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 难择的父爱(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九十七章 难择的父爱(一)

    ps:感谢diguoxingren的投票

    “刘总,这……”赫雷有些不知所措的茫然呆立在原地,还未等他话说完,就觉一股劲风闪过,在看手里的手台早已被刘福贵夺走,擒在手上。

    “云鹏?是你吗?”许久没有刘云鹏的消息,这突然听到呼救声的刘福贵,令他原本就烦杂的心情变的更加混乱,或许是太过激动,再从赫雷手上夺过手台之后,他竟忘了按下通话按钮。

    所以刘云鹏自然也就没有听到自己父亲的回复。以至于后者依旧保持着最初的呼救:

    “爸,我是云鹏啊,收到快回话呀!完毕!”刘云鹏的声音近乎哭泣。

    “刘总,那个……你手台忘了按开关!”赫雷在一旁看的真切,他小声提醒道,反应过来的刘福贵连忙按下按钮喊道:“儿子,老爸听道了,听道了,你现在在哪?你怎么跑出去了?”

    “老爸,你快来救救我吧!”

    “别急,儿子,你快告诉爸爸,你现在在哪里,爸爸这就派人去你那里……”

    “咳咳!”刘福贵没有等来儿子的回复,反倒是话筒那头传来了一阵轻咳,随后便是厚重的男声笑道:“呵呵,刘总无需担心,你儿子现在在我们这里非常安≠,..全,他……”

    “你是谁?我儿子怎么会在你们那里?”

    “刘总,你冷静点嘛,我们想……”

    “你到底是谁?”刘福贵接连的没礼貌的打断,也让电话那头的家伙来了脾气。而他的抗议手段则是直接中断了这次通话。这可叫刘福贵傻了眼:“喂,喂。说话……”

    “砰!”刘福贵用力的将手台朝门执了出去,巨大的撞击使得手台五马分尸的碎裂成几块。

    赫雷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刘福贵这般动怒了。向来以胆大自称的他此刻也难免心底有些犯怵。

    刘福贵的性格他太了解了,这个时候最好乖乖的闭嘴,否则稍有不顺对方意思,既有可能招致杀生之祸。

    时间一秒一秒的快速流逝着,与此相对应的是刘福贵不停起伏的胸膛,剧烈的情绪波动,让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不过刚才的举动,多少让他发泄了下心中郁堵的心情,此刻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多少能够冷静了一点:”赫雷。去,把我抽屉里的手台拿出来,调到你的频率上。”

    不管怎么说,现在这手台是唯一能够获取自己儿子下落的途径,所以刘福贵有些后悔自己鲁莽的举动,他此时只希望联系他的人千万不要应为过去的几分钟里无人应答而取消联系。

    赫雷很快便完成了刘福贵的指示,并将手台递到了对方手里。

    这样的等待着实考验人的意志,坐立难安的刘福贵从精致的金盒里取出了一只雪茄给自己点上。几个吐吸之间,房间便弥漫了一层烟雾。

    对方似乎很会拿捏人的心态。就当刘福贵将要信心的时候,他再一次和后者取得了联系,只是口气上略显轻浮:“喂,刘总。不知道那你现在是否冷静下来了啊?完毕!”

    冷静?谈何容易,即便心如磐石的刘福贵在目前的局面下也难以做到。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在控制力方面肯定要强于普通人。

    这回他没有着急回答。而是给自己倒了一盏茶,仰头一口灌下之后才缓缓开口:“我是刘福贵。刚才不好意思,情绪有些不太稳定。还望这位兄弟海涵!完毕!”

    “呵呵,好说好说,刘总刚才也是爱子心切嘛,现在冷静下来就好!完毕!”

    “这位兄弟可否告知尊姓大名,另外我儿子现在如何,能让他和我说话吗?完毕!”

    对方隔了有一分来钟才做出回复:“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刘总你的儿子在我这里,你尽管放心,他现在安全的很,至于说话嘛,倒也无妨。来,云鹏,出两声给你老爸听听吧!”

    “爸,爸,救救……”联系再次中断。同样是一分钟后,刘福贵的手台才再次想起:“好了,刘总,儿子的声音,你也听到了,这下该放心了吧。呵呵!完毕!”

    对方把刘福贵吃的死死的,后者也明白这是对方的心理战术,但明知如此的他,却也没有很好的因对办法,此刻他光是控制情绪就已经是颇为苦难了,更不消说还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他强压着自己骂娘的怒火,平静道:“感谢这位兄弟这段时间对我儿子的照顾,为了不给你添麻烦,还望告知你具体的住址,我这就派人去接他。完毕!”

    “哈哈,这自然是没问题,只是刘总有所不知啊,你儿子当时被丧尸围攻,为了救他,我损失了两名弟兄。现在这两名弟兄的妻儿都得我来照顾。可是这鬼世道吃喝哪里是那么容易弄到的,何况当下我这边人手有奇缺。所以刘总你看是不是应该担负一些啊!完毕!”

    此人话说的漂亮,一切为了兄弟,似乎合情合理,可刘福贵不是傻子,他哪能听不出对方的要挟之意,所以他故作姿态:“这点兄弟你放心,我会尽我可能的补偿这两位罹难的弟兄。不知道兄弟具体有什么需要?完毕!”

    “没啥,就吃喝,你给拉个两车皮的物资来就可以了。完毕!”

    “两车皮?”刘福贵口气中满含着为难之意:“兄弟啊,这我恐怕办不到呀,半车我还能勉励给凑一下。完毕!”

    “哈哈哈哈哈!”一阵扎耳的笑声,弄的刘福贵不得不将话筒拿离自己的耳朵:“刘总,你在逗弄兄弟我吗?谁不知道你刘福贵的名号?食品大王会为粮食犯愁?你儿子怎么告诉我你的工厂里可全是食品啊,难不成是你儿子在撒谎?这小孩子撒谎可不是件好事,我看就让我来替刘总教训一下他吧。”

    “不不不!兄弟,两车皮,就两车皮,你快告诉我你的地址,我这就让人给你捎去!完毕!”在这个节骨眼刘福贵没的选择,尽管他很不喜欢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但为了儿子,他也只能这么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