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父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二十九章 父威(一)

    怒不可遏的推开椅子就朝外走,黄勇知道刘福贵现正处气头上,所以此刻最好是什么都别问,什么也都别说,保持沉默才是上选之道,他就那么默不作声跟在后面,只待到了刘云鹏所在房间后,刘福贵发话道:

    “开门!”指着面前的门锁,刘福贵冲着对黄勇扬了扬脑袋。,

    由于黄勇掌管着全楼层每间屋子的钥匙,所以刘云鹏的也不例外。

    好在此时黄勇有将钥匙板带在身上,他很庆幸在从手下得之刘云鹏xd这件事儿后,就立刻回屋把钥匙带在了身上,他料定了刘福贵会来此一出上门和儿子对峙的戏码。

    当下,二话不说,没有任何耽搁,赶忙是将对应的钥匙找了出来,并将之插入刘云鹏所住房间的锁孔之中,只是旋了两旋后,大门却是纹丝不动。

    难道是钥匙不对?不可能呀,黄勇仔细核对了下房间号,确实没错。

    “怎么搞的,开个门都这么慢!”刘福贵没了往日的淡定,他显的很急躁,这在往常是很难见到的。

    而这也让黄勇更加紧张了起来,他知道刘福贵现在就像是即将喷发的火山,任何一点小苗头都可能将其引爆,而他黄勇可不希望自己是那个燃火的触点。

    “刘总,少爷他把门从里面反锁了。”黄勇低着头,屏气凝神的低声回道。

    “你让开!”话音落下,刘福贵粗暴的一把扯开正弯腰开门的黄勇。而后用力的锤击房门,那巨大的拍击格外的恐怖。整个楼栋都似乎因此震颤了起来。

    刘云鹏此时正躺在床上睡的正香,突如其来的砸门声让他有些莫名其妙。

    要知道他可是刘福贵的儿子。在这个工厂那是属于超然的存在,没人敢和他叫板,更没人敢砸的房门。

    可今天外面这个人的做法,显然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亲爱的,这是谁啊?这么讨厌,大清早就这样砸门!”李慧如娇嗔道。

    刘云鹏睡眼惺忪,不耐烦道:“tmd,老子哪知道啊!”

    见屋里仍旧没有动静,刘福贵不由更加了几分力道。这下刘云鹏那是真受不住了,心道是今天还真tm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厂子还真有脱裤胆大不要命的:“nmd你谁啊?皮痒欠收拾啊!”

    刘云鹏的这声脏骂让原本就在气头上的刘福贵,那是彻底爆发了:“狗日的,我是你老子!赶快开门!”

    “呀,是你爸耶!”李慧如显的很惊慌,她知道刘福贵对她一直是瞧不上眼。

    尽管她已经很努力的表现自己,但仍旧没有任何的改变。

    这让李慧如很是苦恼也很无奈,但更多的是害怕。因为在工厂待的时间久了,她很自然是知道了不少有关刘福贵阴狠毒辣的一面故事。

    所以她一直担心有朝一日自己一个不甚惹恼了这尊煞神,那自己的小命可就难保了。

    而也恰是因为此,她才竭力的讨好和满足刘云鹏的一切无理荒唐的要求。目的就是为了给自己寻得一块护身符。

    刘云鹏也有些纳闷自己的老子怎么会特地跑自己这儿来,要知道过往他都是不干涉他的生活的。

    难道是厂子出什么事了?

    对此,刘云鹏百思不得其解。而李慧如却又是一直在他耳边向蚊子哼哼般嚷叫着“该怎么办”。

    烦恼异常的刘云鹏干脆瞪了后者一眼,继而嗔怒道:“慌个毛啊。他是我老子,怕啥。你赶紧的把衣服穿上。”

    “哦,对对对!”李慧如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是裸露着身子,她忙不迭下床将散落在地的**xz一一穿戴整齐。

    “刘云鹏,你要再不开门,我就要命人破门了!”刘福贵说到做到,他停下了敲击的拳头,正准备吩咐黄勇撞门,刘云鹏回话了:“急什么急啊,这不就来了。”

    去掉保险,刘云鹏打开房门,然后便是转身回屋,哈欠连天的边走边说:“老爹你搞什么啊,你总得让慧如她穿好衣服吧,真是的,有什么事需要这么着急嘛?”

    黄勇很识趣的没有跟进,他小小心翼翼将房门带好,并把随行手下一一打发离开,而他自己则站在门外静静的等着。

    刘云鹏开门后就返身回床了,他并未发现刘福贵的不悦,可李慧如却看的真切,她惶恐的招呼道:“爸……爸好!”

    “我不是你爸,你不要乱叫!还有你给我离开这个房间,立刻,马上!”刘福贵说一不二,下达完这个指令,他便没再理会李慧如,而是兀自在刘云鹏的屋内翻找了起来。

    面对刘福贵的逐客令,李慧如的心理一肚子委屈,同时也有些恼火,但更多的还是害怕,她不敢多说,两眼含着泪光朝屋门走去。

    本来还无所谓的刘云鹏,见自己父亲一进屋子就责令自己的女人出去,这让他觉得很没有面子,所以猛的回头道:“爸,你那个……”

    话音未落,见对方居然在翻找自己的随身衣物,刘云鹏彻底怒了:“老刘,你凭什么动我的东西。”

    刘福贵就当对方不存在一样,一把推开了刘云鹏上前拦阻的胳膊,就刘云鹏那瘦胳膊细腿的,再加上这段时间被掏干了的身子,刘福贵这都还没使多大力,刘云鹏便是一个不稳栽倒在了地上:“你tm,倒地想怎样啊!”

    刘云鹏歇斯底里的叫嚷着,可这丝毫未能阻止刘福贵翻找的行动。

    “你到底要找什么?”

    刘云鹏的屋子已被翻的凌乱不堪,地上,桌上,窗台上,但凡是能放东西的地方,刘福贵拳都没有放过。

    最后,他在一切未果的情况下,将目光锁定在了刘云鹏休息的大床上,他不顾刘云鹏的阻拦,拾起摆放在床头的碎花枕头,一把扯开内里的拉链,探手往里一摸,一个透明塑料袋旋即被他掏拿了出来。

    当看到这满是粉末的塑料袋时,刘福贵突然间的沉默了。

    正所谓不在沉默中爆发,便在沉默中灭亡,刘福贵接下来的行动很好的诠释了这句话的含义。

    片晌后,看似已经平静的刘福贵毫无征兆的举起右手一巴掌扇在了刘云鹏的脸上,刘云鹏蒙了。

    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挨刘福贵的打。

    可反映过来的他,非但没有害怕,反倒更为激动的咆哮了起来:“你tmd居然敢打我!”

    刘福贵手指着已经被吓到半傻的李慧如,道:“我刘某人说话素来不说二遍,我给你3秒钟,3秒后你要是还在我眼前,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李慧如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驱动双腿离开房间的,她自懂事以来还从未像现在这般因面对一个人而产生如此巨大的恐惧。

    她相信如果刚才自己再晚上那么一秒,恐怕自己的小命就真的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