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山寨手机 (下)-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十三章 山寨手机 (下)

    山寨手机果然没有辜负唐小权对它信任,其超大功率的喇叭外加维塔斯那堪比天籁的声音,很快便是引起了周遭丧尸的注意。

    “怎么……没动静了?”王强小声问了句,突兀消失的脚步声令他觉着有些奇怪。

    唐小权同样是满心的疑惑,不过他不敢开窗,生怕一个不好叫外面丧尸发现车内的动静,那麻烦可就大了。

    街道上,随着维塔斯《歌剧2》的响起,原本还在漫无目的游荡晒日的行尸纷纷停下了脚下的步伐,它们一个个扭转过头,目光齐齐地望向了声音的发源地,腐烂的尸脸上写满了好奇。

    一静,一动。

    静的是群尸的肢体,而动的则是手机的声音。

    整个街道都仿佛在这一刻被点了停止按钮,唯有空气中缓缓浮动的尘埃,昭显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生气。

    唐小权此刻能够非常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跳,他已经基本推断出车外寂静的原因,同时也在为着自己的计划能否顺利实施而深深忧虑了起来。

    “难道这帮畜生的听力没有我想的那么出众?或者是维塔斯的音律太高不足以引起它们的兴趣?难道……”

    一个个疑问不断从脑海中冒出,唐小权想要做出解释,但眼下的情势却又叫他无从解释。

    时间快速的流逝着,要知道,他适才所设定的歌曲重复次数只有3次。

    而按照《歌剧2》5分钟一曲来计算,重复3次,既是15分钟。

    可是眼下从开始播放到现在已然是过去了40来秒,如果说丧尸再没动静,那这行动计划恐怕真的得……

    就在唐小权这厢思量是否要当机立断终止任务的时候,一阵微不可查的细微骚动从车身尾部传了过来。

    那是几只靠近声音发源地的丧尸,维塔斯不断升高的音调,终于是驱使着她们,挪动步子移动了过去。

    怎奈胡晓东将手机扔在了公交车底部,加之又有几辆连环相撞汽车的阻挡,使得靠近的丧尸根本无法找出声音源头的所在。

    于是它们开始懊恼的嘶吼,不断抓挠车身的尸爪发出“滋啦啦”的刺耳划擦声,好似眼前这块铁皮疙瘩就是所有源头的发起者似得。

    而随着它们的鬼嚎出声,周遭的行尸也开始陆陆续续的附和了起来,最后竟是演变成了群尸怒吼。

    “md,这帮畜生终于有动静了!”闻听着车外此起彼伏的吼喝,王强脱口而出。

    是啊,丧尸的确是有反应了,但这离唐小权所料想的结果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毕竟他所需要的是,丧尸全部亦或大部被手机的音源吸引到公交车那边,然后他们在趁机摸进超市,搜罗物资,然而眼下却……

    伸手打断了王强的话语,唐小权伸手的做了个禁声的动作,同时附耳贴在车窗玻璃,仔细聆听车外的动静。

    “沙沙沙,”嘶吼约莫持续了数十秒后,久违的拖步声才悉悉索索地响了起来。

    “呼~天籁啊!”唐小权长吐了一口郁气,他还是第一次觉着这叫人骇然的声音竟是如此的动听。

    而相较于唐小权的感慨,位于车底的胡晓东却是犹坠地狱。

    在他的身体两侧,一只只皮肤乌黑,满是疮疤的尸腿正麻密的蹒跚簸行。

    不断传出的嘶吼与摩挲直叫他汗毛倒竖,冷汗直流。

    好在早年的退队打击以及近些年的商海城府,将他的心性磨砺成钢。

    否则换做常人,怕是早就被这近乎窒息的恐怖氛围给吓到尿了裤子。

    唐小权双眸死死的盯着手里手机,这是适才胡晓东留下的,而屏幕上所标定的数字,赫然是他先前设定循环播放的倒记时间。

    “还有13分钟!”

    汗水在不知不觉中“哗哗”的流淌,此时的suv就似是一个密闭的桑拿房,其间不断升腾的高温混杂着车内原有的腐烂尸血的味道,叫人呼吸都显困难。

    “md,在这么憋下去,不要那帮畜生动手,我们估计都得中暑!”吴超通红着两颊,不断粗喘的气息显示着他内心的焦躁。

    “滋啦~“一声轻微的划擦声在车内响起,众人皆是一惊,王强本能的抬起手中的长矛,警惕的问道:“什么情况!”

    “是我?”温泉鑫有些不好意思的探出脑袋,继而将一**打开的矿泉水小心的递到后座,同时解释道:“这是我刚在车边储物柜里找到的,大家轮流喝点吧。”

    紧绷的神经险险放下,唐小权伸手接过水**,继而仰头轻抿了几口,登时一股温凉的轻爽布满了全身,叫他整个人颓然的精神都为之振奋了几分。

    “不知道胡哥在下面怎么样了啊?”吴超望着手中还剩半**的矿泉水,不无皱紧了眉头。

    看来啊,直到现在,他还是一直在忧心着自己的这位好大哥。

    而他的这番本心之举也是在无意间让唐小权对其高看了几眼,后者微俯下身子轻拍了拍他的膝腿,安慰道:“放心吧小吴,从目前丧尸的活动来看,胡哥还是相当安全的,只要再过一会,相信它们就会全部吸引到公车那边去。”

    胡晓东自然是不知道车内的众人正在为着他的安全忧心忡忡,此时的他啊,浑身紧绷犹若一根木棍,5尺来长的砍刀被他紧紧的捏在手中,好似也只有这样,才能叫他那颗空洞无措的心,找到些许慰藉。

    维塔斯的歌声愈发变得高亢,而随着他那标志性海豚音的出现,丧尸脚下的步伐也也随之加快了起来。

    就这么持续了大约5分多钟之久的时间,围绕在suv旁的脚步声终于是渐而零落了起来。

    胡晓东大着胆子缓缓抬起脑袋,一双黑眸顺着车底朝外望去。

    “我的妈啊!”头皮一阵发麻,这还是胡晓东头一回见着如此多的行尸汇集于一处。

    而就在他这厢骇然无比的时候,脚底却是突然被被什么东西猛力拉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