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就是你干的(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六十二章 就是你干的(四)

    ps:感谢逝去独舞的月票和打赏;感谢冰冻豆腐脑的月票,谢谢两位

    “刘总,俺们这趟来就是想问问有关那伙幸存者的事情,这都几天过去了,你有没有定下来接下去该怎么做啊?”赫雷尽管很着急,但说的却很小心,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药,总之和他之际的急躁脾气非常的不符。

    刘福贵没有着急回复,他故作沉思状,片晌后嘴里蹦出了一个字:“等!”

    “等?”赫雷3次前来征询此事得到的答复均是让他等,这让他实在有些无语。所以刚才还能刻意保持的淡定,此时立马是荡然无存,旋即办公室里便是响起了他那炸雷般的嗓音:

    “刘总,都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还等啊?”

    “是啊,刘总,这都几天了,我这次出来是有和对方说,当天就给予他们回复的,可现在……我担心时间长了,会对另一名兄弟不利。”乔山的地位低下,说起话来自然是不敢像赫雷那般底气十足,他畏首畏尾的样子,让赫雷有些恼火:

    “刘总,这事咱们还是得拿个主意给对方回复下吧,不然时间一长,他们保不齐对咱们有所怀疑,这样往后不论是咱们们是想笼络他们还是打击他们,恐怕都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咳咳!“刘福贵轻咳了两声,端起茶,小琢了两口润了下嗓子道:”黄勇,这事你怎么看?“

    作为刘福贵绝对的心腹,黄勇太了解前者此时问话的用意了。做老大的,很时候有些事情是不便直接发表看法。

    譬如说此事。很明显刘福贵是不想派人亦或是联系对方,但这样做势必会导致乔山口中所说的事情发生。

    如此。这事儿一但在手下传开,说他刘福贵不顾及手下人生死,那恐怕军心必然不稳,这无疑是刘福贵不愿意见到的。

    所以通常在这种两难的局面中,就必须有一个人替长事者代为说出不利的话语。

    这样即便事后有什么不利的言论,也只会归咎到替身的身上,和长事者没有半点关系。

    刘福贵相信黄勇能够领会自己的意思,何况就这件事情,他也老早就和他深谈过。而黄勇的开腔果然没让他失望:

    “刘总,这件事情,我觉得还得从大局考虑,咱们现在人手吃紧,您看,一方面咱们最近有派出外出小队收集物资,另一方面别墅那边的事情也说明外面不太安稳,所以依我之建,短期内还是留守工厂比较妥当。这样才可以保证足够的人手进行护卫。“

    黄勇话音刚落,赫雷立马是咆哮着驳斥道:“什么?黄勇你tmd还好意思做人家大哥啊,那可是你的手下,照你的意思说。俺们就什么都不做,眼看着兄弟在那边被人折磨?“

    黄勇不为所动的淡然道:“我的手下在我派出去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为工厂牺牲的准备。再者说如果那帮人真有胆子动我的人,说明他们也非奴性的人。即便到了工厂恐怕也不会甘为人下。赫雷你可别忘了,以咱们目前的人手可还不足以看管一个20人左右的暴徒。至于我的人真要是因为这件事情遭遇了什么不测。待日后工厂稳定,就算是天涯海角老子都会帮弟兄讨回这个公道的,所以就不劳你在这费心了。”

    “你!”若论骂架赫雷绝对是各种好手,光他那洪钟般的大嗓门就不是一般人受的了的,可若说到辨理分析那他就完全落于黄勇的下风了,此时的他被黄勇一连串不带停顿的反驳弄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刘福贵则在一旁像个局外人似的,悠闲的喝着茶,他见赫雷吃了鳖,觉得火候差不多了,便开口调节到:

    “好了,你两个都别争了,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工厂未来着想,关于这件事,我也有考虑过,一边是工厂的安危,一边是底下弟兄的性命,这确实是个难以抉择的事情。赫雷,乔山你俩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在听了刚才黄勇的分析后,我决定这事还是要暂时搁置一下,无论如何,工厂这边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否则损失的可就不是一个弟兄的问题了,那可是关乎着咱们所有人的性命,所以大意不得。”

    “可是……”赫雷还想要做下最后的努力,可刘福贵显然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他揉了揉自己脑袋上的太阳穴,略显疲态的道:

    “好了,赫雷,我今天有些累了,这事暂时就这么定了,等我有新的计划会通知你们俩个的,现在你们回去吧,养精蓄锐,懂吗,后面一旦忙起来可就不会向现在这般舒服了。”

    送走赫雷和乔山二位之后,刘福贵无奈的摇了摇头,黄勇见状只当对方打算休息,便恭敬道:“我送刘总回屋休息吧。”

    刘福贵摆摆手道:“呵呵,不用了,我不困,刚才那么说不过是为了打发他们走罢了,你知道的,赫雷那小子可是很执着的啊,我不这么做,恐怕今天都得给他那个大嗓门给吵吵。”

    黄勇会意的点了点头。

    “对了,黄勇,派出去完成处理李慧如任务的弟兄可靠吗?”

    “放心吧,刘总,绝对可靠,而且他们也知道这件事的厉害关系,相信回来不会乱说的。”

    “恩,那是最好,不过以防万一等他们回来后,你再单独和他们交代一下,千万不能让云鹏知道此事,万一这事有半点走漏,哼哼……”

    刘福贵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黄勇立刻点头应是:“明白,刘总,这事我会叮嘱清楚的。”

    “恩!”刘福贵想了想又补充道:“那他们目前有没有和你联系过?处理的还算顺利吗?”

    “这个……”黄勇有些为难道:“他们还没有和我联系,而且我也尝试和他们联系,也没有答复。”

    这个黄勇倒是没有撒谎,之前对刘云鹏所说的手机紧缺未能给外出小队配备,那纯属是屁话。

    对于工厂方面来说,再怎么紧缺物资也肯定要保障外出人员的安全。

    对他们目前来说没什么能比人力更为宝贵的资源了,有人才有资格去谈别的,倘若你连人手都不够,那讲再多也没用。

    “恩,我知道了,你那边继续想办法和他们建立联系吧。”

    刘福贵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担忧之情,尽管他心理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但这恰是他的厉害之处。

    无论喜怒哀乐都不会在显露在脸上,世人看到到他的永远是那副沉稳淡定,让人摸不着心思的表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