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 兄弟情深(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一十九章 兄弟情深(二)

    尉泱尴尬的在屋外站了有1分多钟,屋内的杨雪就像消失了似的,没有给出任何的回复。

    真是物以类聚啊,杨雪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难怪她会对刘云鹏这样的混球感兴趣。

    唐小权不忍尉泱的好心被对方当成驴肝肺,他见对方还准备敲击房门,赶紧上前拦住了对方,轻声劝道:“算了,尉泱,你犯不着这样,杨雪他也是成年人了,等她自己饿了会下去的。”

    尽可能压制住自己的脾气,唐小权不想在尉泱的面前显的自己小气,更何况为了一个不值当的女人动了肝火也确实不值得。

    “恩,那好吧!”尉泱知道自己在这样继续下去的确是有些徒劳:“那咱们去叫强子吧,正好一起下去吃饭,我看你们一定都饿坏了吧。”

    唐小权心理暖暖的,他心中暗道,同样是女人,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你看看尉泱,这才叫女人,这才叫贤惠,这样的女人才值得男人付出真爱。

    强子啊,你怎么就会对这个杨雪动了情呢,真是愚蠢啊!

    越想越替王强不值的唐小权,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见他这幅模样,尉泱担心他有事,立刻关切问道:“权子,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哦,没有,呵呵!”意识到自己走神的唐小权,不好意思的挠着头,为自己的失态表示歉意。

    “没事就好。那我们快去叫王强出来吃饭吧。”尉泱一扫刚才吃了闭门羹的阴霾,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拉起唐小权就朝王强的房间走去。

    只是,以王强现在的心理状态怎么可能随我们下去吃饭呢。唐小权料定了王强会有此想法,但碍于尉泱刚刚被杨雪很没礼貌的拒之门外,他实在不希望再因为王强的低迷状态,影响到她的好意。所以便灵机一动道:

    “那个~尉泱啊,我和强子有些事情要单独谈谈,要不我看这样吧,麻烦你帮我和强子单独乘些饭菜送上来,另外再问赵叔要两**好酒。行吗?”

    尉泱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当即善解人意道:“好的。没问题,那我现在就去。”

    “辛苦你了!”

    送走尉泱,唐小权独自一人站在王强的门外,此时他的心情格外复杂,他总觉得王强被弄成现在这副田地,都和自己拖不了干系的。所以……

    “哎!”长叹了一口气,而后唐小权又是深吸了两口气,继而整理了一下心情,抬手轻轻叩响了房门。

    “咚咚咚!”

    “是我。强子,我知道你在里面,把门开开。”

    两眼呆滞的望着天花板,王强保持这样茫然的姿势已经快有半个小时了。期间他除了鼻孔在正常出气之外,全身上下几乎就没挪动过。

    直到唐小权的喊话才让他稍稍恢复了些许神志,他缓缓直起身子。摇晃着走向房门,打开后。还没等唐小权和他打声招呼,便又是如行尸走肉般回身躺到了床上。

    唐小权很少来王强的房里。但在他的印象中,为数不多的几次光临,后者的房里都如同狗窝般凌乱不堪。

    然而这次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因为屋内不仅陈设摆放整齐,就连地板也被打理的光亮如新。

    感概完王强屋内的整洁,唐小权便是将目光移到了仰躺在床上面色无神的王强身上。

    后者浑然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他见对方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索性也朝床上一倒,二人就那么并排躺在一起,四目朝上傻呼呼的望着天花板。

    如果这个时候要是有人突然闯入,定然会被两人形似基友的状态产生臆想。

    尉泱备菜的速度很快,没多久她便是将唐小权吩咐的事情给办妥了,两**剑南春,3盘小炒,另外她还贴心的为二人弄了碟用以下酒的盐炒花生米。

    待将准备好的饭菜以及2**白酒统一放在菜篮后,她未做耽搁的赶紧是驱动双腿给王,唐二兄弟送了上去。

    “咚咚咚!”尉泱叩响了王强房间的屋门。

    开门的是唐小权,后者感激的接过她递进的菜篮,随意扫了一眼,竟是发现里面有3热菜,一凉菜,当即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谢道:“啊呀,尉泱,你这整的也太丰富了吧,谢谢啊!”

    被唐小权这么一谢,尉泱反倒是有些难为情了,她红着脸小声道:“没有啦,这些菜本来就是备好的。”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至少辣酱牛肉丝和盐炒花生米这两道菜,完全是因为尉泱听唐小权说要喝酒,才零时给加做的。

    “那个,小权,强子他怎么样了?”刚才下到楼下,尉泱恰好碰到了老赵,她顺便跟对方了解了下情况,也是大致知道了王强和杨雪此行的受辱遭遇,所以才会不无担心的问道。

    对此,唐小权伸头朝里看了一眼,而后双手一摊,无奈的摇头苦笑道:“唉,还是那样,不是太好。”

    “这样啊,也难怪,任谁被那样说,心理都不会好过的。”尉泱很能理解王强此时颓废的感受:“那行吧,我就不打扰你了,你赶紧去陪强子吧,他是你的好兄弟,想想办法,尽快帮他走出这次的困境。”

    “这是自然,你放心。”唐小权很是肯定的应道。

    “恩,酒尽量少喝,那东西伤身。”尉泱明白前者打算利用酒精替王强消愁。

    唐小权苦笑的点点头道:“明白,我有分寸的。”

    坦白讲,但凡能想到更好的方法,唐小权都不会选择用酒来帮助王强消愁的。

    因为诚如尉泱所担心的那样,酒这东西虽然能够帮助人们暂时忘却痛苦,但那终究是短暂麻痹自己,治标不治本。

    相仿,酒醒之后,人们不仅不会减轻原本的痛苦,反而会因为酗酒过度造成身体上的不适。

    可是眼下又能怎么办呢,王强是个死脑筋,倔脾气,一旦陷进去了,哪里是那么容易能够被劝说走出的呢。

    所以没有办法,纵使自己也不甚酒力,但为了兄弟,为了能减轻强子内心的苦楚,唐小权也只能豁出去,舍命陪君子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