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 意外出现-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零二章 意外出现

    “哈哈哈!”春修放声大笑:“货物的事情,我看就不用去查了吧,我相信刘总承诺的事情是一定会兑现的。≧,”

    “既是如此,那我想应该可以走了吧。”刘福贵两眼望像前方,意思相当明确。

    可是春修确实将面色一沉,似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只见他轻叹一声道:“想来刘总也是一个集团的当家之人,应该能够了解这当中的艰难,尤其是眼下这个烂局面。生存不易,底下弟兄一口大哥那也不是白叫的,咱得对得起下面人的信任。你说是吧刘总,现在为了你的儿子,我这边可是损失了好几位兄弟,他们的一家老小可都指望着我来养活,这压力实在是大啊!”

    刘福贵多聪明的人,怎会不知道对方的意思,对方这是打算坐地加价,而且这个价码在这个时候开出来恐怕绝对不会是个小数目。

    而与刘福贵而言,他也是最为痛恨别人对他出尔反尔,不守诚信的。

    通常过往那些曾今试图用上述方法对待他的人,此时都已长眠于地底。

    但今天情势所迫,刘福贵也不得不压下性子,他策略性的点点头道:“恩,春先生的顾虑我能理解,不过大家现在都很困难,我能拿出的也不多,这样吧,待我回去后,再给春先生送个半车皮好了。”

    先入为主,抢在对方开价前刘福贵先行说出了自己的价码,这是商业上常用的谈判手段,但通常用此手法都是需要有一个前提条件的。那便是双方之间并没有太过悬殊的利害关系,然而现在很明显的刘福贵他是处于劣势的一边。他也自知这一点,不过此法也是当下他能想到的最为恰当和稳妥的方法了。

    只希望对方能够接受。或者不要在此基础上开除太过离谱的价码。

    因为对他来说,安全的离开此地才是最为主要的。

    “呵呵!”春修冷笑了两声,他没有着急回复,还是慢悠悠的从口袋了掏出了一只香烟,一旁的手下立马知趣的掏出火机供他点燃,再喷了两口眼圈之后,春修两眼微眯看着刘福贵调侃道:“刘总是在和我们开玩笑吧,我的手下可是为了救你的宝贝儿子才死的,你当他们是什么?又当我春修是什么。乞丐吗?就半车皮?你这是在笑话我们白痴吗?“

    “爸,他们没……“

    “云鹏!“刘福贵一把将儿子揽入怀中,儿子想说的话,他心理和明镜似的。

    只是那些话并不适合在此时此地说出来,因为他不仅不能戳穿对方的谎言,反而会进一步将己方拉入更加危险的境地。

    也恰是为此,刘福贵才打断了儿子道出实情的举动:”这个事情爸爸来处理,你不要插嘴。“

    再安抚刘云鹏,确认他不会再此开口后。刘福贵才将头重新扭向春修,很是诚恳的道:”大有大难,小有小难,春先生的难处我绝对理解。而且我也绝对没有春先生刚才话中所提的那些意思。至于春先生觉得我给出的酬劳不够高,那我也能接受,只是请春先生也能明白我所给出的物资已经到了我的底线了。再多的话,我家里的那帮弟兄接下来的日子也就没法过了。“

    “刘总。你这么说,可就没什么意思了。我想整个dz县城没有谁不知道你是食品大王的,你这么大的家业,给个半车皮物资,就跟我这里哭穷,是不是有点太对不住我那些拼了命就你儿子的兄弟啊,哼!“春修一副欺人太甚的表情。

    刘福贵对此没有太大反映,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所以他还算平静的反问道:“那已春先生的意思我应该给出多大的价码才能够替我儿子补偿你的这帮兄弟呢?“

    “呵呵,很简单,在这末世之下,什么都是次要的,有个安全的住所,充足的物资供应比啥都重要,而刘总你目前手头的那间工厂可是正好满足以上的这两个条件。所以……“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春先生尽管放心,只要你不嫌弃,大可以带着弟兄去我那里住下,关于这点,我刘某人还是可以和你打个保票的。管吃管住,绝不会亏待各位弟兄!“刘福贵心理快速的做着盘算。

    眼下这里满打满算对方也不过就7个人,而自己工厂可是有足足30来人,从数量上来说只要对方进到自己的地盘,那还不是自己说的算啊。

    只是这个春修从和他见面开始,就有意识的若有若无的露出他腰间的枪把子,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如果说是真枪,仅是一只的话,倒也不足为惧,但若是有两支以上,那麻烦可就大了。

    毕竟人终究是肉长的,在牛b也扛不过子弹。不过此刻不是顾虑这些的时候,不管怎么说,只要能把这帮人糊弄到自己的地盘上,那自己的安全和胜算都要大上许多,从概率论的角度来说,这个计划靠谱可行。

    只是春修却在听后连连摆手笑着道:“刘总,我想你是理解错了,我和弟兄们是打算到你那里安下身来,只不过嘛,不是已客人的身份,而是已主人。“

    春修刻意的将“主人“二字着重的在刘福贵耳边强调了一遍,后者听后觉得格外扎耳。

    主人?刘福贵也笑了:”春先生的要求未免也有些太过分了吧,所有的条件都是事前你提好的,而我也没有任何讲价的意思,全都按你所说的照办了。你现在又要求加大价码,我也欣然接受。只是这个让我让出工厂,哼哼,太没道理了吧!“

    “道理?“一个女声不合时宜的突然从屋外传来:”刘福贵,你的话听的真叫人恶心,就你也配讲道理,真是笑话啊!“

    “慧如!“刘云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屋外步入屋内的不是旁人,正是莫名消失,不知去向的李慧如!

    李慧如的出现,也让刘福贵大为震惊,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一下子打乱了他原先的计划部署,此时的事情发展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复杂麻烦,看来今天想带着儿子全身而退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

    刘福贵惊恐之余,赶忙定住心神,越是在这样的时候,越是不能乱了阵脚,他明知故问道:“慧如,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慧如柳眉倒竖,极其蔑视的回道:“刘总的演技可真是高啊,你还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呵呵,你心理不是应该最清楚的嘛,怎么是不是见我没死感到很意外啊?

    “慧如,你在说什么啊!爸怎么会皱你去死呢!!“一直以来,刘云鹏主观上都是认为李慧如的失踪全是黄勇一手所策划的,所以此时的他又怎会明白后者话中所指呢。

    李慧如斜眼瞟了一眼刘云鹏,很是厌恶的说道:“你这个白痴能懂什么?想知道原委的话,自己问你的爹吧!“

    李慧如的冷漠让刘云鹏茫然不知所措,他只能求助的望向刘福贵:“爸,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慧如怎么会说你意外她没死呢?该不会是你赶她出的工厂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