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 意想不到的来客(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六十八章 意想不到的来客(五)

    造化弄人,用来形容此时的李慧如实在是在贴切不过了。●⌒,

    要知道一天前,她可是还坐在装饰考究的餐厅之中,用着精致的进食餐具,享受着专业大厨烹调的各色美食。

    而现在她却只能窝在别墅昏暗客厅的角落里,吃着只有碱味的白面馒头,就着几块钱的廉价榨菜。

    不可谓不凄惨。但对于当事人的李慧如来说,她并未对此有任何的抱怨,相反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一种宁静和满足。

    这种宁静和满足是过往她所追求的名牌包包,高档首饰所不曾给予过她的。

    她一口接一口的细细咀嚼着手里的白面馒头,就好像是在品尝世间最为美味的食物似得。

    随着每一口的咀嚼,她似乎品出了生活的艰辛以及不宜。

    而就再李慧如思绪飘逸的时候,一声沙哑的娇喝打断了她的动作:“李慧如!”

    熟悉的声音,李慧如不用回头,都能辨识出声音的发起人是谁。

    “你怎么会在这里!”

    望着曾今的情敌,李慧如百感交集,当她成功把杨雪从工厂赶走时,她是那么的高兴和兴奋,现在回头看看自己过往举动,是多么的可笑。

    曾今的胜利者,现在却变成落魄不堪的暂居者。

    事实上李慧如和杨雪都是可怜人,只是李慧如的出现替代了本该杨雪糟的罪,说到底皆是那该死的虚荣心害了他们。

    面对死对头的质问,李慧如无可辨答。

    而恰在此时老徐出现了。他刚好办完事,准备过来看看李慧如还有什么需要的。以便提前准备。

    “李小姐她和刘云鹏闹矛盾了,所以偷跑出来这里的。”徐仁杰用答应过李慧如的方法。搪塞着杨雪。

    李慧如满脸感激的看着徐仁杰,只可惜暗淡的光线,无法把她的意思传达给对方。

    刘云鹏,一听到这三个字就像是触动了杨雪的警戒区似的,本来就没好气的她在听玩这个名字后,立马是白眼一番,阴阳怪气道:“哼,什么闹矛盾,依我看她是被撵出来的吧。”

    对于此二人间的矛盾。老徐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只是他不希望这两个女人在这里为了刘云鹏那个混球撒起泼来。所以他便借口带李慧如去看住处将二人给支开了。

    “呐,你的房间就这间了,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没,如果有就和我说。”老徐打开刚刚派人整理好的2楼一间屋子,站在门口让进了李慧如。

    “没有,这挺好的,谢谢你徐连长。”此时此刻还能有什么比的上有个温暖的小窝更能让李慧如高兴的呢。

    “恩,不用客气。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明天……”老徐本打算是要说明天一早就送会对方离开,但考虑到此刻这么说怕是会令李慧如整夜都无法入眠。所以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我就住你楼上那层,缺什么东西,可以来找我。就这样吧。”

    “呃。等等,徐连长。”李慧如叫住了正欲转身离去的老徐。后者只当他是有什么需要,便是停下了脚步:“还有什么事吗?”

    “呃。那个……”李慧如奶白色的脸上,浮起两抹红晕:“那个~请问王强他住几楼?”

    “王强?”对方的提问多少出乎了老徐的意料:“你找他有事?”

    “呃,没有!哦,不……”李慧如显的有些局促,就连她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何有那么强烈的愿望想见到那个曾今让自己讨厌至极的男人:“是这样,我是想当面和他道个歉,因为过去我不太懂事,也比较傲慢,可能给他造成了不好的印象,所以……”

    “那真是不好意,你来的很不凑巧,他刚好在外面执行任务,不过你的歉意我会帮你带到的。”

    王强恐怕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当初的鲁莽流氓行为,竟然会在李慧如心理留下一抹波澜,此时的他正在和黑夜的孤寂与寒冷做这斗争。

    没办法谁让昨天是唐小权守的夜,而老赵开了一天的车自然也不好再让他晚上当班,所以于情于理这个值班的任务都应落到了王强的头上。

    杨雪坐在床上,左手捧着个菜碗,右手拿着个馒头,只是那个馒头早就被她捏的没了个馒头样,由此不难看出李慧如的突然出现是多么的让她窝火。

    那个贱人当这里什么地方?她的临时避难所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也不知道这里人是怎么想的,留这个贱人下来,也不怕浪费粮食。

    杨雪一个劲的在心理埋怨着自己的这个死对头,可是她就没想过她自己何尝不是在别墅里混吃混喝,她又何尝为别墅做过什么贡献,如果说她觉得李慧如是个没用的贱人的话,那她自己又能比之强到哪里去呢!

    经历过惨痛凌辱的李慧如已经看淡了世间的一切,她对杨雪现在只剩下歉意。

    褪去被撕扯几尽破损的**,李慧如不停的擦洗着自己的身子,她想要洗去瘦猴在她身上留下的那些恶心的体液,可是越擦她越觉得自己肮脏,越擦越觉得委屈。

    一想到明天就要投身到那不知生死的独自求生的状态中去,她就害怕的要哭。

    终于干涩的泪水顺着眼角留了下来,混杂在浇淋的热水中,划过嘴角,那种咸涩的味道饱含着她的心酸。

    直到把老徐为她准备的3大**热水全部用完,李慧如才失魂的从浴室走了出来,套上比自己体形稍大的**裤,然后什么也不敢多想的钻进了冰冷的被窝。

    李慧如蜷缩着,瑟瑟发抖,对未来的恐惧,让她茫然不知所措,她知道今晚注定将是不眠之夜,她也必须利用这个可能以后都不能再能享受的宁静夜晚,为自己以后的路好好规划一下。

    老徐遵守了对李慧如的诺言,他并没有将其惨遭强暴的事实告诉老林,他只是轻描淡写的按照他俩约定的幌子搪塞了对方,同时也向老林说明,对方明日就会离开的安排。

    既然对方只待一个晚上,那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否则多增加一个人,对于本就物资不富裕的别墅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