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尊严的重量(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零七章 尊严的重量(四)

    于是老赵便是留下担负起开导两个年轻人的工作。︾,

    不过,也得亏老赵是个文化人,涵养也还算不错,否则这要是换做旁人,一把年纪了还被这帮小屁孩子这般折腾,那还不早早的发火撂挑子不干了。

    杨雪显然是不打算跟随众人一起前往刘福贵的办公室了。

    这也难怪,毕竟刘云鹏适才在他们几人面前所说的那番话着实是太过露骨和伤人,不难想象这对杨雪的伤害肯定不小。

    既然杨雪现在有意避开刘家人,那老赵自然不会强求。

    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何况刚刚冲突完毕,眼下避开,也免得到时候双方见面,横生旁枝。

    毕竟刘洁之前在楼道里可是结结实实的扇了刘云鹏一个巴掌。

    这巴掌要是扇在普通人家孩子脸上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可她扇的对象偏偏是刘福贵最为溺爱的宝贝儿子。

    那这个问题可就大了去了,毫无疑问,刘福贵对他这个宝贝儿子那是非常的溺爱,否则也不会放任他到这般无法无天的地步。

    倘若叫他得知道此事,杨雪难保不会挨上一顿皮肉之苦,若是刘福贵再和匪众有关,那他更可借机发难。

    所以为了完全起见,双方还是不要见面的为妙。

    “赵叔,这里没事的,你赶紧去刘福贵那儿吧,不然你呆这儿,会引起他怀疑的。”

    随着几分钟的冷静,王强的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

    他自然知道老赵留下的目的所谓何事,对此。他很感动,但就大局而言。他更清楚老赵留下的风险。

    因为各种理由,临行之前。徐仁杰都有耐心详细的分析给他听。

    所以对于此行潜在的危险,王强自是非常清楚。

    虽然他现在非常担心杨雪的状况,但他也明白不能因为他俩的事儿连累整个团队。

    而老赵在闻听完王强的话语后,面露出一丝犹豫。

    去!他当然想去,毕竟他是此行的头头,他若不去,待会儿刘云鹏问起,唐小权势必不好回答。

    可他若是去了,就杨雪和王强目前的样子。他实在是放心不下。

    万一,刘云鹏再行杀将回来挑衅,那倒时没人在场,可是要出大事的。

    而就在老赵拿捏不定之际,始终未言的魏大壮终于是开口了:“老赵,大事要紧,这里俺给你盯着,你就放心吧!”

    言罢,王强也是郑重的点了点头。

    事情到了此刻。老赵总算是下定了决心:“那好,这里就交给你们了,记住强子,不管发生什么。务必忍下来!”

    另一边,唐小权刚刚行至董事长室的门口,刚愈叫门。就听老赵火急火燎的从后赶了上来。

    二人一见面,唐小权不出意外的露出一丝讶异。

    老赵瞧后。当即回道:“你一个人来不妥当,强子那边与大壮盯着。没事的!”

    “哦!”虽然心理并不放心,但事以至此,唐小权已经没得选择。

    敲门!黄勇例行通报之后,打开了房门。

    刚一引进唐,赵二人,便闻刘福贵浑厚的嗓音从内传了出来:“哈哈哈,你们来啦,怎么样,货物都装载完毕了吗?”

    “装完了!装完了!”老赵同样是热情洋溢的做出感激:“刚刚装完!那啥~你看看,我们每次都让刘总您费心,真是不好意思啊!”

    “唉,赵先生,这话你说的可就见外了,咱们现在可是合作伙伴,既然是伙伴那在危机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自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我相信换做是我出了事,你们也会做同样的事情。也只有这样咱们才能在这末世中生存的更久,只可惜我这能力有限,也没能给你们提供什么有效的帮助,惭愧啊!”

    刘福贵这席话说的那可是想当的动情,但唐小权却听出了他这席话内在的深层意思。

    他是想表达以后如果说他刘福贵这边面临和别墅一样的困境,那作为别墅一方也必须得派出救援队伍从旁协助。

    不过唐小权可没把对方的这番话放在心上,开什么玩笑,和你刘福贵这样老奸巨猾的人交朋友,谈合作,那和与狼为谋,与虎为伴有什么区别?

    所以对于刘福贵的话,当个笑话听听也就算了,没人会傻到把它当回事儿吧。

    除此之外,唐小权还觉着,刘福贵既然暗示了未来,那也即是说他不会现在动己方。

    虽然这并不能证实他与劫匪无关,但至少从一个侧面可以暂时保证己方的安全。

    “呵呵,刘总说的是,咱们以后应当继续保持好像现在这样的合作。”老赵见缝插针,顺势附和道。

    “嗯!”肯定的点点头,刘福贵敲了两下桌子,旋即猛的把头一台:“对了,和我说说你们是如何退敌吧,我听黄勇说去别墅的那伙人可不简单啊,他们有人有枪,你们是如何把他们击退的?”

    这个问题无疑是刘福贵最想知道的,而这次他出这么大血的目的之一,就是想获许这个答案。

    可唐小权却是没打算告诉刘福贵实情,毕竟对方的身份未明,鬼知道他是不是与劫匪一伙。

    倘若现在如实相告己方的退敌经过,那刘福贵完全有可能据此做出针对性的措施。

    如若真变成那样,己方耗费心力所做的一切布置,那都等于是白纸上的黑点,昭然若揭了。

    所以,这回他未等老赵开口便是先声解释道:“关于退敌的事,说实话,刘总,那天也是我们走运,老天爷下了场大暴雨,借助雨幕和别墅的防护,我们利用弓箭和对方进行着周旋,后来雨势越下越大,对方恐怕也是预计不可能在那样恶劣的天气环境下讨到什么巧,所以就放弃离开了。”

    显然唐小权所言都是瞎扒,那天的战斗明明天气晴朗,狗屁的大雨完全是子虚乌有,但唐小权就是要利用雨势的幌子来搪塞刘福贵。

    因为他知道以刘福贵老狐狸的品性,你撒谎说别的他未必信,唯有天气状况可能迷惑他的思维。

    随后唐小权又是胡诌乱扯的说了些细节,不过其间他既没有透露他们电力恢复的事情,也没有把家中布局告诉对方,他唯一提到就是己方的弓箭队,而且还有意将之叙述的战力超群。

    其目的也是想给刘福贵提个醒,任何时候都不要打别墅方面的注意,他们绝对不是一群可以随便任人揉捏的软柿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