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异状突起(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七十一章 异状突起(二)

    “到底出什么事了?老林!”

    一把推开监控室的大门,进屋之后的徐仁杰顾不得招呼,直接是焦切的脱口问道。△,

    “你看这儿!”没有直接道明,老林着指点向了面前的监视屏。

    老徐赶紧俯身贴近,屏幕之上6个男人正缓缓朝驻地走来。

    “幸存者?”老徐喃喃自语了一句,他本能想到了上次遇到李中,李国二兄弟的场景。

    可就在他话闭的同时,老林确实紧跟上了自己的判断:“不太像,老徐你看他们的神态和步伐根本不像普通的求生者。”

    闻听之后的徐仁杰细细观察了一下屏幕上6人的神态举止,的确不像寻常末路的求生者。

    “那么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脑中快速作着判断,可还未待老徐进一步得出结论,楼底传来了一阵粗暴的砸门声。

    “喂,屋里的人出来,老子知道里面有人。”

    “对,快tm开门,别等老子自己破开,倒是咱们双方不好说话。”

    “翁”心弦一紧,显然此刻已经无需再做分析,楼底之人绝非善类。

    “老林,你在这盯着,我下去招呼他们!”

    “那你注意安全啊!”

    “嗯!”轻应了一声,老徐快步走出了监控室,继而朝着正门处奔去。

    “你们想干什么?”时间紧迫,负责执勤的雷瞳已经等不及徐仁杰下达指令,提着手里的大刀便是走了出来。

    “干什么?哼哼,想知道?想知道就叫你们主事的出来说话!”对方非常的嚣张。压根没把雷瞳放在眼里。

    而雷瞳在听完对方这满含蔑视的话语之后,登时便是脑中充血。刚愈开口发火,却是被身后之人抢先了一步。

    “屋外的朋友。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出声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从监控室赶来的徐仁杰。

    “哼哼,看来你就是这里当家的咯!”来者悠哉的抽着香烟,仍然摆着副不把老徐等人放在眼里的架势。

    对此,雷瞳双拳攥的死死的,要不是有老徐在场,他不好造次,否则定然冲出去打爆对方的大牙。

    徐仁杰看出了雷瞳的气恼,他侧身贴在对方的耳边:“雷子。放松点,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别让对方的态度扰了你的心神。这样~你现在回别墅叫啊城,小温弓箭待命,其他人按防卫条例布房,另外叫派人照顾好尉泱,芳芳他们。还有,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妄动!”

    “是!连长!”没有任何犹豫。原本还气火难消的雷瞳在闻听了徐仁杰的指令后,立马是转身朝屋内跑了过去。

    而位于铁栏外侧,神态自若抽着香烟的男人在看见徐仁杰和雷瞳耳语后,一人匆匆离开的场景。其面上的神情也产生了些许微妙的变化,当下收敛起之前的玩味,试探性说道:

    “哼哼。这就对了嘛,你早点出来。也也省的浪费我们的时间。”

    徐仁杰目光锐利,他听出了对方的用意。索性他将计就计道:

    “这位兄弟,非常抱歉,我们老大他的脾气不是太好,每天早上都是他固定的休息时间,没人感打扰。而你们刚才的举动说实话已经让他很恼火了。另外,你突然造访,又不明说自己的来意,这不得不让我们安排人手,做出防范。所以有所怠慢,也在情理之中。”

    说到却不点破,徐仁杰很巧妙的向对方传达了己方不是任人鱼肉软柿子的观点,其目的就是想告诫对方,若是想动什么歪脑筋,那就得先掂量掂量自己是否有这个实力。

    果然,对方在闻眼后所表现出的犹豫,昭显了老徐的迷惑成功了。

    数秒后,抽烟的男子冷冷一笑:“呵呵,照这么看,你小子在这别墅也算个头目咯?”

    “兄弟高抬了,我呢这这儿,多少能说得上点话,就是不知道兄弟你今日造访,究竟有何目的呀?”老徐声调一扬,平淡之中带着几分狠厉,加之多年军旅生涯的洗礼,他举手投足所蕴含的威严与气势,那是常人所不能具有的。

    言罢,老徐还有意识的回眸瞟了眼2楼,阿城,温泉鑫早就按照雷瞳的要求,守在了2楼视野较好的房间窗前,只要门前来人有什么异动,他们便会在第一时间射出手中的箭矢。

    徐仁杰的刻意之举自然也是引起了抽烟男子的注意,老徐要的就是让对方知道己方的力量。

    他需要用适当的展示来打消对方潜在的“邪念”,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冲突。

    只是这次,他似乎是低估了对方的能耐。

    抽烟男瞧见了举弓之人正齐齐对着自己,当下再次冷哼了两声,继而浮起丝不屑的笑容:“哼哼,跟老子来这套!你们也tmd的天真了吧。”

    话音落下,“刷刷刷!”几乎同时,三把**shouqiang齐齐的从门外所站汉子裤兜掏出。

    对方的举动多少出乎了老徐的意料,不过由此也更加确定了他对来者身份的判断:绝非善类。

    也得亏出来应对的是老徐,否则换做老赵,老林,恐怕被三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很难保持冷静。

    老徐也不例外,要说被枪指着不害怕,那完全是吹牛。

    不过已经习惯了硝烟的徐仁杰还是很快镇定了下来,他必须镇定,因为在其身后是自己的一干家人,如果他在这里做出错误的决断,那将直接影响后面家人的生死。

    他淡然的怂了怂肩,然后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继而非常缓慢的将手伸向自己的口袋。

    “你干什么?别tmd跟老子耍花样,不想死就赶紧给老子住手,不然老子一枪崩了你!”一个略显消瘦的年轻人恶狠狠的敲了敲铁门上的门栏,撞击所产生的“哐哐”之声,更是为别墅外的氛围平添了几抹紧张与凝重。

    老徐知道对方不是在开玩笑,他能从对方那冰冷的眼神中读出他的凶残,感受着枪口所射冰冷的温度,老徐笑呵呵的,再次将手掏出,只是这次其手中多了一包香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