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贺静异样(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一十一章 贺静异样(二)

    ps:感谢diguoxinren的打赏

    打完针,贺静很快便是昏睡过去。》,

    待得后者睡去,再看负责按压的林,徐,王,魏四人哪个不是沁满了汗珠。

    为了避免再次惊扰贺静,徐仁杰支走了侯在门外的众人,只留尉泱,章志才做后续的工作。

    片刻后,章志才来到客厅,诚如他所料想的那样,一众弟兄果然聚在厅内,未有离去。

    见着他的出现,林俊夫率先焦切道:“怎么样,小章?”

    “打过针,已经睡了,没事,老林,你放心吧!”

    “小章啊!今天这事到底怎么回事儿?昨天你不还和我说贺静的状况不错吗?”徐仁杰剑眉微蹙,面前的烟缸内早已插满了烟蒂,不难看出此刻他的心绪定然相当的烦闷。

    对此,章志才轻叹了口气:“是我大意了,原本我以为换了环境之后,小贺的整体情况有所好转,但是没想到颜华之死对他的打击那么大……哎!”

    肃然的天天头,徐仁杰当然知道这非是章志才的错。

    毕竟,他只是个军医,不是神仙,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他或许可以做到,但论及精神方面恐怕就……

    “那你有没有办法令其好转呢?”

    “这个……”面露出一丝为难之色,不过旋即章志才还是开口给出了条法子:“小贺这病啊说到底还是心结没打开,所以心病还得从心上入手,我觉着咱们得双管齐下。一方面对她进行开导;另一方面,辅以必要药物的治疗;当然最后究竟能不能康复。还是得看小贺本人能否打开心结啊!”

    “嗯!”同样是暗叹一口气,虽然很是担忧贺静的情况。但徐仁杰知道此事急不得。

    “哦,对了,连长,说道贺静的事,我得提醒一下,昨天和刘福贵那头联系完毕后,我特意统计了下咱们这头的药品数量,无论是抗生素还是常规药品都非常稀缺,所以我个人建议有必要抓紧去药店搜集补给。以备不时之需。”

    “嗯,冬季将至,老徐,药品的事儿我们是要抓紧!”赵云海随声附和了一句。

    对此,徐仁杰早有打算,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

    “好了!离天亮还早,大家伙都早点回房休息吧!”

    眼下将将午夜2点,只是经贺静这一闹腾。众人哪里还有心思睡觉?

    一个个忧心忡忡的返回屋内,别墅近些日子刚刚走上正轨的喜悦,也因此蒙上了抹阴郁之色。

    在目送各位同人走后,唐小权这才急匆匆的追上起步愈回的章志才。追上之后,立刻开口询问道:“小章啊,尉泱她怎么样了?有没有伤到哪里?”

    明白对方心思的章志才浮起抹淡淡的笑容。继而拍了拍后者的肩膀:“放心吧,只是些淤青。抹点药膏就好了。”

    闻言,唐小权的面色稍稍好转。但是他依然不放心的跟着章志才上到了2楼,待见着尉泱本人后,再次将适才刚刚问过的话语再次询问了一遍:“尉泱啊!怎么样,摔的重吗?”

    “呵呵,”尉泱俏唇微启,笑了笑:“没什么大碍的,没伤到颈骨,只是有点淤青,过两天就好了。”

    “哎,这种事情还是不能大意,我看这样,从明天开始我来烧饭,你休息。”

    “还有,小章说你要抹药膏,驻地有吗?没有我出去弄。”

    “另外,贺静这状况,你住这屋里,不太安全吧!”

    “再者……”

    “好啦~”拖音叫停了面前男人的关切,尉泱含着笑容一一回道:“小唐同学,你说你替我烧饭,你就不怕强子他们说闲话?”

    “我……”

    “药膏的事情,我自然是涂,别忘了,我可是专业的护士哟。”

    “呃……”

    “至于说贺静嘛,”说到这儿,尉泱收起了玩笑的念头:“这个我现在倒是有些头疼。”

    “哦?为什么呢?”

    “贺静的情况肯定不能留他一人,保不齐她就会再做傻事;可我若陪她,芳芳又怎么办呢?贺静如今的状态极不稳定,我担心继续让芳芳见着贺静癫狂的样子,对小家伙的成长不利呀。”

    皱起眉头,尉泱的烦恼也是引起了唐小权的共鸣。

    后者垂首了片刻之后,果断抬起头来:“我看要不这样吧,芳芳暂时交给赵叔照顾,他年纪最长,对孩子也颇为喜好,而且在玉环体育馆那会儿,芳芳就喜欢和老赵玩在一起。如此,你也可以放心。完了贺静这里,你也好照顾。只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儿。”

    黛眉一扬,正听的仔细的尉泱闻言对方要她应下一件事儿,不由好奇的问道:“什么事呀?”

    “这个……”略显踌躇的顿了顿:“我希望如果,我是说如果啊,要是再发生内似的事情,你首先保护好自己的安危,别像今天这样把自己也给摔着,可以吗?”

    “噗嗤,”尉泱呵呵一笑,继而佯作恼怒的瞪了唐小权一眼:“你这是在笑我笨吗?”

    “啊?不……没……我不是这个意思呀。”

    见着男人变得无措的表情,尉泱转怒为喜道:“好啦,我是和你开玩笑的啦!我答应你,若是再遇此事,一定在全包自己安慰下,呼叫你前来救援,可以了吧?”

    “嗯!”重重点了点头,唐小权终于是露出了抹笑容。

    “行了,时间也不早了,你抓紧回去休息吧。我这边也得进去安慰芳芳,小家伙刚才受惊不轻,唉,真是苦了这孩子了。”

    “那好吧,我就不在这打扰了,你自己也要注意身体,别熬的太晚,有事记得叫大家,晚安!”

    “晚安!”

    目送着男人的背影消失在楼道的转角,尉泱的心下淌过了一道暖暖的热流。

    翌日,多日的阴霾天气终于转好,久违的阳光再次挂在了天边。

    这让经历了昨夜异状的幸存者们多少改观了些许心境,而唐小权一大早竟是真的按约出现在了灶台之中。

    不出意外的,王强少不了借机一通唏嘘戏谑,不过这倒是大大活跃了别墅死气沉沉的气氛。

    而日子就在这欢声笑语之中安然的度过了一天,直待隔日晌午,宁静被打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