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 重用?利用?(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六十九章 重用?利用?(七)

    姚如意面色萎顿的躺在病床上,他的周围满是医疗仪器,各项数据不停的跳动变化着,随时监控着他的血压,血氧以及心跳指数。要不是他不时有所起伏的胸膛表明着他的生命迹象,当真会让人误以为躺在床上的是个死人。

    为了不给“病弱”的姚如意带去较大的压力,唐小权尽可能的压低声音,轻轻道:“hi兄弟,你好,我叫唐小权,你能告诉我你怎么称呼吗?”

    “姚……姚……如意!”很是费力的道完自己的名字,姚如意显得异常虚弱。

    “姚如意,对吗?”不置可否的重复了一遍,由于对方气息太过断续,以至唐小权不太确定自己所闻是否正确。

    “恩!”伴着一声轻哼,姚如意点了点头。

    “呵呵,真没想到这小子还真会演戏啊!”黄勇安排完手下待在医疗室门口,便是径直去楼下与刘福贵汇报。

    此刻二人正在董事长办公室内,透过办公大楼无处不在的监听设备监听着医疗室里发生的一切。

    对于黄勇的感慨刘福贵没有作答,他淡然的指了指监控器的扬声器,示意前者不要说话,安静收听。

    “你好,小姚,请问你是jz县人吗?”

    姚如意再次吃力的∴,..点了点头。

    “那你在过去几个月里,有没有在jz县聚力体育馆呆过?”汪新权话说的极慢,他生怕对方听不清楚。

    姚如意犹豫了一会儿,最终依然是给出了“点头”回复。

    见得对方点头。唐小权内心不可抑止的一阵狂喜,他下意识扭头望向了身旁的老赵和王强。发现二人也都是一脸欣慰的笑容。

    有戏,如果姚如意所说属实的话。那按照他既是jz县人且又在聚力体育馆待过的经历,其没准真有可能碰到过自己的父母,就算没碰到过,他也应该会知道一些有关避难所后期人员撤离到的情况。

    想到这里,唐小权赶紧是将口袋随身便笺簿中夹放的父母照片给翻了出来,然后颇为急切的问道:“小姚,你在体育馆避难所,有没有见过照片上的人?”

    姚如意努力的睁开眼睛,他蜡黄的脸蛋配上那双充满血丝的双眼。诡异极了。

    他盯着照片看了半天,最终还是无神的摇了摇头。

    对此,唐小权并不意外,准确来说,他这么做并非是要从对方口中挖出有关父母的下落,而是在试探对方是否在搪塞自己,换句话说他要验证此人究竟有没有说谎。

    要知道他手上的这张照片可是其父母年轻时的照片,如果姚如意不假思索的就断定见过,那毫无疑问。眼下所有的一切定然是刘福贵这个幕后的老狐狸为了达成“骗取燃油”而搞出的戏码。

    不过令唐小权心下稍安的是,姚如意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这也即是说,他获取父母下落的几率增大了几分。

    不明真相的王强和老赵,在得道姚如意的答复结果后。心底皆是一凉。

    他们都知道唐小权手上拿的是谁的照片,没有变通思维的二人,单纯的为唐小权捏了一把汗。

    殊不知此时的唐小权却是相当淡然。甚至是有些窃喜。

    “小姚,是这样的。我们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想从你这儿打听一些消息。大致的事情经过呢。我的父母在疫情爆发过后没多久,就被接到了jz县市聚力体育馆了。最近我逃难自此得知了这个消息后,便随同伙伴一起启程前往体育馆探查,可结果扑了个空。我们去到那儿的时候,体育馆已经空无一人了。所以你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吗?你能告诉我现在避难所里人员的下落吗?我真的很需要你的线索帮我找到我的父母。”

    没忘马医生临别时的嘱咐,唐小权竭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不想让自己急切的心情干扰了姚如意脆弱的神经。

    只是做到这点终究还是太难,毕竟任何一个为人子女的人,在得之有可能获取失散父母下落的时候,尤其掌握这则消息的人就在眼前的时候,恐怕很难有人做到心如止水。

    “我……我不知道体……体育馆里的人最后去了哪里。”

    此言一出,唐小权的心瞬间跌落到了谷底,他刚刚燃起的些许希望也应时落空。

    不过就在唐小权认为无望的时候,姚如意突然顿了一下,继而回过气来,又是借着道“但是……我……我还是知道一些有关体……聚力体育馆事情的。”

    大喘气真的会吓死人啊,老赵心理泛着嘀咕,他也知道这不是姚如意有意为之,毕竟对方的身体状况摆在那儿,可他这般说话的方式,当真是一会让你上天堂,一会又将你打入地狱,如此反复饶是他这个外人都吃不消,何况当事人唐小权呢。

    只是眼下的唐小权可没老赵那么复杂的心绪,他现在就像是抓住了根救命的稻草般,急切的追问道:“那,那你就把你知道的,有关聚力体育馆的事情和我们说说吧。”

    姚如意依旧吃力的点了点头,他缓缓挪动了下身子,好让自己的脖劲从盖严的被子里露出,似乎这样可以让说话稍适轻松。

    接下来他便是把当初和刘福贵讲述的那段他在体育馆避难所的惊险经历与唐小权等人复述了一遍。

    当然这其中他自然是省去了有关自己生平的那段介绍,不过即便如此,原本2,3分钟的独白,依然是被他粗喘的气息延长到了足足有10来分钟。

    听得身处董事长办公室的黄勇直打哈欠,同时其心下也是不助的感概,这个姚如意还真有当演员的料。

    要知道,当时是为了需要让他装个病人,可没想到他为了让一切看起来逼真,居然真的节食,通宵不睡,把自己整的要死不活的。

    现在看来效果还真的不错,但问题是这样下去,搞不好真有可能弄巧成拙,他自个儿把自个儿给弄昏死过去。

    当然咯,姚如意的死活,黄勇并不在乎,只要本次交易达成,那后者若是真死了,绝对在好不过。

    姚如意喘着粗气的结束了他的讲述,唐小权则是盯着对方看了半天没有说话,老赵只当是他受了打击,担心自己父母就在姚如意所说的那辆被劫持的军车上。

    可是没带老赵开口安慰,唐小权却是先行一步说道:“好了,谢谢你小姚,感谢你告诉我的情况,你好好休息,祝你早日康复。”

    “走吧,老赵,强子,我们出去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