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惊魂之夜(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二十九章 惊魂之夜(二)

    入夜,数只恼人的蚊虫“嗡嗡”的在屋内袭扰,弄的本就心思沉重的唐小权无法入眠。

    他试图把自己当成邱少云,很努力的让自己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心想只要把这写蚊虫给喂饱了,就可以安然入睡。

    只可惜他显然是低估了这写蚊虫的“高尚”情操,人家只顾凌空飞舞,压根没有落脚饱食的意思。

    最后,无心烦躁的唐小权在与几只蚊子僵持了一段时间,发现自己那所谓的静卧心理战无效之后,抬腿一脚踹掉被子,一咕噜从床上坐了起来。

    “惹不起,老子还躲不起嘛!”

    心里暗忖了一句,唐小权便是打开门,走了出去。

    过道里黑压压的什么都看不清楚,好在唐小权平日里很少看诸如悬疑类的恐怖片。

    因为在他看来,那些片子里的场景总会在某些特定的时间点与现实世界重合,所以为了避免在那时出现“自己吓自己”的尴尬局面出现,他始终对此类片子“敬畏”三分。

    反倒是他的妹妹却和他截然相反,其妹不仅对悬疑恐怖片大爱有佳,而且还总喜欢拉着播放进度条找寻片中最为恐怖的段落反复欣赏。对此,唐小权佩服的同时,也是不无慨叹自己妹妹的这种自虐行为。

    ≯,..

    想到妹妹,唐小权不无暗伤了几分,也不知道后者现在怎么样了?

    父母好歹互相有个依靠,而妹妹则是一人在外。

    而现如今这个“危机四伏”世道,她一个女孩该如何求生啊!

    今夜的月色即黑沉又阴郁。不免会叫人联想起“月黑风高杀人夜”这样的场景。

    幽暗的过道内,湿腐气息仍未散净。屋外的天空昏昏沉沉压的很低,映在墙壁上的树影。好似一张血盆大口想要吞噬掉什么似得,唐小权只觉后背丝丝凉风,这诡异的氛围,让他很不好受,当下赶紧是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过道不是很长,尽头处一个人影正半蹲在地上,那正是负责守夜的老徐,他似乎并没有发觉身后有人靠近。

    而这显然不太附和他警觉的个性,对此唐小权不免有些好奇。究竟什么东西让老徐如此着迷呢?

    寻思的同时,脚下的步伐不免更是加快了几分,待得走到近前,唐小权压低声音道“老徐,看什么呢?”

    微微一愣,徐仁杰的身形猛的一扭,回过身的他没有任何废话,只是手指朝嘴唇上一搁,做了个静声的手势。

    见状的唐小权本能的止住声音。说实话在这诡异的长廊他本就觉得有些慎的慌,现在又被老徐搞得这么一出神秘兮兮的戏码,不免是叫他更为紧张了几分。

    唐小权不敢出声,他竖着耳朵仔细聆听。可周遭除了他与老徐的绵绵呼吸声外,根本就无其他的声响。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可几分钟过去了。唐小权依然是除了风声和呼吸声外,就再没听到任何旁的声音。

    可饶是如此。其旁侧的徐仁杰依然保持着先前如临大敌的模样,一动不懂的蹲在原地。

    莫名不已的唐小权很想开口询问一下对方到底在警戒什么。可一看到老徐那张泥塑般的脸庞,他便是生生咽回了到嘴的问话。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腿酸胀的不适感愈发变得的明显,它开始向全身慢慢袭来,久蹲无果的唐小权打算起身舒活下颈骨,可是谁曾想他刚愈动作,却是被老徐一把蛮力给摁了下来“别动,那边有动静!”

    朦胧的月色下,一道身影从漆黑的夜幕中逐渐出现在了唐小权的视线之内。

    那个人猫着腰,异常谨慎的朝四下里张望了一番,似乎在确认着什么,罢了,向其身后20米开外的一个垃圾桶摆了摆手掌,旋即便见又一个身影从旁侧闪了出来。

    虽然碍于距离的限制,居高临下不太能看清二人面部的表情,但唐小权依旧从其二人的小心挪动的身形判断出,他们应该是在躲避着什么。

    “周星,我……我们把他们甩掉了?”一个带着金色镜架的年轻人气喘嘘嘘的问道。

    “我tmd哪知道啊,你就别废话了,不想死就继续跑吧。”回话之人显得有些暴躁,其狼狈模样将之眼睛男也好不到哪里,浑身的污秽之物,真不知道他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钻出来的。

    他俩的举动全然被不远处美容美发店二楼的唐,徐二人瞧在眼里,而唐小权和徐仁杰有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俩对眼镜男与粗鲁男进行监视的同时,距离其百米之外的一栋高楼的天台之上,一尊许久未从动过,已经完全融入周遭漆黑夜色的人影,也静静的锁定着眼镜男与粗鲁男的一切。

    “黑熊,猎鹰发现目标,6点钟位置,一人在射击范围内,请指示,over!”

    连串的英文飙出,旋即黑影的战术耳麦里传来了冰冷的回复:“杀!剩下的那个我来解决,over!”

    言简意赅的通话之后,被唤作黑熊男人的耳麦里便是传来一声“砰”的枪响,紧接着在其夜视仪中一个人影便是一头栽倒了下去。

    粗鲁男圆睁着双眼就那么直直的栽倒了下去,其脑门中央处被远处射来的大口径子弹贯穿了个大洞,而其旁侧的眼镜男则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到瘫软在地上,裤档内一股热流不自主顺着大腿滴淌而出,浸透了大地。

    同样愕然的还有徐仁杰和唐小权,粗鲁男毙命的过程他们那是看的一清二楚。

    可是对方是如何死的却是相当的蹊跷,至少没有任何经验的唐小权没有半点头绪。

    反倒是徐仁杰意识到了什么,他第一时间举起了挂在脖子上的望远镜,他推断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杀人于无形,那只有一种可能:远距离狙杀!

    没有二话,徐仁杰赶紧举镜朝向他所预判的射击方位观察了过去,可惜最后得到的结果,除了茫茫夜色之外,他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目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