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 反客为主(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一十五章 反客为主(一)

    “想死还是想活?”

    “活!”

    “恩!”赫雷点点头,将低头跪在地上的刘医生提拽了起来,后者搞不清楚对方的用意,只当是要对他下毒手,吓的左摇右摆的挣扎并出声求饶道:“雷……雷总,别……别杀我啊!我和你没仇,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而且我……我是医生……你……你能用的上我的。↑,”

    “啪!”

    “你tmd叫毛啊!给老子把嘴巴闭上!”赫雷现在的脑子乱的很,他一把掌扇的刘医生是七荤八素,不过被他这一扇让后者立刻乖乖的止住了叫意,只是双眼流露出的惊恐依旧。

    “老子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刘医生不敢出声,害怕惹恼了对方,他点点头。

    “老子能信得过你吗?”

    刘医生仍然通过点头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好,老子就信你一次。”赫雷得到对方的肯定答复之后,松开了住着对方的双手,还特意帮其捋好了衣领,指着屋里的尸体道:“呐,刚才的场面你也看到了,这些人都是老子杀的。”

    “不不不,雷……雷总,我刚才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跟在刘福贵身边这么久,道上的事情刘医生怎会不知,这个时候不装聋卖傻,那是给自己找痛快。

    “tmd,什么你没看见!你y的知道老子要说什么嘛?你y的很聪明是吧?”可想而知,刘医生很无辜的为自己这番不当言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半边肿胀的脸庞就是最好的证明。

    “你大爷的。给老子听好了,老子话没说完前。你要是再敢多嘴,老子就在你着开个窟窿!明白了吗?”赫雷用枪口在对方胸前划了一个圈。意思相当明显。

    而刘医生则死命的点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直叫人怀疑他继续这样下去,会不会把脑袋给磕巴掉了。

    赫雷连推带拉的把刘医生给弄到了狼藉不堪的沙发坐下,自己则踱步到杨步伟的尸首前站定,抬脚踏在对方的脑壳上面,一边揉搓一边恶狠狠的道:“tmd,这个家伙想威胁老子,想要老子的命。看到了没有,这tmd就是他的下场,我可告诉你但凡和老子过去不的人,老子一定不会给他好果子吃。”

    赫雷现在的表情绝对配得上面目狰狞,尤其他身上还沾染着血迹,更让他看起来像个手段残忍的死神。

    他此刻的虐尸行为也足可以说明杨步伟之前对他的所作所为,让他是多么的震怒和气愤。

    如果说在这之前刘医生还在寻思着逃跑机会的话,那现在在看完赫雷这场虐尸秀之后,他是彻底放弃了。

    说实话。作为一名医生,开膛破肚,取肝拿肾的血腥场面那是经常见,按理说对待这一切他应该早就适应免疫了。

    可赫雷所做的事情。完全超出了一个正常人类所能承受的范围。杨步伟的脑袋在他的狂吼外加不断踩踏的攻击下,血肉模糊,不堪人形。

    所以有这样一个前车之鉴摆在那里。刘医生还有何胆再去做辱逆赫雷意思的事情。

    或许是一番折腾耗费了太多的体力,或许是酒劲上来让赫雷有些眩晕。他停下了脚下的动作,不过嘴上的吼叫却是依旧:“老子和你废那么多口舌。就tmd是要你明白,不要想和老子耍花样,如果你敢和老子玩阴的,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你。而且老子实话告诉你,我把这个人给干掉了,就意味着和这伙人撕破了脸皮,而你和我都是刘福贵的人,老子要是没好果子吃,你们也不会有好下场。所以识相想活的话,最好是听老子的话,按老子说的做。”

    恩威并施,这个小伎俩是刘福贵平常最爱使用的,而做为他的得力干将,就算拿捏的没他娴熟,至少皮毛也该学个一二。这不就连向来做事鲁莽的赫雷不都使的有模有样嘛!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道义这东西和自己的小命相比根本不值一提。刘医生跟随刘福贵多年,论交情那可比黄勇,杨步伟之辈还要深,而且对方待他有如自家人,给他的好处那就更不消说。

    所以赫雷现在对他来说那就是敌人,根本就不该和他废话。

    可是事实呢,为了活命,刘医生想都不用想的就老实点头应是,那双恳求巴结的眼神就似是一个乞丐在求食一般,可怜至极!

    “很好,还tmd上道。呐,只要你按老子说的做,帮老子度过了这次难关,老子不仅不会为难你,还同样会给你过往的待遇。但是记住了,不管什么时候,都别tmd想背地里阴老子。一旦让老子发现你有二心,哼哼!”

    赫雷的冷笑让人发毛,刘医生不敢正视他,耷拉着脑袋认真的聆听。

    “我要你做的就是待在屋子里,一会底下要是有人上来,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总之就是他娘的不能让他们进来,你懂得,这些要是别楼下那帮人看到,后果会是怎样,所以要想活命,你tmd就给老子机灵点。”

    原来如此,搞了半天赫雷要自己做的就是这些,他一直担心对方会让他干些难以完成,诸如杀人的危险勾当。

    待在房里拖时间,这个事情就算赫雷不说,他也会想尽办法去做好的,毕竟一会待在这里面的是自己,一旦被对方发现屋内的情况,就算人不是自己杀的,自己也是百口莫辩,搞不好对方连解释的机会都不会给自己,就直接让自己去见上帝了。

    兴许是对生的渴望,短短的十几秒的时间里,刘医生就想好了应对之策,他打着胆子开口道:“雷……雷总,这……这点你放心好了,要是有人上来敲门,我就说姓扬的受枪伤需要休息,不能外接面客。你看这样行不?”

    赫雷当时只是想了个拖延时间的框架,具体如何实施他还真没想过,现在听刘医生这一提及,咧嘴笑道:“不错,就这么干!哦,对了,万一那帮家伙说是有急事必须要面见姓扬的,你就让tmd来找我!或者通知我也成!呐,这个你拿着!”

    赫雷弯腰把已经被虐的不成人形的杨步伟翻了个身,从他的腰间抽出了台步话机,丢到了刘医生的身前,后者望着浸满血迹的手台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大爷的,望毛的呆啊,拿起来啊!”赫雷见对方傻b般的没有动静,立时怒吼,吓的后者赶紧拿起手台,慌张之余差点掉落在地。

    “你瞧你那熊样,怕个屁啊,老子可有言在先,待会你要是因为这样给露了陷,别怪老子回头不讲过往的兄弟情面。好了,我们把通话频率给对一下,等下记得就用这个频率和我通话,以往的那些千万别用,那帮家伙估计都有监控,懂了没?”

    “懂了,懂了,雷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