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三十六章

    虽然只是顿简单的白饭加榨菜,但受愉悦心情和旅途劳累的影响,老赵他们3人倒也吃爽口。

    饭毕,王强难得的提出由他来负责洗刷碗筷,对此唐小权自然没什么意义,而老赵也乐的清闲,可以借此机会抽上一根烟,享受下饭后活神仙的感觉。

    待王强搞定之后,众人稍事歇息了一会儿,便又折腾起房间内的摆设来。

    首先他们先将客厅的那张大木桌,移到了他们最先进入的房间内,与其中的柜橱拼在了一起,档在了破损的玻璃窗前。

    这样虽说起不到多大的防护性,但终究会给人心理上有种安慰,尤其是在这陌生的环境中,人们总是习惯于找一个相对密闭的建筑,待在其中,也只有这样才会让人们感到安全。

    老赵他们当然还不至于那么胆小,但不管怎么说,有聊胜于无,更何况这也费不了他们多大的力气,更为重要的是,初冬的夜晚,温度下降的非常的厉害,这简易的遮挡多少能够抵御寒风的侵袭。

    搞定此事,3人未做停歇,赶紧又返回卧室将里面的双人木床给合力搬了出来,他们可没谁愿意睡在那样一个满是血污的屠杀案现场。

    而刚才的那个为书房又因为破窗的缘故,众人也不打算将其≧,..作为今晚的落脚点。

    所以目前也就仅剩下客厅一处可以供三人歇息了。

    仨人将木床放置在背窗一面的墙壁旁,然后扯去上面满是灰尘的血迹被单,最后打开他们随车带来的包裹。将睡袋以及崭新的被褥重新铺在了双人床上。

    唐小权拾起被扔在地面上的被单,废物利用的把它们盖在了刚才搭建的用以堵窗的大木桌上。如此便是增加了御寒的效用。

    重新回到客厅,还没等唐小权掀帘进屋。就听见王强扯着那嗷嗷的嗓子在叫唤:“老赵,你别开玩笑了,这绝对不行。”

    “要死啊你,强子,这大晚上的你鬼嚎什么啊,还嫌外面的丧尸不够吵啊!”

    “你知道个屁啊,老赵他说今晚他要守夜,还让我说服你同意。”

    原来老赵是看这木床只够两人睡,而且新到此地。外面又有丧尸围堵,所以他觉着晚上必须有个人守夜,这样相对安全些。

    但考虑到自己若提出来负责此事的话,势必会引起唐,王两兄弟的反对,所以他借着唐小权离去的片刻功夫,打算先把脑子相对不好使的王强说服团结到自己这边儿。

    哪知道这刚一开口,就惹的王强蹦了起来。

    唐小权听明了事情的原委,知道自己错怪了王强。不过他还是提醒道:“哦,原来是这样,老赵这事儿你做的就欠妥了,你都开车辛苦一天了。再怎么也不能让你守夜。另外强子,刚才是我不对,在没搞清楚状况前就大声呵斥你。你别往心理去。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小声点说,不然今晚咱们谁都别想睡好。”

    唐小权这般低声下气的道歉了。王强也不好再说什么,他很理解的应道:“嗯。我刚才也确实是有点激动了,我会注意的,不过言归正传,老赵,今晚绝对不可能让你守夜,这活我来干。”

    “不是,你们听我说,到了我这个年纪本身睡眠质量就不高,与其晚上听外面那些畜生鬼嚎,我还不如坐着守夜舒服呢。”老赵极力的辩解,可唐小权哪里会听的进他的这番说辞:

    “老赵,我和强子可是都不会开车的,所以我可不希望明天坐你这个睡眠不足的人开的车啊!”

    “没错,老赵,如果你不想害我们,就老老实实的给我睡觉!”王强抓着机会随声附和。

    在二人这般上纲上线的合力“围攻”下,老赵无可耐只能答应。

    搞定了老赵,唐小权又把苗头对准了王强,他接着道:“强子,晚上你也早点休息吧,明天一早你得担负剿杀外面丧尸的重任,负责守夜的工作还是交给我,我也正好利用晚上思绪清楚,好好考虑下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在这个问题上,王强当然不会轻易答应,但经过一番激辩,他最终还是没有绕过头脑灵活的唐小权,直接被对方说到哑口,勉强答应。

    待众人忙活好这一切,天色已然变的灰黑一片,老赵对着窗口看了下腕上的手表,6点24分,这个时间点别墅那边通常正在吃饭。

    老赵想了一下,掏出手台对着身旁的王,唐二人道:“6点多了,我来和老徐联系下,把这边情况和他汇报一下吧。”

    唐小权点了点头:“也好,乘着大家伙都在,和他说一下,让他们知道咱们已经找到了第二避难所,这样他们也好没了后顾之忧,出现状况心理也有底气。”

    “嘿嘿,我敢保证,要是温泉鑫他们听到咱已经找到第二避难所,肯定会吃惊到咬舌头,哈哈哈!”王强坏笑道。

    “呵呵!”老赵的想法和唐小权不谋而合,他就是想借着大家聚餐的时候,告诉众人这个消息,给他们一个惊喜,毕竟对他们来说,第二避难所的有无,直接决定了他们未来走向。

    如果有,那么在和匪众对战的时候,如遇不可避免的危机,“家里”便可不必拼死一战。

    但如果没有这第二避难所,显然结果就大不相同了。

    “老徐,我是老赵,听到请回话,完毕!”老赵按下了通话的旋钮,等待着老徐那头的应答。

    别墅方面,诚如唐小权等人预料的那样,大家伙正围拢在餐桌前索然无味的吃着饭。

    他们都在焦切的等待着外出小队回传消息,可十个多个小时过去了,对方没有任何联系他们的迹象。

    在场每一个人心都是揪着的,客厅的气氛也相当沉闷,直到那声熟悉的呼叫声响起……

    “我是老徐,老赵,请讲,完毕!”徐仁杰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拾起了放置在桌边的手台。

    而环坐在圆桌四周的一众幸存者,也皆是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老徐手中的手台,就好似那玩意有什么魅惑人心灵的魔力一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