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他还活着(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零六章他还活着(一)

    “也不知道这春老大那边搞怎么样了啊?咋这么久了也没个动静传过来!”赫雷伸手从碗碟了掏了把花生送到嘴里,碎裂的花生粒被他嚼的咔嘣咔嘣的。

    “谁她娘的知道呢?不过应该不会出啥问题吧,我估计是雪太大,刘福贵那斯路上给耽搁了吧!”杨步伟只觉的脑袋有些晕乎,说起话来都是飘飘然的。

    “恩,也对,这tmd天气还真是不给力,下毛的雪,真是勿事!”赫雷和杨步伟不同,他不是春修手下的原班兄弟,说起来他的反水还是缘于上次在外被俘那次说起。

    二人可谓是不打不相识,当时的赫雷已经明显的感觉到在刘福贵那里不得志,而且存在安全隐患,随时都可能被对方当作一名弃子而牺牲掉,所以在当春修许诺他只要帮助对方拿下工厂的管理权,便可以成为工厂的管理者后,便毫不犹豫的答应加入到对方的行动计划之中。

    不过作为新进人员的赫雷,还是急需要拿出点成绩来,好让自己能够尽快在这个团伙中立威并站稳脚跟。

    否则没有任何贡献就想跻身到对方的高层,那完全是扯谈。

    更别说什么春修对他所打的保票,那完全就是一种利益关系下的空头支票罢了,混迹江湖这么多年的赫雷要是〗¤,..连这种承诺都放在心上,那他又怎么可能成为刘福贵身边曾今的得力干将呢。

    “要不,兄弟,你和春哥先联系下吧。一来问问他那边的情况进展,二来告诉他咱们这边已经成功接管了工厂。也省的他再和刘福贵费口舌了,你看如何?”赫雷打心眼里不想在和刘福贵接触。在他看来既然工厂已经在他们手里,何必在让刘福贵过来一趟,交代清楚呢,直接干掉不是更好。其实最为主要的还有一点,那便是他打内心里还是很杵前者的,他还真的不太敢在这个时候和对方正面接触。

    “不不不!”杨步伟大手直摇:“春哥说的很清楚,咱们这边只管做好自己的,他那边自有他的打算。我私底下也有问过,春哥的意思是还想利用起刘福贵这里的手下。兄弟你也知道,现在这世道,人马是扩充地盘的关键,所以有刘福贵过来把很多事情讲清楚,咱们接管也就便的顺理成章了。这也是为啥我来之后,一直没让弟兄们动工厂里原来人手的缘故。”

    “呀!”赫雷猛的坐直了身子,盯着杨步伟道:“兄弟,看来咱春老大的眼界不小啊,照他这么召集人手的做法来看。他是打算在地区称王吧?”

    杨步伟“嘿嘿”笑了两声,缓缓的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窗前,大手一指道:“雷兄啊。你看看这外面的世界,那可是危险和机遇并存啊,现在是什么年代?那他娘的就是个没王法的年代。哥几个都是要被挨枪子的人,说到底还真tmd要感谢这末世。要不是这末世,哥几个早他娘的在下面西北风了。所以兄弟啊。你说咱们这侥幸捡回的一条命,不在这乱世里闯荡一下岂不是浪费了老天爷天赐的良机啊,哈哈哈!”

    杨步伟在酒劲的作用下,说起话来也开始不着边际:“正所谓适者生存,现在这个世道,比的就是谁人多,物资多,还有谁tmd够狠,够毒,天下都是无主之地,只要你有本事为何不能在地区立王呢?别说是地区了,只要实力够强,回头咱们开创新天下也未尝不可啊!”

    杨步伟越说越激动,吐沫星子漫天飞舞,赫雷在他一番慷慨激昂的宏伟讲述下也变得亢奋起来:“哈哈,看来俺选择跟春老大混是走对了路啊,你瞧瞧那个刘福贵像个啥玩意,天天窝在这个工厂里守着一堆物资,连他娘的大门都不敢出一下,狗屁的事情都让咱们底下的兄弟出去给他冒险卖命。什么玩意嘛!”

    赫雷一想到刘福贵软禁自己的那段日子,气就不打一处来,借着酒劲他也算是把肚里的苦水给大吐了出来。

    可就在他与杨步伟情绪亢奋之际,突然响起的手台声中断了二人的对话:“赫雷,我是刘福贵,听到立刻回话,重复,听到立刻回话!完毕!”

    “刘福贵!”赫扬二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道出了这三个子。

    “怎么会是刘福贵?”赫雷下意识的说出了这句话,按理说刘福贵现在应该是和春修在一起的,就算要联系他们也应当是春修或其下面的人联系才对啊!杨步伟也是一脸问号的看着赫雷,表示不知为何。

    “赫雷,你tmd在干什么,赶快给老子回话!”

    “刘总!我……我是赫雷!完毕!”赫雷几乎是下意识的说出了此番话语,所以待他说完后,愣愣的站在原地发呆。此时的赫雷不知为何的冷汗直冒,做贼心虚的第一反应便是事情败露,刘福贵过往对待叛徒的那些手段立刻在他脑中回转,让他原本还有些晕乎的大脑瞬间便的清醒异常!

    杨步伟因为没有领教过刘福贵的手段,所以相较于丢魂的赫雷来说,那就要镇定很多了,他看出了后者有些慌神,赶忙提醒道:“雷子,打起精神来,先把情况给tmd搞清楚,看看这刘福贵现在是在哪?”

    对啊!赫雷一拍自己的脑袋,反正工厂都在自己的控制之下,还有春修这伙外援,自己怕他刘福贵个毛啊,就凭他一个刘福贵还能翻过天来吗,想通了这些的他,心底顿时有了底气,说起话来也比刚才要稳重了许多:“刘总,你现在在哪里?云鹏找到了吗?完毕!”

    “那些等回头再说,我问你,工厂现在怎么样?完毕!”

    赫雷看了杨步伟,后者点了点头,赫雷会意的说道:“一切正常,刘总你吩咐过的嘛,要看好工厂。我也向你保证过,人在工厂在,人亡,工厂还得在,所以我……”

    “行了,在就好,你给我听好了,现在事情有些变故,我被一伙人追杀在,你务必给我加派人手看好工厂,可千万把工厂给我守住了,我这就赶回来,完毕!”

    被突兀打断的赫雷,牙咬的痒痒的,不过现在不是发作的时候,他佯装很关心对方道:“什么?刘总,你在被人追杀,谁tmd吃了豹子胆了干做这种事,当我们集团没人是吧,刘总你说,你在哪里,我立刻带人去接应你。完毕!”

    “不用,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给我看好工厂,别的什么都不要做,更不要离开工厂,明白了吗?完毕!”

    “可是,刘总,你那边……”

    “别tmd跟老子废话了,老子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我这边不要操心,你要操心的是工厂,好了,不和你说了,老子要赶路了,有紧急情况在联系你。完毕!”

    “滋滋滋!”赫雷手中的手台只剩下混乱的嘈杂声。

    “刘福贵,我操你大爷的,死到临头了还拽你妈个毛啊,看回头老子不亲手活剥了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