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 李国的想法(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四十四章 李国的想法(一)

    “徐连长,等一下,我有个事想和你说一下。『,”

    微微一愣,身后传来的声音老徐并不是十分熟悉,他下意识扭转过身,脱口道:“李国!?你有什么事儿吗?”

    “哦,是这样!”见得老徐停步,李国赶紧是三两步靠了上去,继而继续道:“你上次不是说基地要搞可持续发展么,我寻思电力方面我们可以有所作为。”

    肯定的点点头,对于李国的想法徐仁杰当即给出了赞赏,只不过……

    “驻地目前已经有发电机供电了,暂时我们也不打算出去搞发电机,所以……”

    老徐并不想打击李国的好意,毕竟他的出发点也是为了驻地着想。

    但就眼下而言,驻地的电力已经足够,再多添一台发电机意义其实并不大,况且这玩意终究是个消耗燃油的大户。

    所以综上,老徐不得不否决掉李国的提议。

    只是令老徐没想到的是,李国并没有因此放弃,相反后者表现出了不同以往的坚决:“不!徐连长,我说的方案不是发电机供电,那个太落后了!”

    “哦?”闻及此言,准备打道回府的徐仁杰登时来了兴趣,一双浓密的剑眉也是倒竖了起来:“那我倒要听你说说看了。”

    李国显得异常沉稳,他淡淡回道:“没错,发电机供电无疑是现阶段比较行之有效的法子之一。但徐连长你也说了,咱们别墅要可持续发展。既然是可持续,那发电机绝对不行!”

    “嗯!”对此。老徐没什么意义,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因为油料珍贵,靠烧油发电,即便能解决电力供给,那也是一时之举,长久来看,无法持续。而且,家里的发电机我也看过,靠那玩意根本无法做到24小时不简单供电。遇到大电器,或者超负荷运转它都极有可能被烧毁。这对处在发展阶段的我们来说,是绝对不好的消息。”

    这个问题也是老徐一直困扰的问题,因为你不论是建造还是改造东西,都需要用到工具。

    而要驱动这些工具,就要电力支持。

    可每每使用这些东西,都得经过充电亦或是额定时间的限制,就怕过载烧毁发电机,这确实给驻地的建设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不过老徐想听的明显不是这些道理上的分析。他是务实派,他需要的是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

    所以当下直奔主题道:“那你的方案是什么?”

    “太阳能,我的方案是做个太阳能发电设备,利用太阳能进行发电。”

    “太阳能?”徐仁杰不置可否的问了句。

    “嗯。太阳能,只要我的方案成功,那么驻地便可彻底解决电力问题。而且低碳,环保。不用担心过载,能24小时持续供电。除非地球失去太阳光照,否则无需担心断电的事件的发生。”

    李国说的很是激动,但老徐听的却是异常的平静。

    待得对方话闭之后,老徐的面上甚至是浮起了一抹笑容。

    只是这抹笑容非常的耐人寻味,准确来说似乎有点戏谑的意味。

    为什么?因为老徐并不觉着面前的李国能办到此事。

    没错,他说的很好,太阳能发电也的确能做到如他所述的那般美好。

    但很多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他老徐也见过太多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的家伙。

    这些家伙,尤以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居多。

    所以,就老徐本人而言,他非常不喜欢纸上谈兵的家伙。

    “行了!你的想法我知道了,这样,你回去抓紧拟定一个具体的方案计划表,把详实的实施步骤,需要的材料都给罗列清楚,搞定后,我们开会讨论,有问题没有?”

    李国微愣了几秒,他显然是没料到老徐会有这个要求。

    不过作为专业人士,拟定操作方案于李国来说简直如家常便饭般简单。

    旋即,他便是朗声应道:“行!徐连长,我尽快把方案拟定出来!那什么~这时候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晚安!”

    “晚安!”目送着李国远去的背影,老徐摇了摇头。

    现在的年轻人还是太浮躁啊!

    暗忖完毕,老徐便是继续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一夜无话,转眼又是天明。

    老徐早早的起了床,准确来说,他昨晚就没怎么睡,一直都在忙于缮制驻地的各项规程。

    毕竟,现如今世道变化太快,被丧尸毒株感染进化的种类层出不穷,各种有的没的的恶毒势力也随时窥伺着存活幸存者的物资。

    所以,为了保证整个团队成员的生命财产安全,老徐必须要争分夺秒。

    只是今日起来,老徐觉着身上有些不适,他不停的在身上挠来抓去,那种感觉就像是有无数蚂蚁在他身上攀爬,让他既瘙痒又难耐。

    无奈之下,老徐只能是叨扰的敲响了章志才的房门。

    “连长!”打开房门的章志才见着徐仁杰的身影,赶紧是招呼后者进去。

    老徐进到屋里,发现对方正在给贺静配药,登时是忘了自己所来的正事,转而出声问道:“小章啊,贺静最近情绪怎么样,稳定一些了吗?”

    闻言的章志才蹙眉摇了摇脑袋,继而轻叹了口气道:“连长,不瞒你说,我回来和尉泱询问过,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贺静总得来说还可以,但近两日可能受阴雨天气的影响,她又变得躁动起来。”

    “这样啊!”徐仁杰惆怅的杵在原地:“那有啥办法吗?”

    “这个只能靠贺静自己,我们能做的只是一些药物和心理上的辅助治疗,不过这次咱们出去弄了一些营养神经的药物,我打算给他滴调一些看看效果。”

    “嗯,那就好!”老徐伸手抓了抓自己的背脊。

    这不禁是叫章志才有些好奇,因为自打连长进屋之后,他就老见后者抓挠,当下出声问道:“连长啊,你这是怎么了?身上很痒?”

    听到这里,老徐才想起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于是连忙道明了来意。

    闻言的章志才不敢怠慢,立刻是戴上手套给老徐整治。

    待将衣服褪去撩起之后,章志才着目看了一眼,不禁是倒吸一口凉气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