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 反客为主(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二十章 反客为主(六)

    “噗通”手下硬深深的栽倒在地,鲜血很快便将地板浸湿。赫雷的爆喝声随即响起:

    “想活命的就都tmd给老子住手!”

    赫雷的这一嗓子那可着实是震天响,估摸着整栋楼都能听的见,也因为他这一嗓子,扭掐在一起的双方,纷纷停了下来,扭头看向了前者方向。

    赫雷依旧一副醉鬼的模样,一口接一口的朝嘴里灌着啤酒,只是手中的枪还在隐约的冒着黑烟。

    “我日!给老子在这摆poss呢?”赫雷见双方都呆站在原地看着自己,不由火冒三丈,他指了指乔山道:“老子是叫他们停手,你们停个毛啊!赶紧的把他们给老子绑起来!”

    “是是是!雷哥,tmd没听见雷哥说的嘛,把他们都给绑起来!”

    赫雷摇着大脑袋,很是无奈的骂咧道:“真是废物,都tmd是废物!”

    正当乔山指挥手下将前来的5人无花大绑之时,其中一人身上的手台突然想起来呼叫声。

    “喂,楼上刚才的动静是咋回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完毕!”

    乔山第一时间将此人身上的手台给搜摸了出来,同时朝赫雷投向了征询的目光:“雷哥,这怎么办?”

    “tmd£,..真是麻烦!老子喝点酒都喝不安生!”赫雷重重的将酒**往桌上一放,起身朝携带此手台的那名看守走去。

    近身之后,他挥手示意乔山等人退后,而他自己则一把揪着对方的头发。俯身问道:“想活命吗?“

    “想想想!“看守满脸惊恐,连连应想。

    “那知道该怎么做吗?“

    “我……“

    “砰!“赫雷抬手朝天花板就是一枪。而后指着对方的脑瓜问道:”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吗啊?“

    “嗯!“看守眼泪都被吓的流了下来,那个不大的脑袋点头的频率都快赶上电动马达了。

    “行了。你处理吧!“搞定这一切的赫雷,又把这名吓的几欲昏死过去的看守扔给了乔山,他自己则缓步的走向窗前,悄悄的掀起窗帘的一角,朝楼下瞭望动静。

    “喂,tmd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出事了啊?完毕!”

    “要不要上去看看?”

    “等等,应该不会有大碍吧。”

    “是啊,我们一走大门这咋办。万一要是离开这段时间出个啥事,咱们哥几个都吃不了兜着走哦。”

    大门守卫的低语讨论声通过手台传的是一清二楚,乔山一听对方有上来的意思,不敢耽搁,一把拉过看守,并拿枪把打了对方脸蛋几下,恶狠狠的道:“呐,想活命的话,就给老子机灵点。老子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你要是不能拦住他们上来,那就去死。”

    言罢,乔山便把手台放在来看守的耳边。示意他可以开口说话了。

    看守畏惧的看了眼乔山手上的仿**,调整了下心情,接下来的话可是关乎到他自己的身家性命。所以他不敢有丝毫大意,他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话语听起来正常一些。

    “tmd。都吵吵个p啊,刚雷哥在发火。妈的都动枪了,你们那一通联系,差点害得老子丢了小命。完毕!”

    “啊!咋了?啥事这么严重?完毕!”

    “还tmd不是早上的事情嘛,行了,别多问了,你们把门给看好了,千万别粗岔子,现在雷哥和扬哥都在气头上,弄不好是会挨枪子的。完毕!”

    “哦!明白,你们也当心点。完毕!”

    通话完毕,乔山取回手台,朝赫雷望了望,后者在看了半天确认楼下没有动静之后,点了点头,重新回到沙发坐下。

    “大……大哥,我已经按你说的做了,可不可以放了……”

    “放了你?呵呵!”乔山阴阳怪气的一笑道:“这个我说的不算,雷哥说的算,要求求雷哥!”

    “把这帮家伙拉到雷哥面前去!”

    “是!”

    5个看守一字排开,全部跪在地上,等待着判决。

    赫雷扫视了几人一眼,杀意渐浓,在加之酒精的作用,不由让人担心他会立时挥枪大开杀戒。

    关系到生死存亡,5名看守也顾不得其他,纷纷哭丧着讨饶道:“雷哥,咱们都是你的自己兄弟啊,之前楼下的事情,我们这些做手下也是没办法,希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放过我们这些下面人吧。”

    这群看守根本就没搞清楚赫雷所谓何事会对他们下手,他们天真的以为前者还是恼怒于之前杨步伟谩骂他的事情。所以才会有此不着调的哀求之说。

    孰不知他们所提的这间事正戳中了赫雷的痛点之上,而后者直接用掷酒**的方式表达了他的态度。

    “哎哟!”酒**碰头的感觉可不好受,尤其发力者还是赫雷这样一个蛮力大汉。

    “哎哟你妈个头,自家兄弟,哈哈,别tmd跟老子搞笑了,你们也配和老子说自家兄弟。”

    “砰砰!”就在赫雷准备发火斥责看守时,接连从楼上传出了几声枪响打断了他的话语。

    乔山没等赫雷开口,便一个健步冲出房门,确认道:“雷哥,应该是顶楼的弟兄和对方交上火了。”

    “该死!”赫雷起身就朝外走,边走边道:“乔山你立刻带4个人到2楼楼梯口守着,这么大动静,楼下那帮蠢蛋肯定有所行动。你们2个给老子在这守着,都给老子长点脑子,别tmd回头让这几个再给老子跑了,都明白了吗?”

    “明白!”

    “那雷哥,顶楼那边不要派人去看看吗?”

    “恩,这事不用你操心了,老子亲自去,你们2个跟老子走。”

    分配完任务之后,赫雷带着两名手下快速朝楼上移动,不过他的目的地并非顶楼,而是3楼,他需要先行确认下3楼的行动状况,再做决断。

    一进三楼楼道,一股浓烈的血水味便铺面而来,这让赫雷不由眉头微皱,他把枪举了起来,瞄向前方。

    “我是赫雷,有气的给老子出来说个话。”

    “嘿,雷哥!您来了啊!啊!”没几秒就一个脑袋从门缝里露了出来,可很快便缩了回去。这完全是被赫雷的枪口给吓的,条件反射的就做出了上述动作。

    不过就这几秒的功夫,赫雷却瞧的清楚,见是自己兄弟,他也算舒了一口气。他放下枪叫道:“怕个毛啊,操,看清楚了是老子!你们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啊?交给你们的任务都解决了没?”

    “雷哥,都解决了。3个人,1死,剩下两个都在屋里绑着呢!你看怎么处理他们?”给赫雷做汇报的正是负责楼道清理工作的苗伟,赫雷点了点头:“嗯,先不管他们,一会统一处理!”

    “雷哥,楼上的弟兄好像遇到麻烦了。咱们是不是上去帮个吗?”鹏飞自知之前被赫雷训斥,现在极力想讨好扳回一程。

    “恩!没事,就楼上那3个小p孩现在已经弄不出什么大风浪了,走你们留下4个把屋里两个带楼下去,其余的都跟老子上顶楼会会那3个家伙。”

    “好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