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 背后使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二十五章 背后使刀

    对方的种种反应,让刘福贵愈发的相信姚如意就是之前突然杀出营救自己的4位兄弟。≧,

    当然让他得出这样结论的绝非仅仅是对方的说话的态度,最为重要的一点还是在他离开工厂之后,第一时间便和一直在外执行搜寻物资的姚如意取得了联系。

    不过那时的他还未遇到后面别自家兄弟反水的事情,这也便是他收到对方通话要求时持怀疑态度的原因了。

    姚如意一阵怒骂发泄之后,有些丧气的征询道:“刘总,现在工厂没了,咱们下一步怎么办?是否需要再打回去?完毕!“

    打回去?刘福贵不是没想过,但绝对不是现在,以他目前手头的实力,可打的牌实在太少。养精蓄锐,卧薪尝胆才是他当下最为需要做的事情。

    “暂时不打,对了,你那里还有几个弟兄?“完毕!

    “唉!“姚如意一声长叹:”雷哥,就我和另一个兄弟了,剩下的两位都被……“

    姚如意没有再说下去,弟兄惨死的模样他实在不愿意再去提及,他把话题一转:“刘总,我们去哪里和你碰头?“

    刘福贵经过一番权衡,最终还是决定选择相信姚如意的忠诚,打算把他和刘云鹏去往的目的地告诉对方。

    毕竟别墅方面能否同意还是未知,倘若对方真的答应让他们入住,那即便自己判断失误,姚如意等人同样反水的话,相信别墅方面也不会见死不救把他和儿子给交出去。

    再者说了。到了那个时候就算别墅方面想以交人的方式解除危机,恐怕以春修的为人也不会答应。

    而假如别墅方面不答应的话。那刘福贵也同样可借助这个机会,从旁观察清楚姚如意的底细。从而再做进一步的打算。正所谓一石二鸟,何乐而不为呢?

    “我们正在前往别墅的路上,你们也过来吧。完毕!”

    “别墅?”

    姚如意下意识的一句低语,让刘福贵忽然间想到前者是最近才给黄勇派出的小队绑回工厂的,他哪里会知道别墅这个地点呢:“那个,你刚不是说还有一个兄弟在嘛,你问下他是否知道我在这边买下的那间别墅的具体位置。完毕!”

    没多大会的功夫,听筒的那头便传来一阵细碎的话语声,想来是姚如意正在和另一位存活的手下讨论着有关别墅问题的事情。

    这不。没十几秒的时间,姚如意的声音再次想起:“刘总,你说的那个别墅是不是在……”

    姚如意简单的把刚刚得知的别墅的位置给刘福贵复述了一遍,后者在耐心的听完之后肯定的回道:“恩,没错,就是那里。你们抓紧赶过来吧,不过路上当心一点,那个叛徒赫雷他也知道我的这间别墅,所以难保不派人过去。小心为妙!完毕!”

    “知道了。刘总,你也万事小心,回头再见了,完毕!”

    通话结束。刘云鹏立刻出声问道:“老爸,咱们要不要去接应一下他们?”

    “不用了!他们自己能应付的了的!”刘福贵含笑的摇摇头。

    “可是老爸他们不是被丧尸围堵在吗?我们不去万一他们突围失败,那……他们可是老爸为数不多的可用力量了呀!”

    刘云鹏的这席话大大出乎了刘福贵的意料。儿子确实是较之以往有了很大的改观,这还是儿子第一次参与到外事当中来。他竟然会忧虑起家族的安危来。

    虽然考虑略显粗糙,但光是这份心就足以让刘福贵感到欣慰。

    他异常满意的摸了摸儿子的脑袋。祥和的说道:“儿子,放心吧,我相信他们会成功突围的,而且就算现在咱们两人前往,面对围堵的丧尸也起不到什么大的作用。何况咱们还有眼下还有更为重要的工作要去完成,不是吗?儿子!”

    刘云鹏非常轻易的就被自己的老爸给说服了,他略微一思索便点头道:“嗯,老爸,那咱们继续上路吧。”

    正所谓算无遗漏,不过这次刘福贵却犯了一个大错,大意的他完全没有意料到自己刚刚和姚如意的通话已经一字不落的全部通过频率传到了百里之外赫雷的耳朵里。

    后者此刻正在房间里放声大笑。

    “天意,这tmd就是天意啊!刘福贵啊,刘福贵,你y的别得瑟,老子一定会好好的给你送上一份大礼。”赫雷的脑海里已然浮现出一条诡计。

    他调整了一下情绪,故作哀伤状的打开手台道:“春老大,我是赫雷,实在抱歉,tmd那个刘福贵挟制扬兄,无奈之下给他跑了,不过刚才刘福贵那个傻b的余党刚和他用手台联系过,现在正在前往别墅的路上,我准备派人前往,你看可以吗?完毕!”

    手台沉寂了片晌之后,春修的大吼声随即传来,可能是他用力过猛,听筒鼓噪的让人有些听不清他的话语:“tmd,老子还没找你们,你们倒好,还好意思给老子通话啊,我问你们这么多人怎么能让那个刘福贵跑了的,tmd都是猪脑子吗?那个~杨步伟呢,叫他和我说话,尼玛的,我倒要问问这就是他跟老子保证的事情嘛?”

    赫雷悠哉的吸着烟,见听筒没了声响,他才慢慢的拿了起来,继续装孙子道:“春哥息怒,这次的确是我们疏忽大意了,被那个刘福贵取巧擒住了扬兄,这千不该万不该都是我们的错,该怎么处置全凭你说,我们没有异议。不过春老大,扬兄他因为这事……唉,挨了一枪,好险就挂了,这不刚刚抢救好,现在正在麻药期,没法和你通话,你看我们是不是要去拦截那个王八蛋刘福贵给扬兄报仇?完毕!”

    “报仇?报你大头鬼个仇,那个杨步伟怎么没tmd给一枪打死呢,真他娘的傻b一个,还有你个赫雷,老子回头在和你算账,你现在给我听好了,老子现在去收拾那个刘福贵,在我离开的时间里,你可给我把工厂看好了,你要是再tmd给老子弄出乱子来,就他娘的自行了断了。完毕!”

    通话结束,赫雷乐呵呵的把手台朝床上一扔,笑骂道:“和老子算账,你tmd先保证自己能活着回来再说吧。”

    别墅方面的事情,赫雷略有耳闻,他相信只要春修去了那里闹事,前者一定不会随随便便的就举白旗投降,正所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即便别墅那边算不上虎,但不管怎么样也多少能让春修这只虎的獠牙损伤一些。

    这样日后在和对方碰到,赫雷便有了必胜的把握。

    在他看来,无论是刘福贵还是春修都要为看不起自己而付出代价。而只有他们的死才能抚平他们对自己侮辱所留下的伤口。

    有了别墅去拖住春修,想来后者一时半会也赶不回别墅,所以时间上也就无需向之前那么赶集赶忙的了,无聊之余赫雷索性合眼打算小睡上一会以补充一下今天消耗的体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