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三章 狠下杀手(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一十三章 狠下杀手(一)

    刘福贵低头想了想,道出了四个字:“咱们回家!”

    “回家?”刘云鹏有些莫名的扭头看了眼刘福贵,工厂都丢了,家从何来呢。

    “对,回家!”刘福贵肯定的重复道。

    “可是,爸,我们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家啊,你的意思该不会是回咱们自己家吧?”

    “嗯!回自己家!”刘福贵似乎心思很重,答话都显的心不在焉。

    “那咱们回哪个家?”一方大鳄名下有个几套房子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何况是刘福贵这样腰缠万贯的大富豪。

    对于一个普通老百姓要穷极一生才能买的起的住房,在他们这类人眼中不过是拔拔毛而已。

    所以刘云鹏搞不清楚刘福贵口中回哪个家,也实属正常。

    “别墅!”

    “别……别墅?“刘云鹏不置可否的重负了一遍。

    “嗯!“刘福贵轻哼了一声,其实对于去别墅这个选择刘福贵也是实属无奈,如果只是他一个人求生的话,他是断然不会选择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的。

    想当年什么样的苦生活他没有经历过,也正是有了过往那先不堪回首的过去,才成就了他今天这番宠辱不惊的性格。

    更何况■,..现在这个世道,想要找处住所何其简单,唯一困难的不过就是如何安全的生活下去。

    然而他可以无所顾忌的这样过活,但刘云鹏呢,难道要让儿子也跟着自己在这样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里惊恐的生活下去吗。这对于爱子如命的刘福贵是断然不能接受的。

    所以他才决定放下尊严去别墅那边碰碰运气,以期对方能够接纳他们父子俩。

    “可是爸。别墅那帮人会同意我们住下吗?“对此刘云鹏心有疑虑,毕竟他们非亲非故。而且在这世道下多一个人就等于多一口粮,如果换做是他自己,他肯定是不会那么大方的接纳并白白养活一个外人的。

    更为重要的是就在前不久,他还因为杨雪的事情和对方起了冲突,自己当时可以说是相当嚣张的污蔑了对方一众,所以……他现在着实是后悔当初不成熟的举动。

    “应该问题不大,别墅那帮人品性方面还不算太坏,总之到目的地见机行事吧!“刘福贵何尝不知道这其中的难度和道理,但此时此刻他没的选择。除了别墅外,他实在没有其他可以投靠的盟友。

    不过说到底,他还是很庆幸自己当初决定建立交易渠道这件事情的。要不是当初自己明智的策略方针,现在恐怕也只能带着刘云鹏另觅住所了。

    老爸既然这么肯定的说了,刘云鹏自然没什么异议,他只希望到时候一切都能如他们所愿的顺利。

    杨步伟仰躺在沙发上,袒露着上身,屋内的空调高速运转着,他可不管什么废油费电。节约之类的琐事。他刚刚昨晚取弹手术,左臂肩头的伤口隐隐作痛,刘福贵的御用医生正在为他做最后的清理。

    “你tmd就不能轻点啊,想tmd疼死老子吗?“

    “啪啪!“刘医生不知道自己这事第几次被对方甩耳光了。这在过往刘福贵手下做事时是从未遇到过的事情。可现在他是敢怒不敢言,对方手里擒着的手枪随时都可能一枪崩了他的脑门。

    杨步伟正在起头上,情绪极不稳定。他怎能不火大,原本右臂的箭伤还没愈合的。现在左臂肩头又被子弹打了个窟窿。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在他看来都tmd是那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赫雷。

    赫雷此时四平八稳的坐在房间一侧。嘴里吊着个香烟不停的吐吸着,桌边的烟缸里横七竖八的补满了烟头。他也很郁闷,眼看着就要到手的肥羊,就这么在他们一众人的眼皮底下给跑了。

    这说出去简直就他奶奶的是个笑话。而他觉得造成现在这个局面的都是正在疗伤的怕死鬼杨步伟。

    房间的二人各怀心思,经过刚才的刘福贵逃脱事件之后,他俩现在心底互相埋怨,谁也瞧不上谁。

    杨步伟一想到当时赫雷想至自己与死地而不顾的态度,就大为光火,终于在伤势疼痛的刺激下,他爆发了。

    “赫雷,我**的要老子说你什么好,春老大怎么吩咐的?说好了一切等他回来在对付刘福贵,你tmd倒好,这回解恨了?让人家跑了你快活了?操你大爷的,还把老子害成这样!“

    赫雷的脾气众所周知,被杨步伟这样指名道姓的谩骂他怎能忍受的了,他蹭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插着腰回击道:“你大爷的,我把你害成这样的?你y的自己无能还怪老子,要不是你这傻b让刘福贵劫持会让那斯跑了?我看你挨枪子就他妈的是活该!”

    “啥!你说啥!”杨步伟一把推开了还在为他包扎伤口的刘医生,提枪在赫雷面前边晃悠边狂吼:“你tmd个猪脑子说老子活该中枪子?你tmd有种的再说一遍!”

    这回赫雷选择了沉默,他虽然脾气火爆但还不至于傻到对着一个拿枪的人谩骂,见对方哑了火,杨步伟来了劲头,他更加肆意的用言语侮辱赫雷:“怎么不说话了,刚那条狗说老子怕死的?你倒是说啊!”

    赫雷强压着怒火,冰冷的枪身不停的被杨步伟抽打在他的脸上:“赫雷,你tmd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啊,你算个p啊,你不过就是刘福贵过去养的一只狗,而且还是一直被弃用的狗。现在好了,我们收留你了,你就得瑟了?你给老子记好了,狗永远是狗!叫的再响他也终究是狗!”

    狗!这个字如同一把力刃直插赫雷的胸口,是啊!自己算什么?自己废了这么大的力帮对方拿下了这间工厂,到头来被人说成是条狗。

    赫雷胸口起伏的频率越来越不稳定。杨步伟的话让他认清了一个道理,今天的事情之后,自己根本就不要妄想还能在对方这个团伙中得到什么便宜,估计待春老大一回来,等待他的就是严厉的触犯,甚至是死路一条。

    杨步伟依旧在那里不依不饶的喋喋不休,赫雷双目注视着他,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小,他的双瞳中只有对方那越动越快的上下嘴皮。浓烈的杀意在周身泛起。

    杨步伟丝毫没有注意到赫雷的变化,此刻他正忘我侧沉静在侮辱对方的快感之中。

    傻b,白痴,废物一个个辱人自尊的词汇从他的嘴巴里冒出来,就当他再次准备用枪身拍打赫雷脸部的时候,赫雷动了。他已雷霆万钧之势,钳住了杨步伟的手腕,使得后者动弹不得。

    “你tmd要干什么,快放开老子!”杨步伟终于发现了赫雷的不对劲,对方那双煞红的眼神,霎时害人,他被怔住了,有些胆怯的想要后退,可却被赫雷死死的控制在原地。

    “你……你不要乱来啊,t…tmd老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也没好果子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