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异状突起(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七十九章 异状突起(十)

    讨论完应敌之策,老徐立马招呼尉泱开饭。︽,

    毕竟今天虽然己方遭遇了恐吓勒索事件,但是同样的,老赵所带领的外出小队也顺利完成了换资的任务。

    这无疑是值得庆贺的事情,虽然眼下时局紧迫,但在老徐看来愈是这种时候,愈是应该松紧结合,否则过分绷紧神经,很容易便叫众人出现崩弦的情景。

    所以,该庆祝的还得庆祝,老徐也好借此冲淡适才的紧张气氛。

    饭菜陆续上桌,老徐这才注意到王强身侧杨雪的存在。

    当然这倒非是他观察不仔细,而是今早之事太过紧急,以至于他的心思全都放在此事之上,加之适才大家又都在激烈的讨论之中,杨雪低着头,玩着指甲,其存在感自然差了不少。

    眼下谈论结束,她与王强交谈甚欢,理所当然进入到了老徐的视野。

    当下老徐不无蹙眉的扬了两下眉毛,继而淡淡问道:“这位小姐是谁啊?”

    老徐发话,赵云海赶紧是站起了身子,同时笑嘻嘻对着对角的杨雪含笑介绍道:“想来大家都现在都对新来的这位朋友很好奇吧,那就容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新来的朋友叫做杨雪,是今天刚刚从工厂那边随我们一起过来。另外,从今天开始他将和我们生活在一起。我希望日和大家都能与她融洽相处。哦,对了,小尉,回头你带杨雪去挑间合适的房子,让她住下。”

    “好的。赵叔。”尉泱爽快的一口应下,她并没有像自己心上人那般对杨雪有什么反感。相反,可能是平日里周遭都是些大老爷们的缘故。现在难得出现了一位和她同为女性的新人,不免是叫她生出几分亲近感来:

    “杨雪,在这里,你千万不要客气。有什么需要尽管和我们大家伙说,在这里我们大家就跟一家人一样,没什么好见外的。呵呵!”

    尉泱真切的笑容很快便是溶解了杨雪初来乍到的疏离感,再加上后者本身性格就大大咧咧,又有王强这个热心肠从旁介绍,在经过与众人一番热切攀谈之后。她很快便是和幸存者们打成了一片。

    只是唐小权始终对这个女人不怎么感冒,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骨子里就是讨厌这种浓妆艳抹的女人。

    晚饭大家吃的还算愉快,饭后也没什么事,为了庆贺新人杨雪的加入,温泉鑫,吴超便提议要给她举行了一个盛大的欢迎仪式。

    其实啊,说白了就是二人技痒,想找了个借口打牌。要不搁在以往这个时候他们要么回房休息,要么就是躺沙发吹牛皮。

    老徐本来是想制止的,后来转念一想还是放弃了,毕竟外出小队刚刚回来。没必要第一夜就把大家搞的那么紧张。

    不过执勤的事还得做,只是做的人自然是落到了他和其手下的那帮战士。

    一听打牌,一帮爷们自然是举手赞成。他们也是有差不多很长时间没有碰牌了,不过既然是为杨雪做欢迎仪式。那身为主角的杨雪自然是要上来玩两把。

    饶是她再三推脱说自己不太会玩,但终究还是熬不过温泉鑫。王忠瑜两张三寸不烂之舌的死磨硬缠,软磨硬泡。

    就这么杨雪最终还是赶鸭子上架的被二人强行推上了牌桌。

    而温,王二人之所以这么执意要让杨雪上场参战,除了是为了所谓的“欢迎”,最主要还是想籍此逗弄王强。

    于是杨雪很自被众人安排给王强作为他的对家,而王强呢倒也不推辞,并且还本着大男子主义的精神,一再向杨雪保证只要有他在,绝对灭了另外一家的豪情壮志。

    对此,周围的一众爷们那可是乐开了花,要知道平常他们和王强打牌那可没少听他咋呼,而这回……王忠瑜和温泉鑫那是抱定痛宰王强的决心,要报之前被其吼喝谩骂之仇。

    战局开始,头两局双方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如同众人所料想的一样,王扬二人毫无还手之力的便被温,王杀的惨败。

    只是令众人感到意外的是,王强并没有似过往那般滋哇乱叫,猛喷对家,说对家不会配合什么的。

    这多少是叫看热闹的众人有些失望。不过这样的无趣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便发生了一幕让他们瞠目接受的事情。

    但见杨雪毫无顾忌的将肥硕大腿朝板凳上一搁,然后很是自来熟的从桌上王强等人摆放的一包玉溪里抽出了一根香烟叼在嘴上。

    而就在众人看的傻眼的同时,一阵扎耳的怒骂从天而降,直冲所有人的耳际。

    “你白痴啊!那么出,你不是找炸嘛!”

    “我靠!出什么单的,没见我上回放双吗?”

    “我真是头一回见你这么傻的人,会不会打牌啊!”

    ……

    最后牌局是如何结束,王强已经记不得了。

    他只知道众人看向他的眼神皆是饱含着同情与理解。

    是的,他破天荒,第一次在打牌过程中被自己的对家骂的狗血喷头,他现在真的好想把杨雪拖到厕所里扒下她的裤子,以验证后者到底是男是女,要不怎么比tmd爷们还爷们!

    不堪回首,这件事情给王强日后的牌局生涯无疑留下了巨大的阴影,自此之后他再也没有和任何一位女性作为对家玩牌,用他自己的话来概括那就是三个字:伤不起!

    于此同时,就在众人玩牌玩的兴起的时候,唐小权却是早早离开了客厅,独自一人朝三楼的阳台走了过去。

    那么他这是去干嘛呢?他在找一个人。

    谁?徐仁杰!

    此时的徐仁杰正在给部下安排夜间执勤的哨卫点,虽然他不主张把别墅气氛搞的太过紧张,但这不代表他会放松对“敌人”的警惕。

    相反,今夜于他看来,无疑是危机重重,因为很多时候,突袭就发生在第一夜。

    “老徐,在忙呢?”唐小权等候了许久见徐仁杰仍然没有结束的迹象,便是主动打起了招呼。

    对此,徐仁杰先是一愣,继而肃然回道:“怎么,小唐,看你的样子,有什么事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