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 有敌情?-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二十七章 有敌情?

    小煤球欢快的在雪地里驰骋着,它时而奔跑,时而跳跃,时而打滚,时而刨地,好不快活。

    楼顶的老徐在做了一番巡视之后,交待了几句便转身离去。

    送走老徐,华表重新回屋,有些倦怠的他,拍了拍冻僵的脸蛋,好让自己打起精神。

    抬眼扫了一下的众人,他发自心底的笑了,看着温泉鑫等人在雪地里你来我往的叫骂着,打闹着,他仿佛也回到了那无忧无虑的童年。

    这段时间大家伙的神经的确实绷的太紧,确实需要像今天这般做些放松。

    而为了能让众人安心的娱乐,自己必须打起12分的精神,做好自己的警戒工作。

    正当他准备拿起望远镜继续开始工作的时候,不经意间小煤球的一些举动引起了他的注意。

    原本一直在雪地里撒欢到不亦乐乎的小煤球,突然停了下来,安静的跪立在原地,两眼直视着前方。

    这个动作仅仅持续了数秒,很快小煤球便朝玩耍的人群跑了过去。

    “乖乖,球球你也来凑热闹啦!”王忠瑜险险的躲过了吴超掷来的雪球,心有余悸的道:“球球啊,去那边,找吴超陪你耍。”

    煤球见王忠瑜对他的阻拦没什么反应,便将目标锁定在了对面的吴超身上。

    后者一见小煤球朝着自己猛扑过来,这架势还真让他有些忌惮,他还是第一次见小家伙这么有攻击性。

    当然小煤球并非真的要攻击扑到前者。他在近得对方的身前之后,又拉又扯。围着大项打着圈的跑跳,弄的吴超根本无法在继续投掷雪球。

    相反由于小家伙的干扰。他的身上连连中弹,搞的他又气又脑的叫到:“俺地个亲娘耶,煤球啊,你这是闹那般啊,帮对面那个混球啊!”

    王忠瑜咧着大嘴哈哈笑道:“说谁混球呢?我看混球的是你吧,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懂不?连咱们小煤球都懂的道理,你个大老爷们竟然不懂,真是丢脸哦!”

    不对。华表凭借多年和狗打交道的经验,让他意识的情况不对,小煤球的此番举动绝非是在捣乱众人的游戏。

    相反,狗无论是听觉还是嗅觉都要比人灵敏上百倍,尤其还是像小煤球这样经过专业训练的犬类,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看着不停跑跳,想要叫吼,却又因为哑巴无法出声的小煤球焦急的模样。

    华表果断的发出了警告:“连长。可能有情况,请做好战斗准备,完毕!”

    老徐刚刚回到房间,还没来得及坐下。华表的话语让他神经一紧:“怎么?华表,你说清楚点,什么情况?是敌袭吗?完毕!”

    “这个……”华表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和连长解释。他总不能说是小煤球的举动让他得此结论的吧。

    “华表,说话啊!”老徐近乎吼叫起来了。

    “那个连长现在雪幕太大。我再确认一下,请那你先做好准备。完毕!”华表也不管老徐会有和反应。他是直接中断了这次谈话。于此同时他也对着楼下招呼道:“喂,同志们,都进屋,有情况!”

    他这一嗓子叫停了所有人的动作,大项拿手扬在额头四下里望了望仰头喊道:“华表,有啥情况啊?”

    “唉,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你们先回屋,安全第一!”华表很无奈的道,手上没有确凿证据的他当下实在有些为难。

    “尉姐姐,我们要回屋子去吗?”芳芳忽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还未造好的雪人,有些不舍。

    尉泱扫去前者身上的积雪,微笑道:“芳芳,一会可能有一伙大坏蛋要来咱们这里,所以我们必须回屋子,好让叔叔们去打跑打坏蛋。等叔叔们打跑了大坏蛋之后,姐姐在来陪你搭一个更大学雪人宝宝怎么样?”

    孩子总是天真的,一听说尉泱会给他搭一个更大的雪人宝宝,芳芳失望的心情顿时变得敞亮,她俏皮的蹦跳着道:”真的吗,尉阿姨,你说话要算话哟,你要陪芳芳造一个这么大的雪人宝宝。”

    芳芳用力的踮起脚尖,抬手比划了一个与他身高其不相符的雪人宝宝的高度。尉泱非常肯定的点点头:“好,就按芳芳说的,咱们就造这么大。”

    众人尽管对于此次警报颇有怨言,但还是遵照指示纷纷回到屋里。而老徐也匆匆忙忙的赶回楼顶,大门刚一推开,他便焦急万分的问道:“华表到底怎么回事?”

    事已至此,华表不得不将自己通过小煤球的异样而做出的大胆推断如实告诉了老徐,后者对此自然是有些怀疑,不过他更关心的是结果:“那情况究竟如何?确有敌情吗?”

    华表红着脸摇摇头:“连长……这个。。倒是还没有,不过我想小煤球不会无缘无故的这么躁动,现在看来,即便不是匪众那伙人来,应该会有别的事情发生,警惕点应该不会有坏处。”

    虽然透过望远镜华表没有发现任何活物的迹象,但他依旧坚信,小煤球的举动一定有所暗示,只可惜自己不懂兽语,否则真想问问对方想表达的意思。

    老徐非常明智,他并未就华表因为一只狗的反应而劳师动众的把众人给折腾了一番斥责对方,反而很肯定的点头道:“恩,你处理的很恰当,我们现在大意不得,任何一点异样都应当当作实战警报来处理。”

    老徐虽然这么说了,但对方的理解反倒让华表愈发的不好意思,毕竟大家伙可是玩在兴头之上,给他这一折腾,着实扫兴:“那连长,现在还是把警报解除吧。呵呵……”

    老徐看出了华表的尴尬,他掏出手台一本正紧的严肃道:“大家可能现在都心怀疑问,刚才为何华表会突然发出警报,其实这是我和老林今天零时商量的,为的就是利用这样一个天气看下大家对指令的反应如何。总体来说,这次的演习大家表现的还可以,对指令的执行还算迅速。希望在日后的实战中也能保持,好了,就这样,大家自由活动吧。完毕!”

    “连长,你这是……”

    “哎!”老徐摆手打断了华表的话语:“华表啊,我刚才那是实话实说,我和老林一直想找这样一个机会来测试一下众人对临战指令的反应,但你也知道前段时间大家伙时刻都保持着神经紧绷,要在那时搞这样一次演戏,起不到检验的效果。所以说您今天弄的这一出子,还真的是做到了出其不意,连我都给你调动了哦!哈哈!”

    老徐的爽朗的笑声算是化解了华表的尴尬,他用了的拍了拍后者的肩膀:“好了,华表,别多想了,你继续执勤吧,我先下去了,记得有事,不管大小,及时通报。”

    “是,连长,这个我清楚,你就放心吧!”

    “嗯!”老徐点点头,刚才的事情,也着实让他有些心惊,好在现在是有惊无险,他心理也算是常出了一口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