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三章 女人心海底针(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零三章 女人心海底针(一)

    “慧如,你何出此言啊,自打你失踪之后,我,云鹏都很担心你安危的呀!”刘福贵满脸的无辜,表现的异常镇定。

    “呵呵,刘福贵你可真不愧是只老狐狸啊,揣着明白装糊涂是吧,老天有眼,你的谋杀计划没有成功,而现在你要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从别墅离开之后,李慧如一直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荡,直到碰到了春修,对方一见到她毫无疑问的就被她的美色所吸引,而此时的李慧如再被瘦猴凌辱之后早就抛弃了女人该有的矜持,痛苦的遭遇让她明白,在这个末世想要好好的活下去就必须攀附一个有能力的男人,无论这个男人是出于何种目的。

    所以很自然而然的,没等对方动手,她就非常配合的满足了对方的**。

    或许是她的美色出众,或许是她床第技巧令春修着迷,总而言之在经过那次苟合之后,李慧如便顺利成章的成为了春修的情人。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李慧如惊喜的发现,自己新近攀附的这个男人竟然还是一个团伙的头目,这让她原本死灰的心境重新燃起了希望,她也第一次发现自己有了与刘福贵这个混蛋抗衡的力量,复仇的种子也由此埋了下来。

    “爸,慧如她说的都是真的吗?是你要6,..至慧如于死地吗?”刘云鹏难以接受的避开刘福贵的肩膀,两眼透着不能理解。

    “云鹏,连你也不相信爸爸了吗?爸爸会做这样的事情吗?”尽管刘福贵依旧表现的面色如常,但心底却也是一团乱麻。李慧如的出现着实棘手,他一直以来最担心的事情莫过于就是他主使的干掉前者这件事败露。

    看来纸终究是保不住火。此时他除了埋怨黄勇办事不利之外,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来做推脱了。

    “哼。承不承认都不重要了!”李慧如忽然笑了,她妖娆的扭着屁股朝春修走去,娇声喊了声:“亲爱的!”

    春修心底一酥,下体的老二迅速的膨胀做出了反映,他一把把李慧如揽进怀里,也不顾周遭还有旁人,单手在后者身上一阵乱摸揉搓好不快乐,而李慧如也非常配合的与之来了一段激情的舌吻,并撒娇的出声提醒道:“亲爱的。这个人你答应我的,别望了啊!”

    “慧如,你……”眼见李慧如和旁人搔首弄姿,刘云鹏感觉自己像被人戴了绿帽子玩弄一般,他发怒了:“你怎么能这样?”

    李慧如连正眼也没看前者轻蔑的回道:“我怎么样了?你算老几啊,一个白痴没用的二b小孩子,也配和大人说话吗?”说完,她还挑衅的在春修的身上胡乱的磨蹭了一番,并不时的望向刘云鹏。那眼神似是在说,看到了没有,这才是让我着迷的男人,而你不过是我以往玩弄的小p孩罢了。

    从小到大从来都是深处花团锦簇包围之中的刘云鹏。脑海里就没有搞不定的女人,而此时此刻他的自尊心被彻底的摧毁了。他甚至来愤怒的力气都没有,他两眼茫然。脑袋就像是和了一团浆糊的稀水,什么想法也没有了。

    刘福贵心理狠的痒痒的。他低估了李慧如这个女人的能耐,以前在他的认知里。李慧如不过就是个虚荣心十足的女人,根本就没什么头脑。可是现在……

    “好了,慧如,我在和他们谈事情,等一会谈完了事,咱们再好好乐呵乐呵!”春修有些不舍的在李慧如的翘臀上重重的扭了一把,弄的后者一声娇和。不过好在前者还能明白此时不是做这些勾当的时候,大事为重,等把一切安顿妥当之后,再做也不迟。

    李慧如贴近身子在春修嘴上留下了一个离别之吻,两眼忽闪的魅惑道:“亲爱的,别望了我答应我的事情呀!”

    一股子不好的预感在刘福贵脑海里萦绕,李慧如能让春修做出的承诺不外乎就是一条,那就是要自己的命啊。

    “刘总,你和李慧如过往的仇怨我不关心,不过她现在是我的女人了,我有答应过她一些事情就不得不去办,我想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是哪些事情,而作为男人,对女人失信也是很没面子的事情。但今日有幸与刘总见上这一面,我实在是不忍心去做那些事,所以我还是希望刘总你能妥善的考虑下我之前的提议,交让出工厂。这样我也好向众人交代,否则可别怪我春修不讲情面啊。另外容我多说一句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可儿子却只有一个呀,你看你儿子不过才20出头,大把的人生还没享受就……实在是可惜啊!而且你大可放心,在你交出工厂之后,如果你愿意,完全可以继续生活在工厂里,我保证待遇方面不会低于你过往的标准的。如何啊?”

    刘福贵心底泛着冷笑,当我刘某人是什么?毛头小子吗?还给老子承诺待遇,等老子把工厂一交,没用利用价值了,等待老子的除了死还有什么?

    不过对方有一句话倒是大实在话,那便是儿子只有一个,为了儿子刘福贵不得不好好盘算一下,而且就目前的状况而言,对方的态度已经是相当的明确了,就是要你刘福贵交出工厂,关于此点,恐怕这回就算没有李慧如的参与,这伙人也早早的在打工厂的主意。

    正所谓羊入虎口,虽说刘福贵不是羊,但此时此刻他除了答应对之外,似乎也没有其他更好的脱身办法了。

    刘福贵现在只寄希望于敌方的人手和武器装备要比他料想的低一些,那样的话,到了工厂之后,他便还有一拼之力,否则……

    刘福贵不喜欢去想那些还没有实施就丧气的事情,权衡利弊之后他果断的点了点头道:“好,春先生,我就答应你的要求。不过我也需要你做出承诺。”

    春修见刘福贵这么爽快的便答应了,自然甚是高兴,同时也为自己能够说服这个一方大鳄向自己低头而沾沾自喜,他立刻拍着胸脯道:“刘总,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好了,只要是我春修能办到的,自然是会应下。”

    刘福贵抬起手,伸出三个指头,意味有3点要求:“这其一,待按你要求交完工厂之后,我需要你为我在工厂外找一处住所,并供应我父子日常物资。其二,希望你能善待工厂里我的手下,保证他们的性命无忧。其三,我希望你能旅行你所承诺的东西!”

    春修低头剔着手里指甲缝里的脏迹,他的这种行为是相当不礼貌的:“就这些吗?”

    “就这些!”

    “呵呵,真没想到啊,刘总还是这么爱护自己的手下人,我春某实在是敬佩啊,难怪你刘福贵能做到如此大的家业。”

    “哼哼!”刘福贵皮笑肉不笑的附和了两声,他刚才所说的那些不过都是些客套话,底下人的死活他此刻还顾不上,他之所这么说无非就是尽可能的让对方不生疑,认为自己确实是放弃了工厂,打算拱手想让。

    这样一来便可顺利的随这伙人回到工厂。也只有这样,自己才有反击一搏的机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