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四章 枪击逃生(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零四章 枪击逃生(一)

    “好了,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说吧!”刘福贵双手一抱,静静的等待着。他倒要看看这个春修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春修猛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之后,将还剩下一半的烟头弹飞了出去道:“其实很简单,就劳烦你刘总和我们走一趟,到了工厂之后让你的那般手下把手中的武器通通上缴,另外刘总你和你的儿子也得在工厂住上几天,待我们把工厂的周遭熟悉之后,才能去解决你们的住所问题。基本上就是这些。不知刘总意下如何,如果有什么异议现在就提出来,可千万别到了实地后你又反悔,那时候,哼哼……”

    春修有意的把腰间的枪把子再一次亮了出来,威胁的意图明显。

    这一切刘福贵全都看在眼里,不过他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以往打拼的时候,被人枪指脑袋的事情那可是家常便饭,就春修的这点程度的恐吓还不入不了他的法眼:“没有问题,就照春先生说的做,但是我还是要强调一下,我履行义务的同时,希望春先生也别忘了自己的承诺。”

    “哈哈!放心!”春修大笑着拍了拍刘福贵的肩膀,别有意味的说道:“整个dz县城有谁敢和刘总你玩心眼啊,我看那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呀!你说,是不是啊,刘总?”6≌,..

    刘福贵嘴角上翘笑了笑,没有作答。

    这个春修今天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犯他的底线,春修没有意识到,要不是刘云鹏在身边。他很可能早已是身首异处了,刘福贵虽然随着年长之后。对脾性的控制较之过往有了非常大的改观,但这也是有限度的。一旦这个限度被打破,刘福贵便会恢复到当年拼命三郎的本性。

    所以春修无疑是幸运的,他是少有能如此激怒刘福贵还能得以存活的人。

    “那么我们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哦,稍等片刻!”春修抬手打了个响指,堵在里屋门口的一名手下立刻跑上前来,春修附耳在他身边低语了两句,后者连连点头,而后便闪身离开。

    刘福贵眉头微皱的看着春修的举动,心生疑惑的问道:“怎么。春先生还有什么事情吗?”

    “别紧张刘总,一点小事,2分钟就好!”春修不急不慢的从裤头里又抽出了支烟给自己点上,也就两个抽吸之间,出去的手下便折返了回来。

    “怎么样?搞定了吗?”

    手下肯定的点了点头。

    “很好!”得到了答复的春修拍拍手道:“好了,刘总,现在咱们可以走了。”

    刘福贵看了一眼身旁失魂的刘云鹏,心中暗叹,无奈之下。只能搀扶着后者,从旁施力推其向前走路。就这么的他父子二人被春修一行手下四人包夹其中,先后走出了店面,重新来到了室外。

    屋外的大雪依旧。就这么会的功夫,地上的继续已经莫过了脚底,足可见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的势头有多么的猛烈。

    在渐渐适应了由暗到明的光线反应之后。刘福贵四下里望了一圈,都没寻找自己的几名手下。这让他不由起了戒心,他出声询问道:“春先生。和我随行而来的几名手下呢?”

    春修指了指远处的一辆标有特警字样的小型客车道:“刘总,别紧张,你的那几名弟兄都被我们请上了那辆车子。等咱们工厂的事情解决之后,自然会让他们离开。”

    刘福贵眯着眼睛透过雪幕朝远处观望,的确如春修所言有辆客车停在路边,而且从车上仅存的一丝缝隙中,他隐约可以看到几个人影,想来就是同行的几名手下。

    “好了,刘总,咱们上车吧!”春修拉开眼前的一辆车,示意刘福贵进去,而恰在此时李慧如的倩影从前车中闪了出来。

    “亲爱的,怎么事情还没解决啊?”李慧如娇嗔声音让人老远就听的浑身酥麻。

    刘福贵一把将刘云鹏给推塞进了车里,他可不想在让儿子受刺激,节外生枝了。

    春修张开大手拥住投怀送抱的李慧如,两只色爪在揉捏后者胸前两座傲然的山峰之后,**的笑道:“我的小美人,放心吧,今晚我会让你在你最熟悉的地方爽翻天的。”

    “嗡嗡嗡!”急促的引擎轰鸣声突然从街角传来,等春修等人反映过来的时候,一辆小货车直直的朝特警车冲了过去。

    待辆车即将相撞的同时,货车的车门被推开了,驾驶座上一个人影从车上纵身一跳,滚落到地面。于此同时,雪幕中街角又闪出三个人影快速的奔向刘福贵所在的方向。

    “尼玛!敌袭!”春修的脑袋在短暂的短路之后,终于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

    “砰!”就在他话音刚落的一瞬间,货车终于撞上了特警车,特警车的主副驾驶座在巨大的撞击下严重的变形,里面的驾驶员和随行人员毫无疑问的绝无存活的可能。

    一切都来的太快了,快到根本没有给春修一行人做出反映的机会,不过就在所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的茫然的时候,有一人却镇定异常,那便是刘福贵,在他的人生经历中,这样的事情经历早已不是一次两次,所以他能如此的泰然自若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刘福贵可不打算放过这老天爷赐给他的大好良机,他一脚踹开了拽着他胳膊的一名失神的手下,并快速的撩起裤脚抽出了藏在外边没被发现的袖珍手枪。

    被踹飞摔倒手下的动静惊着了伏在车边的春修,待他扭头查看的时候,浑身顿时一怔,就如同被过了电般,冷气从脚踢直冲脑门。死亡的枪口正对着他的脑门心。

    刘福贵就像是一名判官似得,即将扣动扳机,他不会对冒犯过自己的人有任何的怜悯,春修眼神的恐惧他见过太多次,下一秒这一切都将终结。

    “砰!”爆豆般的一声枪响,伴随着一声女声在漫天的大雪中飘荡。

    李慧如难以置信的圆睁着双眼死死的盯着身侧的春修,就在刚才那紧要的关头,她只觉的被一股大力拉扯了一下,接着就是胸口一疼,她被枪击了。而拿她做挡箭牌的正是她打算委以重托的所谓男人春修。

    春修没有理会李慧如那渐渐褪去神色,但饱含恨意的眼神,在利用前者挡下这致命的子弹之后,他又毫不犹豫的将其推向了刘福贵,而就乘着后者一个闪身的功夫,春修也拔出了手枪躲到了后车侧旁,做出了准备还击的姿势。

    刘福贵见大势已去,不再停留,因为自己右侧的几名看守也都做出了防御姿态,他从余光中已经发现其中的几人竟然也携带者枪支。

    所以如若和对方硬拼,自己绝无神算,逃跑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砰砰!”对方反击的火舌果然迅速,就在刘福贵愣神的功夫,他们便展开了攻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