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 见面-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九十九章 见面

    王强此时的心情可以说是down到了谷底,就在刚刚没多大会的功夫,老赵才和别墅方面取得联系,告知对方为了安全起见,他们决定取消今天返程的计划。±,

    这也不知道是王强第几次跑到窗前观望雪势了,每次的起身察看他都满怀期待的希望雪势能够减小一些,这样他们3人便可打道回府。

    可惜事实总是不能如人所意,漫天大雪依旧。弄的王强好不可恼的低声抱怨道:“这tmd该死的天气,早不下,晚不下,非得等今个老子回家才下。”

    灰头灰脑的重新返回床上,王强有些不甘心的看了唐赵二人一眼道:“权子,老赵,我看咱们还是回去吧,这点雪没啥大不了的嘛。”

    唐小权背靠在墙上,眼睛也没睁开就直接否决了王强的提议:“不行,太不安全了,外面能见度这么低,出了危险怎么办哦!”

    “唉!不就是下个雪嘛,能出啥子危险,大不了咱们开慢点就是啦,再说了,越是现在这个时候,别墅那边越是危险,保不齐那帮混球就乘着这雪幕的遮掩,偷袭别墅呢!”为了能够启程,王强算是把脑袋瓜里所能想到的托辞全都用上了。

    老赵何尝不知王强心中的真实想法,他也是从年轻时代走过来的,对于对方这个年纪恋爱的心态也还算了解。

    所以他很能理解王强思念杨雪,想要尽早赶回别墅与之相见的急切心情。

    可是欲速则不达,想要在这样的恶劣天气下。冒然挑战大自然的脾气那可绝对不是什么明智之举,搞不好是要丢掉小命的。

    老赵细细一想。捧着暖手的茶缸靠向王强,伸手拍了拍后者的肩膀笑呵呵的道:“小王啊。权子他说的对,今天这天气的确不是理想的出行天气啊!我知道你胆子大,可是你要体谅你赵叔啊,你赵叔可没有在这样恶劣的雨雪天气里行过车哦。而且你知道的,这人一上了年纪啊,视力就不太好了,你看看外面这雪幕,你赵叔我实在是没信心在这样的天气带你俩上路往回赶哦!”

    老赵的话语让王强无可辩驳,他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现在要怪只能怪他自己不会开车。

    老赵见王强一副沮丧模样,很是理解的打气道:“呐,强子,这雪估计明天就会变小,南方的天气嘛,很少能连续下这么大雪的,而且明天这地上雪一积,行驶起来也比现在在湿滑路面上要安全许多。所以咱们今天就当是老天爷给咱们放了个大假吧。咱们就利用这个大假,好好休息。养足精神,争取明日上路。”

    刘福贵这次总共带了3辆车出去,2辆运货的货车,一辆黑色越野。每辆车都装满了人,一行人连带上他自己加起来总共有8人。要说这么多的人应该说是不算少了,可刘福贵却是还是一点底都没有。过往比此更为糟糕的状况他不知道遇到过多少次,但却未有哪一次像现在这般发怵。

    雨刮器卖力的刮去挡风玻璃上的积雪。受到能见度低下的影响,三辆车的车速相当的慢。处在最后一辆车上的刘福贵好几次都想出声要求司机加速,但最终还是勉励的控制住了自己焦急的心情。

    从出工厂到现在,他手上的手台一直就没有停歇过,他很不放心赫雷,所以多次与之联系,并再三叮嘱对方要求其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切实的做好工厂的防卫工作,不得有任何闪失。

    也不知道为啥,刘福贵总觉得心神不宁,这不仅仅是出自于他对儿子被俘的担忧,还有一丝很强烈的让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的危险感萦绕在他心头,让他是非常的不舒服。

    看来今天注定是个不平静的日子啊,刘福贵仰靠在真皮座椅上感概了一下,旋即便用重新坐正了身子,这样的瞻前顾后解决不了任何眼前的实际问题,儿子可是还等着自己去营救呀,挥去脑中那些恼人的杂念。

    刘福贵举起手台再次呼叫起黄勇来,如果在这个节骨眼能够和后者取得上联系的话,那对此次行动的成败无疑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至少有后者在,工厂方面,刘福贵便没了后顾之忧。

    刘云鹏的出走此刻已经在工厂里彻底的传开了,而周宇和刘福贵的先后离去更是让众人对工厂的未来走向抱有极大的忧虑。

    他们已经习惯于被以上二人所领导,现在二人均不在工厂,顿时让一众人没了主心骨。

    而众人的慌乱相比,赫雷这个被委以重任的一把手,此时却是窝在刘福贵的董事长办公室里悠闲的抽着雪茄,丝毫看不出他有任何的忧虑和紧张之情。大有一切尽在他掌控的感觉。

    刘福贵一行人,再经历了漫长的小心翼翼的跋涉之后,终于来到了指定的地点。而最终的接头场所也非常容易辨识,满地的死尸就是最好的佐证。

    果不其然,他们3辆车才刚挺稳没两分钟,酒店右边的门面房的卷闸门就被拉提了起来,两名壮士的男青年先后走了出来。

    “谁是刘福贵?”

    “操,真tmd没礼貌,刘福贵也是你叫的啊!”眼看着手下就要上前招呼,刘福贵沉声喝止道:“住手!”

    “是!刘总!”手下应声乖乖的放下了提起的拳头,闪出一条道来。

    刘福贵踱步上前,气宇轩昂的答道:“我就是刘福贵,你们谁是主事的?”

    刘福贵道行多深,他从出来二人莽撞的言谈举止就断定此人绝非是和他手台联系的那个人,所以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和这些手下罗罗门的扯皮上。

    两名手下将目光移向了刘福贵,在很无力的上下打量了一番后,点了点头道:“tmd,你们搞毛的飞机啊,坐乌龟来的吗?害的我们在这里等了你们那么久,操!”

    “我日尼玛,嘴巴放干净点啊!怎么说话呢!”

    “嗯?”刘福贵怒目瞪了手下一眼,而后含笑不以为意的对着对方道歉道:“抱歉,两位兄弟,今天这个天气使然,没有办法,安全起见,我们只能放慢车速,不然万一有个闪失,误了这次见面,那岂不是麻烦,你说是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