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有些奇怪的年轻人(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五十六章 有些奇怪的年轻人(三)

    “谢谢!”年轻人感激的道了声谢,这是他一段时间一来吃的最爽,也是吃的最饱的一顿饭了,唯一可惜的就是量太少。↗,

    对此,刘福贵仅是笑笑,继而挑出一个茶杯,给年轻人斟了一盏茶道:“来,小兄弟,喝点水吧,润润嗓子。”

    “谢谢!”年轻人再次感激。

    “能和我说说你刚才为什么那么激动吗?”经过一番铺垫和安抚,刘福贵见对方基本已是从最初的惶恐平静了下来,他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便是脱出了心下的疑问。

    “这个……”闻言的年轻人望着手中的茶杯,欲言又止,依然显得犹豫。

    “喂,小子,我们刘总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不要tmd不识抬举啊!”见得年轻人久不答话,黄勇有点看不下去了,他可不希望最后因为其不妥的举动惹恼刘福贵,毕竟后者是他带来的,后者惹了刘福贵,自己难保不受牵连,所以便是出声呵斥了一句。

    可谁曾想,黄勇这边话音刚落,便是招来了刘福贵的训斥:“黄勇!我刚才说过的话你这么快就忘了,我说来咱们工厂的就是客,从现在开始,我不希望再次重复同样的话了,明白吗?”

    这也难怪刘福贵会动怒,要知道他耐着性子,安抚了年轻人那么久,好不容易稳住了对方的情绪,现在可好,给黄勇这一嗓子训斥,奉为立刻就给破坏了。

    不过,见着眼下年轻人眼神躲闪,迟迟不肯回答。也是愈发的肯定了刘福贵心下的判断:此人定是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为了打消对方的顾虑,刘福贵当下改变策略道:“小伙子。你别误会,我不是有意要打听你的事情。只是我们这里在很早之前有收到过jz县有处体育馆避难所的讯息,我们试图和它们取得联系,但是很遗憾始终未有应答,所以刚才得知你是jz县城人,就想问问你是否有知道一些相关的讯息,当然如果没有那就算了。”

    刘福贵表现的相当的泰然,丝毫看不出他在演戏。

    而年轻人在听到刘福贵提及他们和体育馆避难所有过联系时,眼神之中明显闪过一丝惊骇。

    对方的这一细微的动作,没有逃过刘福贵的火眼。由此他更加确定年轻人和避难所肯定有所联系,就算没有联系,他也一定知道些许内幕。

    只是该如何打消他的顾虑并顺利撬开他的嘴巴却是件需要动动脑子的事情了。

    年轻人依然如故的没有开口,见状的刘福贵也不着急,站起身子,拍了下手掌:

    “好吧,既然小兄弟不愿说,那我也不强人所难了!今天刚来,这一路也是满辛苦的。这样~黄勇,你带我们这位小兄弟去房间休息。记住,好好招待!谁要是怠慢了他,别怪我家法处置!”

    言罢。刘福贵不动声色的给黄勇递了个眼神,其间已经很明确的传达了他的态度:这个年轻人很重要,务必好好服侍!

    “好了!小兄弟。你就随他们去吧,把这儿当家。他们要是刁难你,回头告诉我。我收拾他们!”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刘福贵示意众人离开。

    此时的黄勇当真是愈发的糊涂了,他不明白刘福贵葫芦里倒地卖的什么药,在他看来,这瘦弱年轻人只配喂丧尸的,毫无用处。可刘福贵确实如此的看重。

    不过刘福贵既然发话了,那就算这年轻人是只狗,他也得好生伺候。

    按照指示,黄勇给年轻人安排了一间颇为舒适的单间作为他的起居室。

    要知道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享受的了的,整个别墅除了程富贵父子之外,也就黄勇,赫雷这样有身份地位的才配资格住在其中。

    看着这个难民畏畏缩缩的走进房间,黄勇身后的两名手下在郁闷的互换了个眼神,看的出他俩心中皆是颇为不服气。

    要知道,他们这伙人天天累死累活的守卫着这个工厂,每天也不过是几人挤在职工宿舍里。

    可是这个“傻鸟”一来,屁事都没做,啥贡献也没有,就他娘的给分了套单间,这如何能然他们服气?

    不过不服归不服,上头发的话,他们没有权利异议,就算有天大的不满也只能是往肚子里咽。

    因为一旦被上头发现有“异动或不满”,轻则家法处置,重则直接被赶出仓库。

    对于这样的后果他们绝对承受不起,街道上目前是什么状况,透过前两日的外出搜寻他们依然了然于胸,他们犯不着为了一间房子而丢掉现在还算安逸的生活。

    黄勇随后又安排手下给年轻人找了几套换洗的衣服,并嘱咐手下送来了热水,这些无疑是后者最为需要的。

    他要是再不及时梳洗,恐怕整栋大楼恐怕都要弥漫他身上散发的特有“香味”了。

    离开前,黄勇还特意留下了一名手下在门外以供年轻人差遣,这样的配备当真称得上是五星级待遇了,饶是刘福贵的儿子刘云鹏生活配备也不过如此。

    而年轻人呢,从头到尾都是老老实实,低头听着黄勇的安排,只答不说,不管黄勇问他需要什么,他都摇头摆手回答没有。

    对此,黄勇也不废话,既然对方不说,那他也懒得去想,在安排好基本的生活起居后,黄勇便是提步离开了。

    他可不想继续留在这傻不拉唧,浑身散发着恶臭家伙的身边,搞的他就像是个保姆,让身旁小弟们看他的笑话。

    待得周宇走后,年轻人无力的瘫坐在床沿边,半晌都没有动弹。

    今天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真可谓是冰火两重天,由于几日没有搞到食物,他今天饿的实在罩不住了,难耐的饥饿感激发了他求生的本能。

    所以他一大早便出来觅食,可哪里想到却碰上了黄勇派出的搞货队伍,于是他就这么被抓了。

    然后少不了谩骂毒打,直到来到工厂,见到那个被唤作刘总的中年人,他的命运才得以发生改变。

    看看现在,不仅吃到了热腾腾的鸡汤面,还被安排住在如此上好的房间,这一切都好像做梦一样。

    由此也不难想象,此刻的年轻人心情是有多么的复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