我已经明白了,那酬劳方面呢?你打算给我什么?”

    “好!”肯定的给出了记赞许:“我就喜欢直来直去的人。我的意思是这样,我这边呢有的就是食品储备。我打算按1升油3斤物资的条件与你调换,药品方面根据药品的价值逐情换取如何?”

    微微一愣,徐仁杰没想到刘福贵既然会把交换的条件如此细化,不过徐仁杰也有自己的打算。

    “啊呀,”先是一声轻叹,继而徐仁杰口气为难的回答道:“说实话,我这当兵的很不喜欢和人讨价还价,不过有几点我还是得说,希望刘总不要见怪。”

    “呵呵,哪里哪里,见面头一回我就和老徐你说过,我刘福贵做人做事,公是公,私是私,如果公的问题都遮遮掩掩,那私下还怎么做朋友啊?”

    “好,既然刘总这么说了,那我就直言不讳了。”顺着话茬,徐仁杰开门见山道:“众所周知,这末世之下,2样东西最为可贵。一,就是食品水源;二就是燃料补给;按照常理你出食品物资,我拿燃料补给,相互交换合情合理。但是刘总啊,坦白讲,我们既然冒险去搞油料了,完全可以顺道筹措物资。所以1换3的比例,对我们来说,真的没有太大的吸引力。至少和我们付出的风险不成比例。”

    “嗯,有道理,是我考虑的欠妥了,那徐连长的意思是?”不愧是久战商场的老将,面对徐仁杰提出的苛刻条件,他几乎想都未想便是应了下来。

    “1升燃油换10斤物资。”徐仁杰不管刘福贵有多善战,他的应对措施非常简单,就是按照心理的低价与之周旋,高了可以接受,但是低了就绝不答应。

    这是原则,也是他必须要捍守的,因为他非常清楚,交易也就这次可以利益最大化。

    而一旦错过了这次,以后待有了油料的刘福贵,完全可以自行组织人手外出搜罗物资。

    到了那时,己方所做的护送努力以及其间所耗费的油料就全部白费了。

    “1升8斤!”

    “不10斤!”

    经过一番角逐,固守原则的徐仁杰最终取得了胜利,刘福贵终于是答应以10斤食品物资换取对方1升油料。

    谈完这个,老徐又是提出了自己的另一个要求:“刘总,我还想和你换些活禽!”

    “活禽?”

    “对!”自打上次喝了鸡汤之后,徐仁杰就一直寻思着给驻地弄些活禽。

    所以,说道这个问题的时候,徐仁杰没有询问对方有没有活禽,而是直接提出了换取的要求。

    不过出乎徐仁杰意料的是,刘福贵竟是丝毫未做隐瞒,坦诚相告道:“没问题,家禽我有,但是这东西的珍贵程度,我相信徐连长也应该明白。不废话,30升油一只鸡,而且只换一只。”

    “可以!但我要母鸡!”

    “哈哈哈,徐连长那可不行啊,要母鸡那就得60升油。”

    “好!60升就60升!”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徐仁杰满口应了下来。

    随后儿人又是对药品的换取做出了商讨,决定交由各自懂行的医护人员对药品大类进行“明码标价”。

    罢了才终止了这次交易谈话。

    将手台缓缓放在桌上,早已待定一旁的黄勇立刻为刘福贵身前的茶杯斟了些热水,同时小声问道:“刘总,我们这次交易是不是给出的价码太高了?”

    轻挑眼皮看了黄勇一眼,刘福贵淡然一笑:“是啊,价码确实有点高!这徐仁杰是个人物啊!不过成大事者,又岂能在乎这点蝇头小利,对了,赫雷那边准备什么时候出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