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章 异状突起(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七十六章 异状突起(七)

    “都怪我平时没有好好训练,要不然当时放箭就把那几个混蛋给报销了,也省的留下这么多的后患。≥,”

    遥想之前练箭时嬉皮笑脸的态度,温泉鑫就觉自愧。

    “嗯,小温你现在能认识到这点,也是很好的,不过!”先是肯定了温泉鑫的“认识”,然后老徐话锋一转道:“不够昨天你没有贸然出手的做法那是完全正确的。不仅是你,大家都要记住,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恪守命令,都要着眼于大局。倘若小温你昨日贸然出手,即便成功,那后果也将是不堪设想了。所以在这里我再和大家伙强调下纪律,虽然你们中有些不是部队出身,但我还是希望大家伙在遇到事情事,能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否则我们再怎么训练和再怎么布防那都将是白费力气。”

    对此,众人都漠然的点了点头。

    但老徐也明白有些东西不是靠一两次说教就能培养出来的,遥想当年自己也是通过不断的磨练受挫才慢慢改掉的自由散漫的个性。

    只是当下已经没有多少时间让他去给大家伙适应了,他只希望众人,特别是王强,魏大壮这样脾气火爆的人能够尽快了解他适才所说话的含义,并将之落实到行动中去。

    “那下面咱们是不是该讨论一下该怎么应对这伙人了?”老林试图把话题引到了正轨上。

    不过就在他话音落下的同时,刚刚回来的唐小权给出了否定的回答:“不着急老赵,我觉得我们现在最应该搞清的是这伙人的来路。”

    目光一转。唐小权将眼眸落在了徐仁杰的身上::“老徐你们在和对方交涉中是否有问过他们如何得知我们在此避难的?”

    “呃~这个……我倒是没问。”当时情况万分紧急,老徐的确是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眼下经唐小权这么一提,不由摸了摸下巴。

    “那他们有没有透露他们的来路?”

    “没有。”老徐照例摇了摇头:“他们只说下次还会来。”

    “那啥~我注意这几人说话的口音貌似都不是本地人。好像还来自不同的地方。”王忠瑜适时的插口,将自己的观察交代了一下。

    “还有,他们一行6人,未乘车,总共3把**,为首的自称是道上混的。”温泉鑫也紧随其后的补充。

    闻言后的老赵俯首了一会,突然没由来的喃喃了一句:“你们说这帮人会不会是刘富贵的人?”

    老赵的假设无疑是叫在场的幸存者皆是一惊,不过惊诧之余细细一琢磨,还却有几分道理。

    “动机呢?”徐仁杰面色凝重的肃然问道。

    老赵想了想。淡淡道出两个字“物资!”

    “不是吧!他们不是才和俺们进行了物资交易嘛,还说好了长期合作,怎么会背地对咱动手?王强觉着此事有些解释不通。

    对此,胡晓东笑了笑:“小王啊,你还是太年轻了,这世道人心险恶,我就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如果现在摆在你面前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等价交换。一个是不劳而获,你会选哪一个?”

    “我操!”恍悟的睁大眼睛,王强立时是明白了胡晓东问话所暗含的深意:“看来真是刘福贵派来的人啊!”

    经过众人的一番讨论,大家伙对刘福贵是此次恐吓勒索的幕后主使那是愈发的肯定。

    首先。动机。

    刘福贵一定是觉得以资换资的方式虽然能在一定程度弥补他短缺资源的补给,但长此以往终有天会掏干他的库存。

    所以他便心生歹计,想要通过人员和武器的优势。利用恐吓手段,达到让别墅众人为其免费供货的目的。

    其次。时间。

    匪众来到别墅的时间刚好是外出小队进行交易的时候,如此巧合的时间差。幸存者们不相信对方是凑巧撞上的。

    简而言之,幸存者们认为刘福贵是有意趁他们人手空虚,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以先遣队对刘福贵那个老狐狸的认识,众人都觉得以对方的本性和城府,完全有可能做出上述的部署。

    于是众人纷纷加入到了声讨刘福贵卑劣行径的行列中来。

    唯独唐小权和徐仁杰兀自沉默,没有随众人泄愤。

    毫无疑问,众人分析的都没错,一切迹象也确实是标明刘福贵就是此次事件的主谋。

    但唐小权却总觉的哪里不太对劲,他看了眼随行而来的杨雪,后者正有些聊赖的把玩着自己的指甲,似乎对众人讨论的事情不太敢兴趣。

    老赵瞧出了唐小权的异样,他料定这个年轻人肯定是想到了什么,当即出声道:“小唐啊,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不妨说出来给大家听听。”

    “哦,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刘福贵犯不着绕着弯子对付我们!”

    “我了个去啊,权子啊,事实胜于雄辩,啥叫他犯不着绕弯子?我问你是不是只有他知道咱们的底细,是不是只有他知道咱们的住所,是不是只有他知道咱们会派人去工厂交易,你说不是他,那你倒是告诉我还能是谁?”王强一通排比说的非常在理,唐小权唯有苦笑的摇了摇头:

    “强子,你说的我自然明白,但是你不觉得所有的事实指向性都太明显了吗?以刘福贵的个性,他会露出这么多的尾巴,让我们抓住吗?”

    闻听完毕,王强无言以对,徐仁杰的唇角却是不自主的浮起了一抹弧度。

    “那~那依你说,刘福贵和这事没关系咯?”王强觉着自己的脑袋有些大了。

    唐小权依然是摇了摇头:“不!他和此事究竟有么有关系,目前我也不好做出判断,不过倒是有个法子验证一下。”

    “啊?啥法子?”

    “和刘福贵联系,我们主动把别墅今天的遭遇和对方说一下,以提醒他注意的口气说,看看他那边的反映如何。”

    唐小权一边说,一边把玩着额前的刘海:“刘福贵这人“嗅觉”灵敏,这通电话我看还是老徐你来打比较妥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