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八章他还活着(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零八章他还活着(三)

    稍事休息后,黄勇开始思考接下来的事情,今天自己所遭遇的种种显然是有预谋的,很显然有另外一只幸存者团队盯上了工厂。︾,

    关于这点他倒并不奇怪,换做是他,如果自己知道城市里有这么一个物资储备丰富,墙高城厚的避难所时,定然也会打它的主义。

    何况这个幸存者队伍,无论是人数还是装备都有足够和工厂一拼的实力。

    黄勇并不知道刘福贵现在也和他一样,正处在逃跑的路途之上,但有一点他却和后者有着想同的想法,那就是尽快的赶回工厂。

    黄勇慢慢的直起身子,屋外的大雪将交警执勤厅的窗沿积了厚厚的一层白雪,黄勇瞅了半天,也没能从雪幕中瞅出个所以然来。

    现在就走,黄勇当下做了决断,或许此时屋外的能见度会给他的行动带来很大的麻烦,但这也同时会降低自他被周边的丧尸发现的机会。找到一辆可以行驶的汽车作为代步工具是他急需要做的一件事。

    “扬哥,有车子在朝工厂方向驶来,需要我们出去拦下来吗?完毕!”

    杨步伟和赫雷坐在沙发上正悠闲的醒着酒,手下这次通报让他们立刻来了精神。

    “刘福贵!”他俩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道出了这三个字。

    杨步伟嘴角弯起了一道笑容,他一把拿起手台,站到窗口道:“你们不要妄动,放那辆车靠近,至于下面要干什么。雷哥待会就下去,你们听他的安排。知道了吗?”

    “是,扬哥!“

    赫雷赶紧把鞋给窗上。为了不打草惊蛇,他先是跑到了三楼的一间大会客厅前,那里面所关的人都是工厂的原班首位人马,赫雷一进屋就揪出了两个瘦弱的黄毛小子,这二人之前正是接替离开工厂看守职务的家伙。

    赫雷默不作声的盯着二人看了一番,直看的二人心理发毛,搞不清状况的他们,只当是前者要对他们下毒手,心理素质稍差点的看守则干脆出声哀求道:“雷……雷哥。我们在工厂也就是混口饭吃,我们都是底下人,所有安排都是听上面的,要是过往有什么得罪雷哥的地方,还望雷哥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咱们计较啊!“

    赫雷不置可否的冷哼了一声,他这一哼不要紧,把本就紧张的要死的看守,吓得是浑身一哆嗦,竟然从裤脚流出了一摊热流。

    赫雷见状。知道自己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便沉声道:“呐,我们都是兄弟,有些事情俺想你们也都清楚。刘福贵现在已经是大势已去,没必要在为他卖命。况且他过去把你们当什么?那就是狗啊,稍有不如他意。那就是直接丢出去喂丧尸啊,跟这样的老大有tmd毛的意思啊。现在呢。有新的老大即将接管这里,我他娘的可以告诉你们。那绝对比刘福贵这个老家伙来的靠谱。我就问你们一句,是想和新老大混,还是继续死守着刘福贵的衷心不放?“

    这些集团底层的人员哪里谈的上对刘福贵的忠诚,说白了,他们就是墙头草,只要能活命,只要能给他们口吃喝,他们才不管上面人是谁,哪怕是个畜生,对他们来说都没任何的问题。

    “雷……雷哥,我们当然是愿意跟新大哥混啦!还望雷哥帮忙在新大哥前美言几句啊!“

    “嗯,不错,还算上道!“赫雷大掌一抬,重重的在二人肩膀上一捏,他这蛮力的手劲,哪里是常人所能承受的了的,被捏的两名手下,顿时眉毛就皱了起来,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敢多言,还勉强的对着笑容,哈巴狗般的期盼着赫雷的下文。

    “呐,想要和新大哥混,那就要表出你们的态度……“

    “雷哥,这个你放心啊,我们绝对效……“

    赫雷话未说完就被突然打断,已他的暴脾气怎会不上火,这不他的两道虎眉刚起,就让插话的手下生生的朝肚里咽了口涂抹终止了自己接下去未完的话语。

    “这衷心你说的不算,老子说的也不算,你tmd要拿出点实际的东西来?“

    “雷……雷哥,你的意思是?“手下颤颤巍巍的不敢多嘴,深怕惹恼了这尊煞神。

    “现在有一个给你们表明立场的机会,就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胆量去做这件事?“

    “有!“

    “我们有!“

    两名手下没做思考先后应是,赫雷摇了摇头:“别答应的那么快,老子tmd告诉你们,这件事一旦你们接下了,就得给老子做好,否则一旦做砸了,就不要怪老子不念过往兄弟的情分。“

    “这……“一名手下显的很犹豫,他从赫雷说话的口气里意识到对方所说的这件事绝对不是件容易做的事情,搞不好还会有生命危险,不过就在他两难之际,身旁的伙伴倒是果断的回复赫雷道:”雷哥,你放心吧,这活既然我们说做了,那就一定要做好,希望到时候雷哥看在咱们做好的份上给咱们在新老大面前多多美言几句。“

    “这事自然,老子赫雷何时对自己弟兄失过眼,不过老子可是有言在先,事成了少不了你们的好处,但是你们要是把事情搞砸了,让老子难看……“

    “雷哥你就把咱们丢出去喂丧尸!“

    “好!够爷们!老子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赫雷用力的拍打了一下道出此言的看守,可另一个仍处在犹豫状态的看守则哭丧着脸,恨不能把同伴给爆打一顿,他居然也不看看他的意见,就这么随便的答应了,他这答应不要紧,连带着把自己也拉进了沟里。

    “雷哥,你说吧,要咱们怎么做?“

    “很简单,一会刘福贵要会工厂,我要你们立刻回到大门那,还像平时执勤那样,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你们的任务就是把刘福贵给骗进大门,不要让他发现异样,只要他顺利进入工厂,那你们的任务也就算是完成了,至于接下来就没你们的事了,我会处理的。懂了吗?“

    “雷哥,你是说刘……刘总待会要回工厂?“刚才还成竹在胸的看守,一定让自己对付的对象是刘福贵,顿时像阉了气的菜苗,没了神采。

    赫雷一看对方表情,立刻不爽道:“是刘福贵,咋了怕了?tmd老子之前可是和你们说的很清楚,这事你们要老子丢脸了,可别怪老子把你们丢出去喂丧尸啊。你俩现在什么情况?做还是不做?“

    “做……做,当然做!“手下忙不迭的答应,生怕晚了一步,惹恼对方,改变注意,真把他俩给丢出去做丧尸的大餐。

    赫雷显然已经忍耐到了极限,他不耐烦的抬脚朝二人屁股就是一脚:“我**的,那就给老子快点动身啊,还他娘的在这杵着搞毛飞机啊,绣花呢!滚,都给我滚!一会都tmd机灵点,别给老子丢人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