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 地狱的享受(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五十三章 地狱的享受(一)

    刘云鹏一边走一边咒骂黄勇不是个东西,在他看来黄勇今天纯粹就是在找他麻烦,而且后者表现出的那种袒护手下的态度,让他不禁怀疑李慧如的失踪十之**和后者有着关系,甚至黄勇可能就是幕后的主使。⊥,

    现在刘云鹏对于李慧如究竟在哪儿已经没多大兴趣知道了,他目前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去找刘福贵把通行证的事情给调查清楚。

    他坚信自己的老爸是不可能安排李慧如出去办事的,所有的一切肯定都是黄勇那帮人暗地操作搞的鬼。

    而只要他得到真相,揭穿对方的把戏后,他一定要让黄勇这帮人吃不了兜着走。

    思及于此,刘云鹏不由脚下使劲,由走变跑,快速朝办公大楼奔去。

    瘦猴大口的喘着粗气,不得不说李慧如的口舌之功着实是让他爽到了极致,随着对方嘴巴一张一合之间,他的小强不断的充血膨胀几欲爆裂。

    “欧,欧,耶。”瘦猴难以言语的靠喊声发泄着**带来的快感,双手也不停歇的肆意揉捏着黄慧如那吹弹可破的皮肤,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感觉。

    而李慧如则是噙着泪,为了那可能存在的一线生机卖力的发挥自己这些年所积累的床di经验。

    “喂,猴子,你弄快点啊,弄玩了让老子也爽爽嘛。”老鼠在驾驶座前望着瘦猴飘飘欲仙的表情好生着急,他忍不住挪了挪身子以方便自己也可以触摸到李慧如那令人着魔的性感酮体。

    “去去去,一边待着去。老子这不才开始嘛,着毛的急啊!等老子弄完了有你爽的。”瘦猴摆手打断了对方的请求。面露淫笑将手伸进了李慧如的pg里:“小心肝,我说的对不对啊。你把我的小第给先服侍好了,待会让你爽到极点。”

    由于瘦猴触碰到了黄慧如的敏感部位,使得后者娇躯不由一阵微颤,嘴里禁是发出了一声sy。

    这下可好,她的这幅娇柔表情,再一次激发了两名禽兽的兽欲。

    老鼠加快了自己五姑娘的活动频率,他的两眼就像要爆裂似的血脉膨胀。

    而瘦猴则更加干脆的,直接将李慧如推倒在了后座垫上,褪去对方的高跟鞋。扯开对方仅存的衣物。

    随着**的被毁,李慧如两座傲然的sf终于呼之欲出,瘦猴一个蒙扎将头扎入其中,半天也未抬起,真叫人担心他是不是会闷死在了这伟岸的山间。

    刘云鹏缓缓的放下了已经抬起的右手,就在刚才他准备敲击董事长办公室房门的一霎那,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刘福贵昨天训斥自己的暴走嘴脸。

    如果要是在未发生此事之前,刘云鹏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直接闯入刘福贵的办公室,当面质问通行证的事情。

    可是在经历过完昨天的训斥事件后。现在的刘云鹏不得不慎重考虑一下,如果说有关李慧如出行的事儿确实是出自他父亲刘福贵的首肯,那他此时贸然进入质问无疑是在给自己找不痛快。

    毕竟,刘福贵昨天的话那可是说的很清楚。要求刘云鹏远离李慧如,好好学习如何在末日求生。

    所以刘云鹏权衡之余,最终还是碍于刘福贵的威慑。胆怯的放弃了进屋讨要说法的念头。

    他打算再等等看,如果李慧如晚些时候还未回来。他在利用人口失踪的借口,去自己的父亲商讨一下此事儿。

    瘦猴他们乘坐的轿车剧烈的震动着。这还是瘦猴第一次在车上进行这种活塞运动。

    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经常会在电视上看到有关名人与妙龄女郎被拍车震的报道,这种刺激的感觉绝非是在正常家居行房所能体会到的。

    李慧如被他折腾的嗷嗷直叫,可对方叫的越是痛苦,瘦猴就越显得兴奋。

    他很享受这种虐待对方的快感,看着被自己压在胯下的李慧如,瘦猴觉得老天当真待他不薄。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以往只能在脑子里意淫两下的场景,今天居然得偿所愿了。

    老鼠依旧在驾驶座里和五姑娘奋力的合作着,李慧如撕心裂肺的叫声就像是一首曼妙的镇魂曲让他情不自禁的陶醉其中,对方性感的红唇,潮红的腮晕无不在挑逗着他即将喷涌而出的白色液体。

    而就在车上2男一女行将**之事的时候,一群没有思维的活死人正悄无声息的朝着这辆左摇右摆,不断发出“嘎吱,嘎吱”异响的晃荡轿车奔袭了过来。

    “砰!”随着一声沉闷的撞击声,轿车的车身不受控制的剧烈抖动了一下,正在做最后冲刺的瘦猴被这突如其来的摇晃,弄的险些折了命根,栽倒在地。

    而被人打断好事的瘦猴很自然就想抬头怒骂,可就在他抬头的瞬间,却是被接下来的场景给吓蒙了。

    一只脑袋浑圆的壮汉丧尸居然借着冲势的强横力量砸破了前挡风玻璃,而更为可怕的是,他尽然不顾碎渣扎脸就那么硬生生将头伸进了车内。

    要知道老鼠刚刚经历完体内精华的喷射,坐垫下的一摊白色印迹还未散去,直到车子被剧烈撞击前他都沉浸在那最后一刻的兴奋状态,所以正处在缓劲和回味中的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背后危险的临近。

    “当心,老鼠,你……你后面!”回过神的瘦猴还算不错,没有忘记出言提醒一下自己的这个好兄弟。

    可是此时一切都已经太晚了,等老鼠明白过来状况不妥,准备回身启动车子逃跑时,一双利爪已然是钳住了他的双肩,锋利的指尖轻而易举便是划破了他肩头的羽绒服,包裹在胆内的绒毛像雪花片一样从裂缝中脱落而出。

    “啊!救命啊!”瘦猴本能的拿手去推丧尸的双爪,妄图摆脱对方的牵制,怎奈对方的力道实在太大,加之驾驶室空间狭小,让他根本没有足够的空间施展逃脱之法。

    眼看着对方沾满了碎渣的腐烂嘴脸离自己越来越近,老鼠无可选择的按下了解除车门的保险按钮,一把推开车门,便是朝外倒转了过去。

    “别开门啊!”瘦猴看出了老鼠的打算,知道对方是打算开门自保,可是这种情况下前者如果打开车门,那就等于是放丧尸进车。

    老鼠由于侧倒的缘故,一屁股坐到了地下,他的羽绒服无可避免的被尸爪划开了条巨大的口子。

    老鼠看了眼被划开至胸口的羽绒服裂缝,心有余悸,不过不管怎么说自己总算是逃离了那只丧尸的威胁。

    当下,他不敢耽搁,干满是朝后挪动,并将搁在车上的双脚挪移了到了车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