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六章 地狱的享受(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五十六章 地狱的享受(四)

    丰田凯美瑞流线型的车身在瘦猴的双瞳中逐渐放大,他终于明白了李慧如此次驱车返程的正真用意。⊙,

    很明显对方这般不偏不倚朝向自己疾驰而来,根本就是抱着要把自己撞死的目的。

    意识到危险的瘦猴,立刻想到的就是避开车子行驶的方向。

    但是僵直的身体已经无法及时接受大脑所下达的闪躲指示,瘦猴就这么圆睁着双眼佝偻着身子待在原地,等待着那避无可避的致命撞击。

    李慧如这次的确是带着报复的目的折回的,原本已经离去的她,在车上越想越不甘心,她要让那个侵犯自己的畜生付出应得的代价,所以她就又驾车按照原路折返了回来。

    她需要确认一下那个该死的混蛋有没有被丧尸抓到,如果没有,她就要用自己的方法来惩治那个混蛋。

    此时她的眼前正是那个将自己压在身下,肆意凌辱自己的王八蛋,李慧如冷眼盯着被冷风吹得瑟瑟发抖,几乎冻僵的瘦猴。

    透过破碎的挡风玻璃,她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对方的身后奔跑中的几只丧尸已经快要接近她想要报复的对象了。

    忽然间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主意,让她打消了直接撞向对方的念头。

    既然对方之前如禽兽般凌辱了自己,那现在她便也要让对方品尝下被人凌辱的感觉。

    李慧如用力的踏下了脚制动踏板,随着“吱!”的一声刹车片摩擦产生的响声,疾驰中的丰田凯美瑞在惯性的驱使下如同一个大铁块滑向了呆若木鸡的瘦猴。

    “啊!”自知无可逃避的瘦猴。本能的将手护住了自己的头部,那声撕心裂肺的高喊饱含了太多太多的情感。无奈,愤怒。后悔,恐惧,而更多的则是对生的渴望。

    没有人愿意轻易的死去,即便是像他这样在世人看来猪狗不如的畜生。

    时间似是被人调慢了速度的似得,短短的几十秒的时间,对瘦猴来说却像是过了几个世纪,他并没有等到预想中的剧烈撞击,相反连轻微的碰撞都没有。这让他很纳闷,也很惊恐。

    难道自己已经死了。要不然怎么会一点痛感都没有呢?对,一定是自己死了,因为只有死人才不会感觉到疼痛。

    我是在天堂还是在地狱,瘦猴不敢去想,他很清楚自己过往的所作所为,可以说正是应了那句话,他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他不知道会在地狱里遇到什么样的折磨,不过从那些虚幻的神话电视剧里他或多或少能了解到一些即将可能发生的事情。

    他开始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何不走正道。为何要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

    但是一段自醒之后,他又将自己现在所遭遇的这些全都归结到了送他到此的李慧如身上,要不是那个该死的贱人驾车撞向自己,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轰轰轰!”汽车的引擎声一阵接一阵的传向瘦猴的耳中。回过神的后者纳闷的摇晃了两下脑袋,他确信自己的确是听见了引擎声,怎么会这样。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嘛,难道这便是地狱的试练。对自己的惩罚就这样开始了。

    巨大的轰鸣声让瘦猴不得不抬起自己的双手捂住耳朵,瘦猴觉得无论如何要搞清楚目前的状况以及自己所属的环境。他打着胆子微微将眼皮抬起一条小缝,生怕周围的场景把他的小心肝吓破似的。

    黑,缝隙里首先出现的就是一片漆黑,然后随着眼角缝隙的加大,一排数字有印在了眼前,只是这排数字怎么这么的眼熟,瘦猴仔细一想,这不就tmd是自己来时乘坐那辆丰田凯美瑞的轿车车牌嘛。

    我了个叉,这车子难不成也追到了地狱来了?

    瘦猴惊诧之余,一下子便是将双眼解放了开来。

    待他转过神一看,前方车里赫然坐着的正是李慧如那个贱人。

    瘦猴赶紧左顾右盼的快速扫了两眼街边的情况,原来自己tmd跟本就没死,再看看李慧如那略带笑容的嘴脸,瘦猴顿时明白了事情的缘由,感情对方是在玩弄自己,那个贱女人竟然在看自己的笑话。

    这让瘦猴不能容忍的抬起手便骂:“你个狗娘养养的**,你以为这样就能吓住老子嘛,哼,你记住了,你不过就是老子玩剩下的贱货。操!”

    李慧如像是没听见对方的谩骂似的,她缓缓的将档位挂到了倒挡,而后松开刹车,车子开始缓缓后移。

    “哦哈哈哈,**,怎么又想再来和老子玩一次这个鬼把戏?想再逗弄老子一次?操尼玛的,老子告诉你,门都没有。有种的你就直接从老子身上撞过去,不然等老子回过劲来非干死你不可。”

    瘦猴见对方的举动,只当是李慧如又要如法炮制的吓唬自己,他现在自知已经无力脱逃,而且看对方的态度,也不打算放过自己。所以既然横竖都是死,不如死的像个爷们,省的被车里那个臭娘们笑话。

    可是李慧如并没有如他所说的那么做,待将车倒至距离瘦猴瘫倒位置大约100米的地方时,她果断踩下了脚制动,再此把车停了下来。

    等车停稳后,她绕有兴趣的举起自己的右手,别有意味的对着瘦猴指了指,示意对方朝后看,同时有摆了摆手做了个再见的姿势。

    身后,瘦猴心底忽然一凉,他立刻止住了自己肆意的咆哮,李慧如的出现让他彻底忘记了自己的后面还追着一群要人命的鬼东西。

    糟糕,这股子比之外面天气还要寒冷的恐惧冻意由瘦猴的脚底爬至全身,如果说刚才李慧如的恐吓他还能满不在乎,置之不理的话,那现在对于身后的那些嗜血丧尸,他则是完全陷入了地狱的绝望之中。

    瘦猴觉得自己被一股大力朝后拉倒,锋利的尸爪如同刀片一样锐利,对方很轻易的便将未着寸缕的他的皮肤划开了老长的一条口子。

    瘦猴眼睁睁的看着沾满污垢满是蓝黄獠牙一点点靠近自己的脖颈,对方那散发着腐烂恶臭的气息近乎让他窒息.

    “噗!”随着**撕碎破碎,瘦猴的喉管连通着脖颈一并被丧尸撕咬剥离了开去。

    他凄惨的想要通过喊叫发泄那无以忍受的痛苦,然而现在这些都成了奢望,血液从破裂的伤口喷涌而出,就像是盛放的礼花,霎是耀眼。

    瘦猴将手搭在丧尸的身上,无力的做着他生命中最后的抵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