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二章 他还活着(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一十二章 他还活着(七)

    ps:感谢逝去独舞的月票,感谢悼武华夏的打赏!

    生死存亡之际,杨步伟的这席叫骂响彻仓库。他的话语也让近乎疯狂的赫雷稍稍冷静了一点。

    杨步伟这小子现在的确不能死,否则等春修一回来,那自己可当真是百口难辨了,赫雷并不清楚这个杨步伟和春修究竟是什么关系。不过在有限的接触时间里,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的,就是杨步伟此人在对方这个团伙内部还是有一定地位的。

    所以今天如果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让他有任何闪失的话。恐怕对自己是没有丝毫好处的。

    寄人篱下,赫雷纵使有千分不甘,此刻为了前途和小命他也不得不向命运低头,他愤恨的低骂了一声,放下了枪。

    “很好!很好!”见赫雷放下了枪,杨步伟也松了口气,他努嘴对着身后的刘福贵说道:“刘……刘总,都……都解决了,你可以走了!”

    刘福贵点点头,同时又指了指大门处,杨步伟立刻会意的子哇乱叫道:“快,快,快去给刘总开门啊,都tmd还在那杵着搞毛线啊!”

    手下们被他吼赶的一窝蜂的朝大门跑去,三下五除二的就把大门给打开了。

    “云鹏,你先把车开出去!”刘福贵害怕≠,..途中生乱,保险起见他先让刘云鹏驾车离开工厂这危险之地,这样即便待会有什么变故,他也没了后顾之忧,大可放手一搏。

    刘云鹏有些担心父亲的安慰道:“爸。那你呢?我们一起出去吧。”

    刘福贵心中一暖,难得的挂起笑容回道:“放心吧。老爸一会就去,你先开出去等着老爸。听话!”

    刘云鹏四下望了一眼。有些拿捏不定主意,刘福贵见状把杨步伟往身侧一拉,对着前者打包票道:“儿子,老爸手上有他这个挡箭牌,不会有危险的,所以你赶紧把车快出去吧,老爸随后就到!”

    刘云鹏还想说什么,但深知自己留在此地除了给刘福贵徒增负担之外,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所以索性他一咬牙:“好,爸,那你当心,我在门外等你!”

    看着刘云鹏顺利的将车开到了仓库大门之外,刘福贵的心也定了一大半。

    “呵呵,刘总,你看一切都按你说的做了,这个是不是……”杨步伟他轻轻的拿头碰了碰刘福贵抵在自己脑门的枪口,示意后者把枪拿开。他不敢有大的动作,深怕对发一个不注意搞出个擦枪走火,那他可就哭都没眼泪了。

    “别这么着急嘛,你还得陪我走一段。等我安全离开这里之后,自然会放了你。”言罢,刘福贵手下加力。将杨步伟推向前去。

    二人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步步朝大门处走去。赫雷不依不饶的跟在他们身侧,毫无办法。

    “爸!”刘云鹏望着步出仓库大门的刘福贵。心理激动万分。

    “嗯!”刘福贵点点头,他缓缓退至车侧,反手将门打开并轻声在杨步伟耳边道:“你站着别动,另外叫你的那帮手下全部退到仓库里,并把大门关上。等我上车后就会放你走!”

    “好好,刘总,你说怎么搞咱就咱们搞,一切我你说的做,不过你说话可得算话啊!”

    刘福贵没有做声,直接拿枪把敲了敲杨步伟的后脑勺算是做了回复,后者自知自己多言了,不敢怠慢,赶忙举手冲着手下喊道:“快,快,你……你们赶紧的退回仓库,把大门关好,记住,没……没我的命令谁都tmd不许出来。”

    手下可是巴不得他这么说,根本就没人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出去以命相博的救他。

    “刘总,这大门也照你说的做了,你看是不是可以……”

    “很好!你做的非常好,感谢你的配合!你现在可以……”刘福贵猫腰钻进了车里,随后对自己的儿子做了个准备发动车子的手势:“滚吧!混蛋!”

    “啊哟!”杨步伟一声惨叫,毫无防备的他被刘福贵这突如其来的一脚给弄了个狗吃屎。

    汽车轰鸣而去,留下一路的尾气.

    “我操你大爷的刘福贵,这个仇老子迟早要和你报。tmd你们都在那里看毛啊,老子都这样了,还不快来扶老子进屋?”

    “哦,是是是!扬哥!”

    “爸,你的伤怎么样了?”眼睁睁的看着父亲为了自己的安危而被敌人毒打,刘云鹏心理很不是个滋味。

    刘福贵把脸凑近倒车镜左右看了看,乐呵呵的开玩笑道:“呀,老爸快成国宝咯!”

    “爸,对不起!“

    刘福贵宠溺的摸了摸刘云鹏的后脑勺,不管怎么说今天虽然经历了这么大的风险,而且还被人家揍的这么惨,险些连命都丢了,不过看着儿子成长的份上,他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儿子啊,放心吧,老爸没事,就这点伤对老爸来说就跟挠痒痒差不多。“

    刘云鹏沉默了片刻,似是在斟酌什么似得,刘福贵瞧出了儿子有心事,便开口问道:“云鹏在想什么呢?“

    显然刘云鹏没料到刘福贵会看穿自己的心思,他不太好意思的说道:“那个爸,李慧如的事情……“

    刘福贵一听“李慧如“三个字,刚刚松懈下来的心情猛的一提,此时的他甚至比之前被人拿枪指着脑袋还要紧张。正当他在寻思着如何搪塞儿子的时候。刘云鹏说了一席让他大为吃惊的话语。

    “爸,李慧如的事情是我错怪勇哥了,我实在没想到这一切原来都是那个王八蛋狗日的赫雷一手策划的。我还傻不拉唧的想和他联手,都是因为我害的老爸你被人家给弄成这样,仓库也因此丢了,勇哥还下落不明,爸真的对不起啊,我……“

    现在轮到刘福贵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不说话,反倒让刘云鹏误认为是他是在责怪他,弄的刘云鹏连声道歉:“爸,实在对不起,因为我让你丢了工厂,失了手下,还被人凌辱险些丧命,我真的是……“

    “好了,云鹏,不要再说了。“儿子诚意的道歉让刘福贵多少有些内疚,毕竟有关李慧如的事件的真实情况他是非常清楚的,换而言之今天发生的这一切,根本有一大半就是他亲手造成的,要不是他当初命令黄勇干掉李慧如,又怎会爆发后来的儿子与前者水火不相容,如若没有这些事情,赫雷又如何有机会怂恿儿子出工厂。

    所以说来说去,自己今天遭的这般罪也算是老天对自己的惩罚吧:”一切都过去了,记住儿子,凡事向前看,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既然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那重要的是在日后千万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明白吗?“

    “这个我明白,爸!“刘云鹏用力的点了点头,只是他的神情很快有落寞了下来:”爸,现在工厂没了,咱们的落脚点也丢了,那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去哪里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