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车底惊魂-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十四章 车底惊魂

    扭转过头,眼眸之中,一个蓬头垢面,披散着头发的“贞子”丧尸赫然是抓在了自己的脚底。

    胡晓东下意识的抽腿一缩,本能的将身体上提成弓形。可是谁曾想执着的丧尸竟是抓紧他的脚掌,随着他前抽的大腿,一同滑扑了过来。

    “该死!”望着身后更加欺近的丧尸,胡晓东只觉背脊一阵发凉,斗大的汗珠顺着脸颊“哗哗”而落。

    毫无疑问,眼下丧尸所处的位置,只消着下一口,他胡晓东的这条小命就得彻底报销在这儿。

    生死存亡之际,胡晓东没有时间犹豫,不过也得亏他的心理素质还算过硬,否则搁做旁人,怕是早就大脑空空,不知所措了。

    身体凌空一个翻滚,胡晓东由趴变躺,然后抬起右脚便是猛力的拽击在丧尸的脑袋之上,以此控制它前咬的势头。

    怎么办??

    呼叫同伴救援?不行!自己这边一喊,势必会引起外边丧尸的注意。

    那么褪掉鞋子,滚出车底逃跑?也不行!车侧两边仍有移动的丧尸存在,若是自己这边贸然滚出,难保不会被丧尸包了饺子!

    ……

    脑中快速的罗列出各种可能的逃生方案,可待得一番分析与推论后,胡晓东最终发现,眼下的他除了与身后的“贞子”来一次实打实的生死之战外,跟本没有其他出路可以选择。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非常简单的对战法则!但落到胡晓东与“贞子”身上,后者明显占据了极大的优势。

    首先,天时。

    硕大的炎日已经是从天边缓缓升起,不断蒸腾而出的酷热无疑会给胡晓东的心境带来不小的影响。

    其次,地利。

    车底之下,丁点儿空间,这对断了腿的“贞子”显然没什么大碍,但对五大三粗的胡晓东来说,那可就是严重阻碍了他的身手。

    最后,人和。

    suv之外,“贞子”的伙伴数以百计,而且这帮畜生不知疲倦,没有痛楚,可谓是武装到牙齿的杀戮机器。

    而反观胡晓东这边,虽然也有5个兄弟相随,但……

    两相比较,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贞子无疑是有着必胜的把握,不过饶是如此,胡晓东也绝不会轻言放弃。

    毕竟,这关乎他的性命!

    由于受空间限制,胡晓东再无法似过往那般随意的劈砍下“贞子”的脑袋,他尝试的挥砍了两下,但两腿间的阻挡,险些是叫他误伤到自己的脚踝。

    “冷静!”强压下心中的紧张与慌乱,胡晓东快速的思量着眼下的应对办法。

    很明显此时指望劈砍毙敌是没什么希望了,加之“贞子”所处的位置又距离自己较远,这便注定了自己的双手毫无用武之地。

    除非……

    似是抓到了什么,胡晓东一双黑眸子陡然间放亮。

    当下他没有丝毫犹豫,猛的回抽左腿,“贞子”不出意外的再次被其拉滑了回来。

    “就是现在!”望着不断拖近的腐烂“俏脸”,胡晓东悍然的撩过手边的砍刀,继而重重的砍劈而下。

    重力外加惯性,锋利的刀刃顷刻便是没入了“贞子”的脑壳之中。

    但丧尸这种畜生只要在大脑中枢未被彻底破坏前,其生命便不会终结。

    “贞子”依然无碍的奋力扑腾着,压入半边头顶的钢刀丝毫未叫她感到任何的不适,相反猎物的反抗更是激起了她的兽性。

    “****!”胡晓东不禁暗骂,对方近乎小强般的生存能力着实令他汗颜。

    一刀未成,胡晓东很自然的便想如法炮制的再来一刀,可待他拔刀时才骇然发显,利刃竟是卡在了脑壳之中拔不出来了。

    如此生死存亡之际,发生此般异状,胡晓东的心瞬间沉入了谷底。

    “贞子“可没功夫理会胡晓东的骇然,她乘着后者愣神的功夫,对着其会阴之处便是猛压了下去。

    “md,完了!“望着逐渐下倾的尸头,胡晓东整个人都似是过了电般僵直如木。

    逃跑基本是没可能了,咫尺之遥的丧尸根本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死亡!转瞬即到,过往的种种犹若过电影般在胡晓东的脑海中一一闪过。

    从孩提时代的第一次啼哭,到年长后的青涩恋爱;

    从血脉相连的慈祥父母,到亲如兄弟的真切挚友;

    关乎自己的一切,一幕幕的在呈现流淌,胡晓东突然觉着活着原来是这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可是……

    “啪嗒!”腹部传来一阵微疼,胡晓东颓然的闭上了眼睛,但是仅仅合闭了两秒他又是猛然见睁开了。

    因为……

    怀着忐忑的心情再次抬眉瞄了眼裆下的丧尸,料想中的血腥啃食场景并未出现,相反此时的“贞子”距离自己还有足足10来公分的距离。

    而适才其腹部感受到的那抹疼痛,原来是尸头那柄横插的刀把撞击所致。

    “你md!”

    人们都说天堂与地狱仅有一步之遥,此刻的胡晓东那是深刻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他待得微微呆愣了两秒,继而恍悟般的做出了反击。

    “去死吧!畜生!”

    抬脚猛踏尸头上的钢刀,一脚接着一脚,没有停顿,没有滞歇,就好似

    马力全开的打糠机。

    而随着这通股排山倒海的重踹踏下,那柄原本还卡住不动的钢刀也开始如同切西瓜般寸寸没入了尸脑之中。

    “什么声音?你们有没有听到?”虽然适才的那席动静颇微,但吴超依然是有所察觉。

    王强不太确定的点点头,旋即回应道:“有,好像是从……”

    眼眸微微向下,王强接着沉声道:“好像是从车底传来的。”

    “什么?难道是胡哥遇到了危险?”说话间,吴超就愈打开车门下去救援,可就在他行将拉动车门把手之际,唐小权俯身一把将之拦了下来。

    “等等,小吴,咱们先确定下清楚状况再说!”言罢,唐小权也不理会对方的挣扎,一手压着后者的胸口,一手掀起帘布的一角,然后借着微小的缝隙朝外望去。

    然而叫他大为惊骇的时,此时的车窗外面,同样有只血红的双眼怒瞪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