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煤球反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一十二章 煤球反应

    晌午时分,强劲的北风呼呼的刮着,忙碌了一上午的幸存者们正各自在房享受午后的安逸。

    整个别墅都是静悄悄的,王强四平八稳的躺在床上,隆隆的鼾声震耳欲聋。

    在其脑顶位置,小煤球也蜷缩着身子,紧紧挨在他的身旁,发出低缓的抽吸声。

    约莫到了12时30分左右,熟睡中的小煤球突然间睁开了眼睛,两只垂落的耳朵也警觉的四下扭动,即刻便是匆忙伸出小舌在王强的脸上舔舐,意图以此唤醒对方。

    可是此时的王强正在梦里与美女缠绵,小煤球突兀的打扰让他有些烦闷,感受着小煤球舌尖所传来的温润湿感,不愿醒来的王强无奈的吧唧着嘴巴:“喂喂,煤球啊,别闹,这才几点,睡觉,睡觉吧!”

    怎奈小煤球不依不挠,见着温柔的舌舔不起作用,它索性挥动双抓开始挠抓王强的脑袋。

    至此,王强的春梦那是彻底给毁了,郁闷之余暴跳着从穿上坐了起来,刚愈发火,可一对上煤球水汪汪的眼睛,气火登时消了一半。

    “唉!煤球啊,你真是我的克星,好了,我不睡了,说吧,想干啥?”

    这是养狗人士的通病,当然也不能说是病,只能说相较于对狗狗无感的人而言≮♂,..,养狗人士更愿意将狗视作朋友,知己,他们觉着狗是能够通人性,听的懂人话的。

    所以,饶是王强这样直爽的汉子,眼下也已是习惯了与狗絮叨。

    只是今日的煤球显得相当急躁。他待王强起身之后,依然没有停止蹦跳的举动。这不禁是叫王强大为不解。

    而就在他筹措之际,一阵汽车引擎的低鸣之声打破了他的思绪。

    糟糕!有情况!

    时至此刻。王强终于是明白了煤球“骚扰”他的原因,当下着手抚了抚小家伙的脑袋,然后快步朝别墅外行去。

    “老胡,外面来车子了!”一出屋门,王强便是撞上了提着弓箭急匆匆的胡晓东。

    后者在闻听了他的话语后,头也不回仅是应了声“是”后,便是快步朝楼底奔去。

    紧张的气氛登时令王强肃然了起来,当下不敢耽搁,回屋取过自己的兵器。然后同样是疾奔着朝楼下跑去。

    前门处,徐仁杰早已领着一众战士分守在大门各处。

    赵云海则位居三楼顶层,利用望远镜着远瞧望。

    林俊夫待在监控室,密切的注视着外围摄头所反馈回的图像。

    整个别墅都进入到了紧张的战备状态,一道道讯息不断的从徐仁杰的手台传出,气氛愈发便的浓烈了起来。

    “蓝色,商用suv,正,副驾驶座各一人。男女不详!后排坐无法看清内里情况!”

    “1,2,4,6摄头安全。目标尚未进入!”

    “可以确认正,副驾均为男人,后排情况依旧不明!”

    “注意。注意!目标已进入6号摄头范围!重复,目标已进入6号摄头范围!”

    随着林俊夫从监控室传来的消息。老徐等人已然可以通过目测瞧见赵云海自3楼顶层汇报而来的那辆蓝色商用suv。

    于此,徐仁杰第一时间举起手台。沉着吩咐道:“各部注意,没我的命令不要行动!重复,没我的命令不要行动!”

    无疑,老徐这是极为正确的选择,虽然就目前的局势,他们占据攻击的先机,又有别墅可拒,打起来必胜无疑。

    但冲突就必然会出现伤亡,而伤亡就可能招惹丧尸。

    更何况,末世之下,人心叵测,谁能保证这辆车子所载之人没有后援?

    徐仁杰可不想因为一次战斗而毁了己方刚刚建立稳定的基地。

    希望对方只是路过此地,心下做着祈祷,可是事实总是难以预料。

    就在幸存者以为,商务车会以原先的速度疾驰越过自己所属别墅区时,扎耳的刹车声却是陡然在空中乍响。

    该死!听着那扎耳的刹车声,徐仁杰的面上立刻是浮起了抹凝重之色。

    很显然,对方这个举动说明他们对别墅长生了兴趣。

    见着此点,一直守在旁侧的唐小权悄悄凑到徐仁杰的耳边,低声说道:“老徐,得叫大家做好准备了,我估计这伙人会进别墅。”

    之所以这么肯定,唐小权有着自己的分析。

    因为换做是他,从上山一路走来,肯定会发现此间别墅与他处的不同。

    不说别的,单是庭院内的木质灶房就足以说明问题。

    毕竟,没哪个傻x富人会在自己如此精美的院落里,打造这样一座有碍观瞻的豆腐渣建筑。

    闻言的徐仁杰漠然的点了点头,当下着胡晓东奔赴3楼做远程攻击;温泉鑫,沈炼去往2楼建立2道防御;华表,王强,魏大壮作为机动,随时补漏应急;至于其他人则全员固守一楼正门。

    为了避免暴露己方身影,老徐同时命令所有人退于帘布之后,仅靠监控室内的林俊夫传回对方的动静。

    透过监视仪的观测,林俊夫可以清楚的看到车头位置的两个人正摇窗四下张望,显然是非常谨慎于自己的动作。

    由此,林俊夫大胆判断这二人肯定也是与己方一样,经历过不少的险情。

    否则,似玉环体育馆内的那些百姓,他们绝迹没有这般警觉的意识。

    “怎么样,老林?现在什么状况?”

    徐仁杰的话传了过来,老林不敢耽搁,第一时间做出回复道:“对方正在探查,目前还未下车!”

    “车里情况呢?能确认有几人吗?”

    片刻的等待,老林略显无奈的回道:“还不能确定,不过好像只有2人!”

    “啪嗒”老徐下意识摸出了插在脚踝处的**,继而轻轻拉动枪栓。

    他的这个动作已经非常明确的表明了他的态度,只要对方赶有异动,那么吃枪子是断然少不了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别墅内里的气氛也是愈发变得凝重,所有幸存者皆是摒弃凝神的俯低身子,静待徐仁杰那头的最终指令。

    终于在煎熬了5分钟有余,老林那头终于是传出了对方下车的回报。

    应时,一股看不见的硝烟正在缓缓蔓延开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