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就是你干的(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六十一章 就是你干的(三)

    “刘总,要不我亲自带人去找找吧,看看是否能找到李小姐的行踪?”黄勇说此番话态度非常诚恳,很容易让人以为他是真的关心话中人物的情况。¢£,

    刘福贵听后似乎有些不悦,冷冰冰的回了句:“找?怎么找?这么大的地方,你知道他们会去哪?再说了现在都几点了,值得为一个女人耗费这么大人力物力出去吗?既然她自己那么想出去,那就得做好应对一切的准备。所以这事你就不要操心了,好好把精力放在工厂的防卫上,这段时间外面不太平,你又不是不知道。别在为这些乱七八糟的琐事分了心,明白吗?”

    刘福贵的训斥,黄勇当然会欣然接受,只是……:

    “刘总,您说的我明白,不过这事儿事关李小姐,那可是少爷他的……”

    刘云鹏很不爽的贸然打断对方道:“得了黄勇,我爸刚说的还不够清楚吗?这事不劳你操心了,明白吗?哼,这是不是正和你意啊!”

    “云鹏!”刘福贵厉声喝止了儿子继续的胡言乱语:“怎么说话呢?一点规矩都不懂,下次记好了这都是你的长辈,别说话没大没小的。知道吗?”

    “是!父亲!”刘云鹏答的倒是还算干脆,但双目所射出的锐利眼神还是出卖了他的抵触情绪。

    “刘总,我没事,少爷他有这样的情绪可以理解,您就……”

    “行了,这事到此结束,我不希望再听到任何人提及了。现在吃饭。”

    刘云鹏低着头一声不吭的吃着碗里的饭,时不时的挤出点笑容应付一下一旁刘福贵的叮咛之语言。

    他现在的心情非常的郁闷。自打上次和王强等人起冲突,黄勇袖手旁观看笑话开始。他就对后者心存不满,一直憋着口气想找个机会好好的修理下这个家伙。

    而李慧如的失踪无疑是给他提供了这样一个绝佳的机会。所以他耐着性子很难得的躺在床上仔细分析了一下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非常详实的拟定了一套应变方针,目的就是为了戳穿他所认定的黄勇所玩阴谋论的把戏。

    可是没想到最终事情会发展到这样一个局面,自己花尽心思揭露的东西尽然被自己老爸毫无理由的无情压制了。

    没错,自己的确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黄勇在背后搞的鬼,但随意放李慧如外出而未通报这是不争的事实。

    更何况刘云鹏相信以黄勇服侍他父亲多年的熟识关系,没可能看不出那个通行证是伪造的。

    可是这些连他刘云鹏都能看清的浅显道理,自己的父亲刘福贵却假装视而不见。

    刘云鹏对父亲的举动很不理解。他实在想不通这个黄勇有什么好的,需要他这么的去袒护。

    而现在,今天想要打击黄勇嚣张气焰的愿望看来是落空了。

    对于李慧如的生死刘云鹏一点也不在乎和关心,他现在只寄希望于前者能够在外面别出什么意外,安全返回工厂才好,这样便可以查明真相。

    如果说李慧如再能被强暴或者猥亵那就再好不过,刘云鹏相信只要李慧如遭受了上述情况的侵扰,就算他黄勇可以找理由说他自己没有参与,但那些人终究是他手下。无论如何他也别想再找藉口逃脱干系。

    这顿饭后期吃的可以讲是相当的索然乏味,至少对于刘云鹏来说是这样,为了脱离刘福贵在其耳边喋喋不休的唠叨,他不得不加快的进食的速度。争取早点结束这场已经没有意义的晚餐。

    吃完晚饭,刘福贵饶有兴致的抽了支雪茄才起身离开,刘云鹏乖巧的伴其身边。一直送其到了三楼办公室。

    楼道微弱的应地灯光,将2个暗处的人影照的忽隐忽现。黄勇快速的冲至刘福贵身前,大声问道:“前面什么人?”

    “是我!赫雷!”

    “赫雷?”黄勇眉头立刻咒了起来。他回头看了眼刘福贵,后者点头示意他让开,而后对着一旁的刘云鹏道:“云鹏啊!爸爸这边有点事情要处理,你先回去吧,记得不要弄太晚,早点休息。”

    “是,老爸,那我先走了,你也注意早点休息!”刘云鹏等对方让其离去的话都快等疯了,现在一听可以离开,他顿时觉得周身一阵轻松。

    和刘福贵做了告别之后,刘云鹏便提步朝自己房间走去,途中赫雷,乔山与他擦肩而过,昏暗中他倒是认出了赫雷那特点鲜明的身材,而与其并列而站的乔山他却是没什么印象。

    等等,刘云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回头别有意味的看了眼赫雷和黄勇的身影。

    这两人貌似很不对路呀!

    虽说他对集团内部的事物不怎么关心,但老爸这两个得力干将的相关事迹他可是没少听下人唠叨过,而且这两人的互看不上眼也是尽人皆知,于是乎刘云鹏计上心来的想到了一个对付黄勇的办法。

    没错,他打算找机会和赫雷谈谈,看看能否拉拢对方到自己这边来,一起联手争取搞垮黄勇这个越来越肆意妄为的家伙。

    就算搞不夸也要让对方尝点苦头,让他知道这工厂里还轮不到他一手遮天,无法无天的地步。

    就在刘云鹏这边想的美好的时候,赫雷和乔山也随着刘福贵进入了董事长办公室。

    “啪嗒!”一声清响,一盏精致的落地台灯应声而亮。

    在这末世之中,能在黑夜里享受到灯火带来的光明,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办的到的。

    这件在过往看似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一件事情,到了末世里却变成了件格外奢侈的事情。

    即便是刘福贵,他对使用电力也是给外的节约。

    除非必要,一般他都选择使用烛火之类储藏量相对来说比较大的资源。

    而像台灯这类,他也只是在会客以及夜间阅读时,才会偶尔使用。

    赫雷和乔山一起在自己的办公室外守候,那目的只可能有一个,刘福贵已经基本猜到了二人的来意,不过向来以深不可测示人的他依旧表现的旁若无知般的问道:“赫雷,你们俩这么晚了来我这儿,有什么事情吗?”

    黄勇适时将沏好的热茶端上了茶几,刘福贵缓缓的掀开茶盖拨弄了两下浮起的茶末,嗅了下茶香,身子向沙发依靠,静静等待着眼前二人的回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