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兄弟情深(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二十章 兄弟情深(三)

    “喂,强子,别躺着了,快起来吃饭了。…,”

    找了张方凳搁在床边,唐小权将饭菜一一摆好,全部弄妥后,见王强仍旧没有动作的躺在床上,只能是着手捣了捣后者,催促道:“喂,强子,起来咯,这可是尉泱特地帮咱儿兄弟俩准备的饭菜,赶紧动起来,别回头凉了可惜了。”

    或许是被唐小权戳捣的不太舒服,王强下意识翻了个身,望着他突然的后背,唐小权无奈的摇了摇头,既然软的不行,那就只能来硬的了。

    “你小子给我起来吧!”借着话的份量,唐小权使力将王强给拉拽了起来,被拉起的后者全身软绵绵的,就像丢了魂的骨架,要不是唐小权反映够快,及时上前用双手将其稳住的话,恐怕他这次的这次行动,又得以王强的自由坠落而告失败。

    真没想到这强子的份量还真不轻啊,坐在床头,唐小权喘了两口粗气,他斜眼瞟了下身旁呆滞的王强,见后者垂头丧气的模样,唐小权心下有股说不出的苦涩。

    他默默取过一**剑南春,拆开封装的纸盒,拧开**盖,给放在凳子上的酒盅里各自满上了白酒。

    而就在他准备将其中一杯推给王强的时候,后者竟然自个儿伸手抓过酒杯,然后一仰而尽。

    王强终究还是动了,这让唐小权的心理稍稍放松了些,他赶紧给前者空空的酒杯里重新满上白酒,然后举杯就想和对方碰一下,谁曾想。不待他动作,王强又是一把掠过酒杯。再次仰头一饮而尽。

    我的妈呀,这个速度也实在是……

    “强子。酒有的是,咱儿还是先吃点热菜暖暖胃吧!”

    “砰!”酒杯重重的砸在了唐小权的面前,王强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别tm废话,赶紧给老子倒酒。

    对此,唐小权也没啥好说的,只能是老老实实的给王强斟满了白酒,就这么的,王强在接连灌了差不都有2两的样子后,终于是止住了动作。

    他缓缓放下酒杯。而后盯着唐小权看了半晌,其间没有任何动静,那灼灼的眼神直把唐小权看的脑袋发毛,心理发怵:“那啥~强子,你……你没事吧?”

    唐小权担心对方是不是酒喝过猛,起了什么不良反映,他赶紧用手在其眼前晃了两晃,还没等他把手掌收回,王强却是没由来的突然笑了。

    “呵呵。哈哈,哈哈哈!”

    微笑,大笑,狂笑。王强越笑越恐怖,越笑越疯癫,就当你怀疑他会不会是真的疯了的时候。他又是突然止住了小声,恢复到了最初的失魂状态。

    唐小权知道王强现在的表现这肯定是受了酒精作用的影响。他小心翼翼的凑上前道:“强子,你没事吧。如果有什么心事你就说出来,别憋在心理,要不像刚才那样大笑也行。”

    王强现在确实苦闷,一直压抑着情感的他,在酒精的化学反应刺激下,终于是开始慢慢的解封了。

    他一把抓住唐小权的肩膀,另一只手则指着自己的鼻子戏谑道:“呵呵,权子,你知不知道,杨雪说我不是个男人,不过是个男人啊!对,她说的没错,我tmd确实不是个男人,我tmd就是个混蛋,垃圾!她被刘云鹏那个王八蛋那样侮辱,我居然,呵呵,我居然就tm在她身边傻愣愣的站着,你说我还是个人嘛,我tmd还配做个人嘛?我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被人那样侮辱……我tm不是人啊,我不是人!”

    王强越吼越激动,到了最后干脆是伸手扇自己的嘴巴。

    面对如此失控的场面,唐小权也是有些愕然,他完全没想到自己兄弟竟会这样的激动,情急之下,他一把拦住后者还要继续的自残行为,一边不助的劝说:“别这样强子,这不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啊!“

    王强蛮力的从对方钳制将手挣脱了出来,而后拿起桌上的酒杯,又是仰头一大杯:

    “你知道个屁,你能了解被自己女人骂不是男人的滋味嘛?你能了解我当时在刘云鹏面前的无力感嘛?你tmd根本什么都不了解!”

    王强的话深深刺痛了唐小权的神经,他默不作声的喝下了第一杯白酒,而后觉得很不好受的他也同前者一般,接连干了两三杯。

    见得唐小权灌酒,王强也不示弱,同样干了几杯。

    “强子,兄弟我知道你现在很苦闷,但是有些话,兄弟我必须跟你说,你tmd要不是男人谁tmd还能是男人?”在酒精的作用下,唐小权也开始有些迷离了,说出来的话也略显粗俗:

    “你别怪兄弟说话难听,那个杨雪她懂什么?她知道什么叫真男人吗?在当时的情况下,动手就是男人了?幼稚!!那根本不是什么男人,那是小孩子冲动耍脾气!!她也不动脑子想想我们当时是在哪里?那里可是刘福贵的地盘,在他的地盘上你要是动了他儿子,你的后果会怎样?”

    见王强没有插话,唐小权借着酒劲继续道:“兄弟啊,哥们和你说句掏心窝的话,杨雪真的不适合你,你还别闲我烦,我说的是真的。你看我和你的交情也有十来年了吧,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我太了解了。你我都一样,我们追求的不过是段平凡的感情,虽然tmd现在赶上了这该死的末日,但我坚信一切终究会过去的,到时候咱找个贤惠的会过日子的老婆,生个大胖小子,安安稳稳过完余生。但是你看看那个杨雪,她根本就是一个懒惰成性,追求虚荣的拜金女,这样的女人你hold不住的。你在执意和她下去,倒头来只会让你伤的更深。”

    唐小权所说的话王强这段时间也一直在考虑,他也的确觉得自己和杨雪的性格相差太多,他俩不论是意见看法还是对生活的态度,永远都不能一致。

    细细反思,王强意识到他对杨雪的感情,其实并非来自于本心的爱,更多的是因为旁人的八卦撮合,久而久之这种外力的干涉让他产生了一种“我爱她”的错觉。

    但现在冷静下来,王强却是有了逃避的想法,可碍于自己那所谓的好男人标准,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率先和杨雪提出分手。

    所以不知该如何是好的王强,只能再次给自己倒满酒,继续借酒消愁。

    见王强还是一言不发,唐小权也没了继续说下去的兴趣,索性结束话题收尾道:“行吧,强子,该说的兄第都和你说完了,你tmd也是个成年人,该怎么做你自己决定,今个我来不是要和你说教的,今个我来就是陪我兄弟喝酒的,咱兄弟俩不催不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