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十四章 山上来人(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零一十四章 山上来人(一)

    黄勇推开房门,闪身进入屋内,同时伸出右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随后背手而立的刘福贵高抬着头,顺势迈步走了进去,举手投足间无不散发着一股无形的气场。

    两名手下和被从楼底带回的年轻人赶紧站起声来,齐声道:“刘总好,勇哥好!”

    刘福贵不怒自威的朝几人点了点头,那派头就像是部队首长检阅部下似得。

    要知道他在这般手下里的地位那可是异常的高大,当然这除了和他管教甚严的家法帮规分不开之外,还与他一直以来的阴狠毒辣的处事风格有关。

    手下们都很了解自己这位顶头大哥的脾性,别看他平常就是一副和蔼温柔中年老大哥的模样,可一旦你要是杵逆了他的意思,那他的惩戒的手段必将让让你终身难忘。

    刘福贵朝沙发上一坐,身子朝后一仰,二郎腿便是应时翘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啊!”刘福贵的集团手下众多,马仔更是遍布全中国,要想记住这么多人的姓氏名称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小的姓乔,单名一个山子。”手下如实的回道。

    “乔山。”默默的低声念叨了一遍,刘福贵接着道:“那就请你和我谈谈你是怎么被那帮人抓住的吧。”

    “刘总,雷哥回来没和你们汇报这个情况吗?”对于刘福贵的问话,乔山感到有些纳闷,按照常理。先期回厂的赫雷没道理不汇报他们的情况。

    对此,黄勇额头上的皱纹立马是堆了起来。当即训斥道:“混账东西!我看你在外面蹲的时间长了,脑袋顿秀头了是吧!刘总问你什么。你tmd就老实回答,什么时候轮到你他娘的来发问了?”

    “勇哥,我……”意识到自己错误的乔山冷汗直冒,他确实是因为长期没在厂里生活,有些忘乎所以了。

    但不管怎么说他好歹也是黄勇的得力手下,否则后者也不会派他随赫雷出去做盯梢这么隐秘的工作了。

    乔山讪讪的低头瞄了眼黄勇,希望他能帮自己说说好话,以避免刘福贵发火做出家法处置的决定。

    对此,黄勇自然也不希望自己的手下惹恼刘福贵。这样也让他脸面无光,不过他见刘福贵没有追究的意思,便是摆了摆手骂咧道:“好了,别tmd再废话了,赶紧老实回答刘总的问题,否则别怪老子把你丢出去喂丧尸。”

    刘福贵一言不发的靠在沙发上,悠闲的品着手下事先为他泡好的上等茶叶,翘起的二郎腿有节奏的上下晃动着,丝毫没把眼前的事情放在心上。

    乔山知道黄勇是说的出做的到的人物,自己要是再不识好歹在这儿发呆装傻。那他恐怕就真嘚被扔到厂外喂丧尸了。

    为了避免这样的悲剧发生,他满头是汗的把自己如何被抓的经过给刘,黄二人详实的讲述了一遍。

    其内容和赫雷当日回来叙述的如出一辙,没有半点偏差。

    刘福贵依旧保持着悠闲的坐姿。他缓缓放下手中的茶杯,望了眼面色紧张的乔山,继而抛出第二个问题:“那你们为何不随赫雷一起回来呢?”

    “是这样的。刘总,当时我们也没想到那帮家伙居然那么硬气。敢和我们正面起冲突,如果他们只有7。8个人的话,我和雷哥还有另外一个兄弟还是有信心搞定他们的,可他们足足20多人,手里还有乱七八糟的武器,这让我们实在是……”

    “操!你tmd别再整这些没用的废话了成不!”黄勇真想上去抽手下两巴掌。

    还不闲丢脸是吗?派你们出去搞定那帮幸存者,到头来被别人绑了不说,还tmd好意思在这里bb。

    黄勇怒不可遏的骂道:“回答刘总的问题,你tm是不是没听见啊?”

    “不是,勇哥,我这是……”

    乔山显然还想解释下自己上述话语的含义,但却被黄勇那双恶狠狠足以杀人的双眼给瞪了回去,最后他只能是无奈跳过道:

    “因为考虑到对方人数占优,若来硬的我们吃亏,所以在取得他们信任后,雷哥就和我们商量,说是他先回来一趟,征求下刘总您的意思,看能否再多派些人马和武器,坦白讲,刘总别看他们有20多人,事实上,咱们只要再去个7,8个兄弟就能把他们的窝给端了!”

    “端,端,端你个头啊!”黄勇真想上去照着乔山的脑袋来上一脚:“你是猪脑子啊,要tmd是说去端窝,至于就派你们去啊,老子叫你们去是盯赫雷的,可你们倒好,居然让他一个人走了。你们当老子下的命令是放屁是吗?”

    对此,乔山那是敢怒不敢言,其心下不住的暗骂黄勇不是个东西,感情你自己窝在厂里享着清福,也不考虑下当时现实的状况。

    你叫我们看赫雷,可怎么看啊?人家不论是身手,脾气还是在集团里的地位那都在我们兄弟之上,这样的情况下,你叫我们能怎么做,真tmd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行了,黄勇!”刘福贵终于发话了,他示意黄勇回来,不要冲动,稳住后者后,再次将目光移动了乔山身上,然后别有意味的问道:“既然要和工厂联系,那为什么不用给你们带去的手台呢?”

    “这个……”乔山担心黄勇再次发火显得有些犹豫,刘福贵看出了他的心思,含笑的说道:“实话实说,没事的。”

    有了刘福贵的保票,乔山胆子便也大了起来,他老实回道:

    “是这样的刘总,我们被俘之后,身上的东西都被那帮人给收缴了,武器,随身带的物资,也包括手台。至于说用手台和家里联系,我们也曾想过,但后来商量还是放弃了,一来,最开始那伙人对我们有所戒备,如果我们提出用手台和工厂联系的要求,他们肯定会在一旁监听。二来,很多事情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当面汇报效果可能会更为清楚。所以雷哥才决定回去一趟看看下一步该怎么干。但如果我们提出3人一起回厂子,对方肯定会怀疑,而如果仅雷哥一人回去,留下我俩的话,对方的戒备之心就会小一些。并且依着雷哥的意思,让我俩留下除了让对方有种有人质在手的感觉外,还希望我俩能够在他离开的时间里,尽可能的稳住对方,并取得他们的信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