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互相利用(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七十九章 互相利用(四)

    原本喋喋不休,亢奋不已的刘云鹏此时就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耷拉着肩膀彻底没了精神。▲∴,可以说能否找到李慧如,是他目前唯一能够想到的对付黄勇的方法。可是结果是残酷的,赫雷的一席话打碎了他报仇的美梦。

    房间顿时陷入了僵局,除了赫雷悠闲的在那里嘎嘣脆,就再没有其他声响了。

    时间如同流水一般缓缓的流逝着,刘食的手艺着实让赫雷垂涎,他的地位在集团里可以说是非常高的了,但依旧很少有机会能够品尝到前者这位程家贴身大厨的手艺。

    他好似心无旁骛的一口接一口的往嘴里送着食材,完全不理会呆傻壮的刘云鹏。

    刘云鹏异常懊恼,他绞尽脑汁,费劲心思折腾了半天,最后却落了这么个一个结果,怎能让他甘心。气不过的他开始自顾自的灌起酒来。

    “嗝!”赫雷一个饱嗝打的震天响,这才一会的功夫,他便报销了半盘葱爆牛肉,可想而知那味道该是多么的诱人啊!

    赫雷抬眼看了刘云鹏一眼,见对方挂着一副丧气模样,他心理就暗自替刘福贵悲哀,这么牛b的一个爹,却摊上一个这么没用的儿子,悲剧啊!就这熊样,还想和黄勇斗,早点回家洗洗睡吧!

    不过考虑到对方还有利用的价值,所以赫雷还是勉为其难的在一杯酒下肚之后,开口了:“我说云鹏啊,咋没精打彩的?”

    刘云鹏停下手中的酒杯,无力的回道:“雷哥。这还用问嘛,我本以为能利用我女朋友走失这件事。摆他黄勇一道,好出口胸中的恶气。哪知道现在……唉!”

    “操,所以说你小子笨蛋,咋tmd一点都不会变通呢,老子只是说不好出去找,可没说就没别的办法了撒!”

    刘云鹏突然发觉眼前的这个鞋拔子脸原来是那么的可爱,他放下执杯的右手,按住木椅,身体前身急切的问道:“怎么,难不成雷哥还有妙招?”

    “当然。现在工厂出去的车子全都配有手台,只要和他们一联系,就能知道情况。”

    “啊!”刚刚燃的一丝希望的火焰,还没两秒就又被掐的熄灭:“雷哥,这招没用的,我同你讲现在工厂的手台紧张,根本就不是每台车都有配被,这些都是我老爹亲口说的。而且事后我也试图用手台联系对方,可这对方狗屁反映都没有哦!”

    赫雷眼睛一番。张嘴就骂:“你y的还真跟猪脑子一样啊,你自己都说了刘总现在有心袒护黄勇,所以他说的话你也信啊!”

    “雷哥的意思是?”

    “废话,这还用问嘛。是真是假一问便知!”

    “可是,那些人都是黄勇的手下,我们问他们未必会说实话啊!”

    “呵呵!”赫雷咧嘴冷笑道:“别忘了。你雷哥好歹也在集团混了很多年了,我告诉你吧。内部有专门的秘密频段,我只要用这个频段就能问到真实情况。”

    “真的?”刘云鹏过往一直是个公子哥。根本对集团内部的事物不予了解,所以现在也搞不清赫雷所说是真是假。

    “操tmd,还不信老子的话啊!”赫雷显的非常不爽,他才不管你是谁的儿子,只要你让他不好过,他就绝对也不会让你安稳:“既然不信,那老子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赶紧拿着这些东西走人滚蛋,老子可没闲工夫搁着陪你散扯浪费时间。”

    刘云鹏被赫雷这样谩骂心理怎能不上火,何况近期短短的几天时间里,他就接连被杨雪掌掴,刘福贵训斥,黄勇玩弄,几件事情早就挤压了他一肚子的郁气,他现在的感觉就是似乎全世界的人都想教训自己似的,尽管很想此时爆发发泄,可是看看自己面对的对象,不说别的,就赫雷那五大三粗的身材,就足以让刘云鹏乖乖闭嘴。

    反抗不得的刘云鹏,也只好道歉解释,不管怎样,如果赫雷真有办法得知李慧如走失真相,那这顿骂也就算没白挨:“呀!雷哥,瞧你说的,我哪里是在怀疑你的话啊!我这不是对集团的事情不了解嘛,就是随口这么一说,你可千万别往心理去。要是我刚才的话惹你不高兴了,那我……”

    刘云鹏四下望了望,想要找个方法让赫雷消消火,最终他将目光锁定在了快要喝尽的茅台酒上:“呐,雷哥,我自罚三杯表示歉意。”

    刘云鹏干净利落的三杯下肚:“好了,雷哥,你看能和我详细说说你的方法了吗?”

    赫雷象征性的点了点头,要不是看在打算利用对方的缘由上,以他过往的火爆脾气,早tmd把对方撵出房门去了:“行了,看你一小家伙,老子也不和你计较那么多。”

    赫雷大手一摆,算是揭过了刚才那闹心的一幕:“小子,听好了,咱们集团内部有个高层频段,一般有特殊任务,都会责令人员使用此频段接收和汇报命令,而能够使用此频段的人很少,据我所知只有我,黄勇,还有刘总。所以我可以利用此,来假意拟出一条命令,来得知你马子的具体情况!不过,我有言在先,这事我是冒着受家法处置的风险做的,万一事情败露,被程总知道了,追求责罚,那你可得……”

    “雷哥,你放心,这事你大胆去做,如果有什么闪失,我会帮你担着的,再说了,我有十足的把握这次能抓到黄勇的把柄,只要咱们抓到了这个把柄,回头就算我老爸追求,咱们也可把事情推到黄勇身上,就说是咱们怀疑他撒谎,为了弄清事情真相才迫不得已这么做的。”

    赫雷望着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像自己打着保票的刘云鹏,心底暗笑,刘福贵啊刘福贵,我真想打开屏蔽,让你好好听听你宝贝儿子背地里说的这些话,哼哼!

    刘云鹏一杯酒下肚后,见赫雷依然如座钟一般悠哉的吃着盘里所剩不多的菜肴,丝毫没有起身行动的意思,这让他不免有些着急:“雷哥!雷哥!”

    “啊?干嘛?”

    “那个咱们抓紧按刚才说的办吧!”刘云鹏用手比划了个打电话的姿势,意在告诉对方别再耽误时间了,赶紧拿手台和对方取得联系,免得迟则生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