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十五章 山上来人(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零一十五章 山上来人(二)

    “呵呵,没想到这赫雷居然也开始动脑子考虑问题了。∈♀,“

    刘福贵终于不再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了,这让乔山悬着的心稍稍放松了些,看来刘总对此事还是比较感兴趣的,自作聪明的乔山赶紧趁热打铁道:“没错,刘总,这回多亏了雷哥和那伙人周旋,要不然我们几人的小命恐怕就……“

    “哦?这些”权衡“还真是赫雷想出来的啊!?”

    刘福贵别有意味的扭头看了眼身旁的黄勇,而后便是拿起了茶具,轻轻用杯盖拨弄了下茶壁的边缘,饶有兴趣的品了两口接着道:“看来平常是我小瞧赫雷了,一直以为那小子只是身手不错,没想到紧要关头脑子还是挺靠谱的嘛,你说是不是啊,黄勇?“

    猪脑子恐怕都该比乔山这个蠢蛋好使!黄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亲信手下居然会帮着赫雷说话,难不成他这趟出去脑袋被驴踢了?

    倘若不是刘福贵在场,黄勇肯定一脚就踢上去了。

    然而此时,刘福贵既已开口,他只能是皮笑肉不笑的回负道:“呵呵,是的,刘总,赫雷这回总算是动了回脑子。“

    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捅了大娄子的乔山,依旧乐呵呵的冲着黄勇笑了笑,他的这个举动差点是没把黄勇给气背过气去。

    “那赫雷既然让你们在那里稳定对方的情绪,你怎么又跑回来了,而且还是一个人?另外一个弟兄呢?“刘福贵继续问道。

    “不瞒刘总您说。其实我这也是无奈之举,你看雷哥这一走都快有半个月时间了。我和另一个兄弟一直都在尽力的和那伙人拉关系套近乎,现在他们也接受我两。但终究还是拿咱儿当外人。我们曾今试图提出和工厂联系的请求,想看看雷哥是不是回去的路上出了状况,但被拒绝了。然后时间一长,消息闭塞的我们根本没法得知外界的情况。于是我和另一个弟兄合计了一下,必须有人再回趟工厂确认下情况,所以我就回来了。“

    “恩,那辛苦你了。“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刘福贵放下手中的茶具,继而吩咐道:

    “那个~黄勇啊。安排这位兄弟下去休息吧,晚上叫厨房做点好的给他补补,你看他这肤色,想来山里的伙食不怎么样啊。”

    对此乔山很感激的接连道谢:“谢谢刘总的关心,我们为厂子受点苦那是应该的。”

    “行了,别tmd废话了,刘总忙的很,没那么多功夫陪你在这啰嗦。”黄勇很不耐烦的打断了乔山的感激。

    见状的刘福贵略显不悦道:“唉,黄勇。你这叫什么话,自己兄弟在外面出生入死,现在冒死跑回来给我们带来这么多重要的信息,你怎么能这样对他呢。呐~这次就算了。我不追究,但要是再叫我发现,定不饶术!“

    黄勇被训的哑口无言。他一肚子火气没处发泄,只能紧咬着牙齿。皱眉瞪向乔山。

    此时的乔山丝毫没有因为刘福贵的举动而感到高兴,相反他现在脸色煞白。他心理清楚的很,这回他可算是彻彻底底把黄勇给得罪了。

    既然谈话已经结束,那刘福贵自然是会按照黄勇所说的离开此地,他还真是没那闲工夫搁这儿听这个乔山继续废话。

    可就在他缓缓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乔山却是突然开口拦住了他:“那个~刘总,你稍等,我想问下……”

    “喂!你……”黄勇脏字刚要出口,就被刘福贵的一声“恩”字,给生生憋了回去。

    待得黄勇闭口,刘福贵旋即含笑道:

    “说吧,乔山,你还有什么问题呀?”

    “哦!”乔山见黄勇又一次因为自己被刘福贵搞的吃瘪,他心下直道,这回死定了,这回是真的完了。

    “乔山,说话,刘总在等你的问题呢。”黄勇压着性子,忍着怒火,一个字一个字的将此话蹦了出来。

    乔山不敢拿正眼去瞧黄勇,他心底直发颤,说起话来也变的有些不利索了:“我……我想问下刘总,关于那伙人的事情,您下一步打算怎么安排?”

    “混账东西,刘总有什么安排和打算,用的着和你汇报吗?你他娘的算个老几啊?”

    这回刘福贵像是没听见一般,没有再出口训斥黄勇,这便说明他默认了对方的做法。

    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刘福贵处事的圆滑之处。

    一开始,刘福贵自己发问,由于相关讯息他是需要了解的,所以当黄勇插口辱骂之言时,他全都给予了喝止,如此不仅使得对话流畅,也很自然的赢得了底层手下的好感。

    而眼下,当乔山提出问题时,刘福贵并不愿回答,所以当黄勇再次谩骂的时候,他选择了忽略默认。

    其目的便是要让手底下人明白,提问这种事从来都应该是上级对下级做的,而下级只有执行的权利,没有问话的权利。

    黄勇这扯嗓子一叫,乔山立刻是脚下一哆嗦:“不……不是,勇哥,主要是咱们还有一个弟兄在他们手里,他们允许我回来的原因也就是想让我来看看工厂对他们的反映,所以我还得及时赶回去,他们还在等我回复消息。”

    “这事你还好意思说,老子派你们去干什么的?操,现在事情竟然给你们几个白痴弄的,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老子的脸都被你们两个丢尽了!”

    乔山头也不敢抬的老实听着黄勇的训话,他现在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举动了,自己干嘛要吃饱了撑的多那一嘴,问那一句。

    刘福贵都叫黄勇安排自己去好好休息了,那就去呗,没准酒足饭饱后还能弄个妞爽爽。

    想想自己过的这段苦日子,累死累活涂个啥,尼玛倒头来还不是被这个黄勇劈头盖脸的骂。

    对于另一名手下的死活刘福贵倒并不担心,在他看来,既然派他们出去了,那他就做好了损失这些人的准备。

    不过他倒是很在意手下对他的看法,所以他不能表现出对山里那名手下的漠然。

    于是他郑重发话道:

    “嗯,这个事情我心理有数了,我刘某人不会放任自己兄弟在外面受苦的,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你先回屋好好休息吧,山里的事我会考虑的,放心吧!”

    既然刘福贵都这么低姿态发话了,那乔山若是在继续较真下去,那就真的是蹬鼻子上脸不想活了,所以乔山当即感激道:

    “那有劳刘总您费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