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 颇不太平-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二十六章 颇不太平

    ps:感谢悼武华夏,qiaokeerdafu的月票

    春修自打给姚如意四人弄的灰头土脸之后,就一直守着手台在,他在等,他相信这帮救援刘福贵的人一定会联系刘福贵。

    不过让他大感意外的是,这伙人还真的大胆到用原来的频率与后者联系。难道就知道隔墙有耳,不担心被窃听吗!

    对此春修的手下倒也有明白人提出了异议,不过此时的春修早就被今天的种种气的火冒三丈,根本听不进手下的谏言和疑虑,他算是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让这个刘福贵尝尝他春修的厉害,否则这事要是传出去了,以后他还怎么在江湖上混迹。

    再者说了,从目前的形式来分析,刘福贵就算想耍诡计,就凭他手上的那点底牌,根本就兴不起什么风浪来,所以不足为惧。

    所以再和赫雷通话的同时,他早就命手下调整了行车方向,目标朝向别墅进发。

    不过随着路程的不断挺近,慢慢冷静下来的春修,开始重新审视起自己目前的决定,之所以让他感到有些不妥的地方,只要还是来自于别墅方面。

    诚然刘福贵的力量他的确可以无视,但别望了,就在一个多月前,杨步伟那厮可是带着3条枪7个人去往人f■,..家那里讨要物资,可结果事没办成不说,还挂了彩回来。

    所以一旦别墅方面接纳了刘福贵,那他们两家合一形成的这股子力量,他春修就不得不忌惮一二了。

    现在就不知道这刘福贵和别墅那伙子人的关系如何。一想到这里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突然出现的那4人。自己怎会连一个问话的俘虏都没有,弄的他此刻想折返回工厂。都没办法了。

    谁让自己刚才大话一说。正所谓泼出去的水想收也收不回了,何况还是在自己手下面前吼出来的。这自己要是临时改主意,那岂不是等于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春修可拉不下来这个脸面,不过安全起见,他还是决定做些防备:“所有弟兄都给我听好了,咱们这趟去的目的想来大家伙都很清楚了,就他娘的是去干那个混蛋刘福贵,刚才的事情大家 也都看到了,那个家伙差点把咱们给坑了。要不是咱们闪的够快,搞不好就tmd被丧尸给包饺子了,所以这个仇,咱们一定要报,这口气绝对要出,那今天谁要是能把刘福贵给老子报销了,老子保证不会亏待他。工厂有大把的女人,就看你们谁有这个本事回去享受了,完毕!”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春修自认对他的这帮手下的心理了解的特彻,他们都是被关在监狱里等待死刑的重刑犯,要不是这场末日灾难,恐怕早就tmd去见阎王了。

    他们这帮人被抓之前。那可是坏事干净,天天的酒肉食色,所以末日之后虽然小命得意保住。但枯燥的生活早就把他们别疯,至于女人这种生物。他们更是朝思暮想,可就是没机会碰到。

    现在春修提出用女人作为犒赏取得刘福贵人头人的奖励。他相信一定能激发起自己手下这批亡命之徒的血性。

    此时别墅里的众人心态各异,突如其来的漫天大雪弄的老徐等领导层有些措手不及。

    毕竟他们手头的库存余粮储备已经不多了,再加上杨步伟那伙人不知道何时回来袭击,所以尽早的将物资补充齐才能有足够的保障应对接下来随时可能发生的冲突。

    然而正这场大雪却将原本的计划全都打乱了,极低的能见度直接导致本该今天携带补给物资回来的老曹他们不得不将计划推迟。

    而没有天气预报的他们,根本无法预知未来的天气走向,如果天气一直如今天这般恶劣,那对于别墅的前景极不乐观。所以这如何不让老徐等人忧心。

    不过与老徐等人的担忧相比,这场大雪却给其余人带来不少乐趣,除去有任务负责警戒的人员外,大家伙都利用这难得的机会,重新体验了一把儿时的回忆。

    一群大老爷们你来我往的砸着雪球那是好不快活,而尉泱则带着芳芳在一旁安静的堆着雪人。

    小煤球则发疯似得在雪地里来回的狂蹦。唯一没有被这雪势动容的就要是杨雪了,她一大早在发现天气的异样之后,便舒坦的换了个身位,继续睡下了。

    在她看来,老天爷这么难得的给出这样一个睡觉的好天气,要不好好色睡他一觉,那就实在是太辜负老天爷的一番心意咯。

    雷瞳尽职的在楼顶做着警戒,这漫天的大雪毫无疑问的给他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然而越是这样恶劣的天气越要提高警惕,因为这样的天气恰恰可以为敌人的偷袭带来极好的掩护。

    王强今天是相当的郁闷,大雪封路权且不说,杨雪也没再如以往那般联系他,这让王强以为前者一定是在埋怨他说话不算数,没能按照约定的时间回别墅与之相聚。

    看着外面渐晚的天色,王强最后一丝返程的希望也破灭了,他知道想要今天回程是彻底的没指望了。

    看着守在窗前,两眼望天的王强,唐小权没由来的就想调侃他,他清了清嗓子,别有用心的唱了起来:“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这就是爱,糊里又糊涂!”

    王强听出歌中所指,扭头白了对方一眼,骂咧道:“好好一首歌,咋从那你嘴巴里冒出来就tmd像首丧曲。哥拜托你闭嘴吧,就别糟蹋这首歌了吧。”

    唐小权乐呵呵的回道:“施主,并非是老衲歌唱的不好,而是老衲唱出了施主的心中所想,从施主刚才的话中不难听出,施主现在的心情犹如奔丧啊,不知道究竟是何事让施主如此忧心冲冲呢?”

    王强两眼一瞪,没好气的回道:“是,老子心情确认如奔丧,你问老子为什么,就是因为你这个丧门星在老子身边,靠!”

    也许是受了天气的影响,老徐今天总觉的心神不宁的,预感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可这眼瞅着天色就要变暗,依旧一切太平。他只能暗叹是自己多虑了。

    习惯性的踱步来到顶楼阳台,雷瞳正弯腰使用望远镜,他的身上的羽绒服已经完全附上了一层白白的雪花,老徐轻轻的靠了过去,警觉的雷瞳猛的一回身:“谁?”

    “呵呵,是我,雷瞳,别紧张!”

    “哦,连长啊!今天这雪可是有够大的!这在南方应该不多见吧。”

    “是啊,记得上一次这么大的雪还是98年的时候,那时候也和现在一样,那脚往路上一踏,半条腿都能没进积雪里。”老徐边说边微笑着帮雷瞳身上的积雪扫去,并询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异常情况吗?”

    “一切正常,班长,不过照雪这么下下去,晚上警戒起来会有不小的麻烦哦!”

    老徐抬头看了眼天空,眉头微皱的说道:“是啊,不过没办法,咱们也只能倒时候加派人手,提高警惕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