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 惊魂之夜(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三十二章 惊魂之夜(五)

    “丧尸!”根本无需探头确认,单凭楼底特殊的声响,徐仁杰就可以断定他们的发起者绝非人类。而且通过声响的出现频率,他还可推断这伙丧尸的数量也非少数。

    基本了解情况的徐仁杰再次猫腰退回了按摩房,还未待他开口,一直静待的唐小权便是就其复杂的眼神中,瞧出了结果。

    所以当老张进行颓然陈述之时,唐小权一点没有感到意外,相反还有中理所当然的感觉。

    此时此刻,不论是唐小权还是徐仁杰其心下皆是五味杂陈,按理说今天全天他们的行动进程还算顺利,虽然几次遇险,但最终都渡劫了过去。

    原以为危境到此结束,至少今晚可以过个安稳也,谁曾会想到突兀的变故将这一美好愿望给彻底击碎。

    唐小权更是一改之前对两名亡者的些许同情,转而换之的是无尽的抱怨。

    不过也难怪他会如此,毕竟眼睛男和矮个男死的地方是在“尴尬”,恰好是幸存者队伍藏匿的巷口,如此一来,自己死了倒也罢了,眼下还连累了唐小权等一干无辜的人。

    徐仁杰沉静了片晌之后,渐渐从混乱的情绪中走了出来,眼下当务之急,还是得好好想想如何应对这楼下丧尸的问题,否则己方一众必将团灭⊕7,..在此美容美发室内。

    好在长夜漫漫,徐仁杰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加之寒瑟的夜风让他大脑异常清醒,他希望能借着这股子清爽劲赶在明天日出前想到解决之法。同时也希望这帮畜生在用完“大餐”后能自行离开此地。

    可惜引君容易送君难啊,当翌日天亮。徐仁杰再次站在窗口望着楼底成群结对,漫无目的四散游荡的丧尸。他知道自己的想法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

    两具死尸毙命的地方,现在只剩下大片干涸的血迹,以及零落的尸骸碎骨,由此也足可以说明这帮畜生的战斗力。

    伏击的狙击手想来已经“回家抱老婆孩子热炕头去了”,要不老徐也不可能这么肆无忌惮的站在窗口无恙到现在。

    不过饶是如此,老徐也没办法下楼突围,因为瞧着那把巷子堵得密不透风的尸群,他可以想象的出自己开门之后会出现什么后果。

    幸存者们陆续起床,酣睡一夜的他们压根不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他们唯一好奇的是老徐为什么没如约叫他们起来换班。

    只是见得驻地一切尚好,便也未有提及。

    唐小权依次将众人招呼进了自己的房里,其兄弟王强那是最后一个。

    当他慵懒的伸着懒腰,打着哈欠极不情愿被推进屋子后,余下早已静候多时的幸存者们也都带着睡眼惺忪的眼神瞧向他,或许是感到自己起的有点迟,王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旋即咧嘴玩笑道:“啊哟,我说老几位都在呢。呀!这是干嘛,咋一个个都无精打采的嘛!该不会是换窝睡不眠了?唉,那你们适应力可就太差了,瞅瞅我。嘿嘿,昨晚睡的可叫一个瓷实!”

    老徐现在可没什么心思听王强玩笑,他肃然不语的示意王强坐下。

    而见得人都已经到齐。唐小权朝身旁的徐仁杰递了个眼神,继而开口道:“老徐。咱们开始吧。”

    微点了点头,老徐缓缓伸出右手。淡然回道:“具体情况,你先和大伙交待一下吧。”

    闻及此言,幸存者们皆是莫名不以,饶是适才还嬉皮笑脸的王强此刻也是识趣的收敛起嘻哈之色,蹙着眉毛,竖起了耳朵。

    接下来,唐小权尽可能详实的与众人讲述了昨夜发生的那场惊心动魄单方面的杀戮时间,当然其中的很多细节也是昨晚他和老徐‘秉烛夜谈‘,从对方口中或许得知。

    不出意外,众人在听完他的讲述之后皆是露出了的惊诧愕然的表情。

    对此,唐小权一点也感到不奇怪,准确来说,皆在他的意料之中。

    毕竟他所描述的场景,也只有在好莱坞大片中方才有机会见到。

    坦白讲,如若不是其亲眼所见,那么他定然会将此说当作“信口雌黄”的编篡之言。

    然而这确是事实,王强听完不禁是捏着拳头怒骂:

    “操!这帮狗日的老外也太tmd嚣张了吧,居然敢在我华夏大地上肆意杀人,还真当我华夏儿女好欺负啊,对了,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咋不叫我,老子要是知道了,非废了那帮喷鸟语的混蛋。”

    王强大义凌然的样子极为爷们,但落在唐小权的眼里,后者这幅“义愤填膺”的模样却和个“中二”的学生没什么区别,简直无脑幼稚到极点。

    “强子,你有爱国主义情操这很好,但是拜托了你也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你很能打吗?你要是很能打,先和老徐过两招试试,看看有本事把他撂倒!”

    话糙理不糙,唐小权没有客气,他的话听来虽然伤人,但却句句中肯。

    他这么做无非就是希望能点醒自己的这位好兄弟,一来希望他能成熟一点,不要一遇到什么事情就脑门子发热想当然的去说,去做。

    二来,他也担心后者万一遇到昨夜那伙人,真的跑上去拼命,而到了那时,没有悬念,其兄弟王强的命必然葬送。

    王强很自然的不服,他想要辩驳,但细细想来,别说是老徐,就是魏大壮,胡晓东他都未必能对付的了,所以当下纵使心下有气,也因理屈词穷而不得不作罢。

    徐仁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眼下显然不是讨论无意义事情的时候,他抬手指了指屋外,继而沉声道:“都别废话了,都去窗台上看看吧,看后咱们在接着讨论,记住轻手轻脚,不要引起丧尸的注意!”

    5分钟后,幸存者们观瞻完毕,他们再一次回到了按摩房内。

    只是这一回,在实地考察,轻言目睹过楼底情势后,幸存者们的表情全都变得肃然了起来。

    巷口被赌了,美容美发楼底的大门也被赌了,出去已然是不可能事情。

    接下来幸存者究竟该如何度过这一危机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