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四章 狠下杀手(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一十四章 狠下杀手(二)

    赫雷用力下压,杨步伟死命的抵抗,只可惜对方蛮牛般的气力在他一切正常的时候都难以抗衡,何况是在现在左臂受了枪伤的情况下。¢£,

    这回杨步伟是真的怕了,对方的意图相当明显,这就是打算要自己的命啊,杨步伟想用枪攻击对方,可拿枪的右手根本无法动弹,他只得咬着牙,忍着巨疼抬起左手胡乱的在身侧的办公桌上摸抓,希望能抓到个利器帮自己脱身。

    “雷子,快快快松手,大家兄弟一场,有话好好说嘛!你看你这事要干嘛!”杨步伟见来狠的不起作用,只得堆上笑脸开始和赫雷套近乎,只是赫雷早就是杀心已定,根本不会被他这些所谓的兄弟屁话所动,他冷冷的低声阴笑道:“兄弟一场?hoho,原来扬兄原来也会把我这条丧家之狗当兄弟啊,那这么说来扬兄岂不是也成了狗了。”

    杨步伟青筋一蹦,但旋即便舒展了开来,不得不说这赫雷的大嗓门一直以来都让人印象深刻,可当他沉声低语时,那感觉也是足够骇人:“啊呀!雷兄啊,我刚才那说的都是酒话啊!”

    杨步伟费力的扭头朝身后满是空酒**的茶几撇了撇嘴,示意自己刚才的那些混帐话完全是醉酒之言,不能算数。

    “酒话!呵呵,哈哈!”赫雷突然放声大笑起来,那震天响的笑声让人打心底发毛:“很好,扬兄原来刚才说的都是酒话,那不知道扬兄知不知道酒后吐真言啊。看来我还真得要感谢这些酒嘞,要不然怎会知道扬兄的心中的真实想法啊!”

    “误会!误会!呵呵!全都是误会啊!雷兄你可别往心理去啊!”杨步伟假意的打着哈哈。可右手却一直背在身后悄悄的在桌上摸索着。最终他将一个茶壶选作了他攻击武器。

    “误会,我去你妈的误会吧!”

    “啪啪!”

    “这tmd是还你刚才抽老子脸的!”

    “啪啪!”

    “这tmd是还你刚才骂老子狗的!”

    “砰!”“咔嚓!”茶壶碎裂的稀巴烂。可见杨步伟这次突袭力道之大,不过用了这么大的力,他也没讨到多少的巧,左臂刚刚被缝合的伤口再次被震裂了,而最为要命的时,赫雷竟然安然无恙,除了额头被敲破了一个窟窿外,人家就像是个没事人,纹丝未动。

    鲜血顺着额头滑落到眉前。赫雷顺势摞了一把,随后用舌尖在沾满血迹的手掌上添了两下。

    原本他还打算留着杨步伟一条活命,以好胁迫他命令他的手下离开工厂,可现在他改变主意了。对方刚才的举动等于是给自己递上了一本死亡申请书。

    “呵呵,呵呵!雷兄,手误,刚才那绝对是手误!我……我无心的啊!”杨步伟面色死灰,他真没想到这个五大三粗的赫雷居然这么耐操!如此厚实的紫砂沙壶砸在他脑门上居然连晕都没晕到他。真tmd是个怪物啊!

    “啊!疼疼疼!”赫雷猛的将杨步伟的左手拗向其胸前,疼的后者是子哇乱叫。不过这个叫声也就持续了几秒,便随着一声枪响戛然而止了。

    当董事长办公室外的两名看守推门而入的时候,杨步伟已经断了气,他无力的跪倒在地。头靠在赫雷的大腿上,两眼圆睁,样子甚是恐怖。

    “你……你杀了扬哥!”手下颤抖的举起手中的刀具。

    赫雷缓缓的转过身。面色狰狞,额头上的鲜血已然染满了他的半边脸庞。他似是没看见两名手下似的,一脚将靠在他身上的杨步伟踢飞了出去。

    做完这一切。他提着手中的枪,迈步走向了沙发,身子往后一靠坐了下来,伸手从桌上拿了**还剩半**啤酒的酒**,一饮而尽。

    “喂,你……你这个家伙竟……竟然杀了扬哥!”

    “砰!”

    “啰嗦!”赫雷手中的枪还在冒着黑烟,他用力的将喝尽的酒**往桌上一掷,转手就又是一枪。

    “砰!”另一名手下也应声而倒。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赫雷就干掉了三个活人,这让刘福贵的贴身医生看的全身发抖。

    “你,过来!”赫雷扭头指了指畏缩在角落里的刘医生,后者吓的连连后退:“雷……赫雷,我……我和你没有利益冲突,你……你别杀我啊!”

    “tmd,老子有说要杀你嘛,老子是让你过来给俺包扎!操,瞧你那娘们像,怎么跟刘福贵后面混的。”

    一听对方暂时没有杀自己的意思,刘医生稍事心安,不过地上的三具死尸还是让他后怕,他蹑手蹑脚的避开地上散布的鲜血,打开药箱开始着手为赫雷包扎。

    赫雷将枪横在胸前,以便能第一时间掏枪做出反映,他现在的大脑在飞速的运转着,杨步伟已经被杀,这就意味着春修这个团伙他是不可能再有立足之地了,而刘福贵那边他更是别想回去。

    事已至此他要么自立门户,要么夹着屁股苟且偷生。对于后者,当惯了扛把子的赫雷自然是不会多想。那么对他而言就只剩下自立门户这一条道可走了。

    可自立门户谈何容易,至少这工厂里春修手下的那伙人就没可能跟着自己走,就算他们真的愿意,赫雷也没那个信心去带领他们,他可不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总是提防着被人背后捅刀。

    不过刘福贵的那般被关押的人马倒是可以动员利用一下。

    如果成功,人员方面就不用愁了。而且日后就算正面与春修发生冲突,自己也有一拼之力。

    人员的方面一旦解决,那那接下来要考虑的自然就是立足点了,这件工厂无疑是最好的根据地,物资丰富不说,城防也够坚固。

    只是目前情势不够明朗,一旦春修一伙人回到工厂,那是少不了也和对方刀枪相见。

    这势必会引起周遭丧尸的注意。回想起最初被丧尸围城的那段日子,赫雷立刻打消了将这件工厂占位己有的念头。

    不过工厂可以不要,里面丰厚的物资他可没打算留下来,就算带不走全部,也得尽其肯能的能带多少算多少。

    时间紧迫,想通了的赫雷说干就干,他推开正在为他包扎的刘医生,提脚就朝屋外走,他现在需要尽快的说服被关押在3楼的刘福贵的原班手下。

    如果能得到他们的相助,那就算待会春修一行及时赶回,他也不担心自己无力抵抗。

    行至大门处,他又突然停下了脚步,回身瞧了眼屋内,顿觉不妥,自己这一离开,万一楼下那帮家伙上来通报什么事情发现了此地的异样,那自己麻烦可就大了。

    正所谓双拳难敌四腿,就目前而言,自己终究还是一个人,再未得到楼上那帮弟兄的支持之前,还是不要托大为好。

    可眼下该如何嗜好呢,赫雷将目光锁定在了瘫坐在地的刘医生身上:“你给我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