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贺静异样-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一十章 贺静异样

    “我的想法是,咱们这背靠山林,林间有大片土地,如果善加利用垦荒种地,完全可以降低日后咱们出行搜资源的风险。n∈,大壮哥,这方面你是行家,你觉着可行吗?”

    将目光移向魏大壮,唐小权静待回复。

    “行肯定是行,但问题是种地你得有种子,不然光有土地有甚用处啊!”魏大壮依然是耿直的性子,有啥说啥,绝不含糊。

    对此,唐小权肯定的点点头:“大壮哥说的没错,种子问题确是大事,不过我们县里农副市场有种子公司,必要的时候咱们可以去搜过一趟,倒是还得请大壮哥负责此时啊!”

    “这个没问题!出发时你言语一声,俺跟着去好了。”

    继续又是讨论了一阵,有了目标的幸存者决定抓紧时间,力图赶在下一次雨水降临之前,把储水槽给制作完毕。

    下午,胡晓东照例带着上次的人马在林间伐木,待得木材运回别墅,徐仁杰和老林便是分头行动。

    一组领人围建窝棚;另一组则敲定储水槽。

    两帮人马忙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天色也在众人的忙碌中渐渐变晚。

    入夜,劳累了一整日的幸存者们在晚饭了毕之后,便是各自回房休息。

    时至午夜时分,睡意正浓的尉泱忽觉一股冷风拂过脸颊,她有些不太情愿的微睁开眼睛。隐约之间瞧见一个黑影正笔挺的站在窗前。

    呼啸而入的凌烈寒风直吹的两侧帘布咧咧作响,尉泱下意识的道了一句:“贺静姐。那里风大,别着凉了。”

    说话的同时。她坐起身子下地穿鞋,可当他再次抬起脑袋之际,不由大惊失色。

    眼眸之中,贺静整个人正缓缓朝窗棱上攀爬,见得此般情景,尉泱顾不得其它,一个健步冲了过去,继而双手环住后者的腰际,继而猛力朝后一拉。

    情急之下。救人心切的尉泱不禁脚下一跄,旋即后仰坠地,栽了下去。

    这一跤尉泱摔的着实不轻,不仅背脊重创,身前也因贺静的重力使她胸口遭受撞击。

    可是贺静丝毫未有对此表示出任何的歉意,她翻过身子就朝窗棱再次爬去。

    情急之余,尉泱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反手擒住后者的裤脚,一边后扯。一边劝叫:“贺静姐,你冷静点!别做傻事啊!贺静姐!!”

    芳芳也是被二人搞出的动静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而当其瞧见母亲和尉泱纠缠在一切的模样,不由无措的哭了起来。

    这下子。整个别墅的人都被惊动了。

    最先感到的正是林俊夫,自打玉环体育馆事件之后,他对贺静母女俩就一直抱有愧疚之心。

    他想替二人做些什么。可因丈夫惨死而变得神经不正常的贺静压根不给他做事的机会。

    所以,他只能是将自己的房子选择后者的旁边。为的就是能在对方需要时,第一时间赶到。

    听着屋内芳芳愈来愈大的哭喊声。心急如麻的林俊夫也管不了什么男女有别,抬起右脚照着闭紧的木门就是一脚踹下。

    旋即木屑四溅,木门应时而开。

    冲进卧室,林俊夫立马是瞧见了几乎快要探出半个身子的贺静,愕然之余,大叫着便是奔了过去,然后一把大力将后者拽回了屋内。

    “贺静!你这又是何苦呢!你这么做有考虑过芳芳吗?”

    “你闪开!别栏我!”

    “你冷静点!”

    着力缚住贺静的身形,可后者决意赴死的决心使其获得了从未想象的力量。

    饶是老林也被她这迸发的力量给弄的狼狈,不过林俊夫终究是林俊夫,男人与生俱来的力量不是贺静随便子哇乱叫就能摆脱的。

    见着无法挣脱,跳楼无望的贺静开始朝边角的墙壁奋进,意图以撞墙来自残自己。

    林俊夫死死附着贺静,他强忍着被后者齿压啃咬的痛感,最终一遍又一遍的高声规劝:“贺静!拜托你冷静点!我知道你心理痛苦!我知道你无法接受!但是你还有芳芳!你得为他着想啊!你忘了老颜的临终遗言了吗?”

    不提颜华还好,这一提及,贺静的疯癫之势那是更近了几分,浑身上下就跟揣了发动机般摇摆不停,直把林俊夫晃荡的苦不堪言。

    好在余下的幸存者陆续进来,见状的徐仁杰立马上上前搭手控制住贺静,同时呼喝:“小章!章志才呢?”

    “在这儿,在这儿,连长,来了!”捧着医疗箱的章志才火急火燎的冲进了房内,不待众人询问该如何是好,他当即吩咐徐,林二人缚住贺静的手臂,然后吩咐旁人:“快,把芳芳带出去!”

    母亲如此癫狂的模样,早已将年幼的芳芳吓到无神,老赵赶紧抱起痛苦无措的芳芳行出房外。

    而唐小权则心急如焚的跑到尉泱的身前,焦切的询问:“尉泱,你怎么样?有伤到哪儿吗?”

    “我……”不待“没有”二字出口,尉泱的俏眉便是不由自主的蹙在了一起,显然适才的坠地受伤不轻。

    这让唐小权那是着急不已,可是眼下这局面哪里容得他多说。

    快速从医疗箱中取出针头药剂的章志才立马打断了他的话语:“老林,连长,你们务必控制好贺静的身子,我要给他筋脉注射镇定剂!”

    “成!你来吧!”

    言罢的林,徐二人双双用力,合力将扭捏的贺静给架抬到了床上。

    为了保证后者不因挣扎而影响打针,王强,魏大壮也是加入到了缚控的行列之中。

    四个精壮的男人,一人一边的将贺静的左右手脚控在床上。

    对此,老林那是更加愧疚,他只能是着口安慰仍不放弃的贺静,希望她能冷静下来,以此减少缚控对她的伤害。

    “小章,还是我来吧!”强忍着背脊的伤痛,尉泱从地上挣扎的站了起来。

    唐小权和章志才几乎同时出声制止。

    可尉泱却是决然的说道:“我没事,我是护士,打针这方面我经验比较丰富,还是让我来吧。”

    为难之余的章志才在考虑了现状之后,还是答应了尉泱的请求。

    他实在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失误而让贺静再受伤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