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章 意料之外的碰面(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三十章 意料之外的碰面(一)

    “大虎,把人物放大,清晰度调整清晰!”老徐连续下达两条指令,他需要尽快搞清楚来人的真实面目,以好做出正确的判断指示。

    毕大虎还算麻溜的在键盘上进行了一番调整操作,很快屏幕前镜头的人物开始不断的被调整放大。一切就绪之后,就等着此人抬头以示清真时面目了。

    刘福贵在进行了一番考察之后,对别墅的布局还算满意,不,准确的说应该是非常满意,至少如果让他来做这一切,他是绝对没把握能办到的。

    毕竟他只是个一方大鳄,但凡遇到此类事情,他完全可以花钱去顾专业人士来处理,根本无需自己亲自动手。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对老徐等人的钦佩。正所谓英雄惜英雄,当然他刘福贵自是不敢枉成英雄,何况他也不愿意当什么英雄,因为英雄的结局往往都是悲惨的。

    在他的认知里。只有活着才是赢家。但是在看了别墅目前的情况之后,他是真心喜爱上老徐这批人马,如若是自己手下有这样的一群人,自己又怎会沦落到今天这般地步呢。

    恍惚之余,刘福贵不禁有些感伤。摆头摇去脑中那些不切实际的杂念。

    这个世界上从不会有后悔药,也从不会怜悯失败者,所以埋汰抱怨不会改变任何实质性的事情,只有抬头向前看才是正途。

    对于别墅各种障碍陷进的设置,刘福贵那是非常的满意,但要轮到老徐等人在警戒方面的安排。他就相当的纳闷了。

    自己来到此地已经几分钟有余了,可是到现在为止别说是出来个人问话。整座别墅周遭连个活人的影子都没有。

    这样的预警措施实在是太过糟糕。

    只是刘福贵不知道,别墅的供电系统已然回复。他在楼下的一举一动都被处在监控室的老徐等人瞧的一清二楚。

    而他不了解的是,正因为对方怀揣着对他身份不详的疑问才没有贸然动手,要不然现在迎接他早就是数支利箭的攻击了,哪里还可能让他这么悠闲自在的呆在外面东桥细看的评头论足。

    既然没人出来相迎,刘福贵只好自己叫门了,他轻咳一声,算是清了清嗓子,就当他抬头准备出声的一霎那,徐仁杰眼疾手快的按了一下定格键!

    “刘福贵!”虽然由于楼下人头戴羽绒帽。受光线的影响,仅仅在显示器上露出了一个侧脸,但单单这个侧脸就足以让老徐断定此人就是刘福贵。

    似乎为了验证他的这番判断是否正确似的。楼下传来了高喊声:“老徐在吗?我是刘福贵啊,有事登门拜访!”

    “老徐,我们的判断没错啊,楼下的就是刘福贵!完毕!”手台传来胡晓东清晰的声音。

    是的,没错,这声音在配合这样貌不是刘福贵还能是谁。现在来人是谁已经弄清,但其目的呢?这个老徐是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

    “大家都听好了。我这就出去和刘福贵见面,你们仍旧俺平时训练安排的潜伏,不要妄动,老刘。我出去后,你负责指挥下。完毕!”

    “收到,你自己当心。完毕!”

    老徐将话筒调整到通话模式,以方便屋内的人监听屋外的动静。这样便可让他们及时的根据形式变化做出相应调整。

    “大虎,监控的事就交给你了。在我和对方会面的时候,尤其要注意别墅周遭的情况!”老徐临走前还不忘嘱咐毕大虎。

    后者点点头,事关重大,即便徐仁杰不出此言,戈子胜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嘘……,老徐长舒了一口气,接下来他要面对的可是老奸巨猾的刘福贵,说实话他心理没底,至少今天的接触和以往不同,他身后是被他视作家人的一众人们,而对方此次来意不明,万一出现什么叉子,都是他目前所不能承受的。

    “老徐,在吗?”刘福贵已经在门外连续扯开嗓子吼了5声有余,可整栋别墅依旧安静如故,没有任何的人影和回声,这让他不禁纳闷,这别墅的人都哪里去了。难不成遭遇了不测?

    他立刻否定掉了自己这个荒谬的想法。看看这丝毫未动的陷阱,如若真的是被人打劫了,这些障碍怎会还如此完好。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别墅的那帮人全都先行离开了。

    如果自己料想没错的话,那刚刚盘算好的计划可就得全部落空了。

    不管怎样,这鹅毛般的大雪太过冻人,还是先给住下在做计较。

    正当刘福贵寻思着从何处落脚爬如别墅之时,别墅内里的大门被打开了。

    “啊呀!我说是谁在外面大吼呢,原来是刘总啊,幸会,幸会,真是没想到啊,这事那阵风把咱们刘总给吹来咯!”老徐一出屋门就一路小跑朝大门出赶去,那架势就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友突然间偶遇重逢了。

    刘福贵对这种寒暄的场面早就司空见惯,所以他应付起来那自然是得心应手,他话中带笑的回道:“呵呵,哪阵风?当然是今天这股东北风咯。”

    “哈哈,不愧是刘总,你这应该是叫做踏雪而来吧。”老徐行至近前,抬手指了指天空,打着哈哈。

    “行啊,徐连长,真没想到这几日不见,你开玩笑的本领又见掌啊,好了,有朋自远方来,你该不会就打算让我在这屋外盯着寒风说话吧。“

    “啊哟哟,你瞧刘总你这话说的,就是我待见谁也不能待见你刘总啊,再者说了这房子都还是你刘总的,说到底我们这群人才是客呢。对了,刘总,你不然给你车里的弟兄也进屋弄杯热茶喝喝?“老徐反应也算极快,乐呵呵的就把重点给抛了出来。

    刘福贵多精明的一个人,他立刻就听出了老徐的疑虑,难怪自己来到此地这么半天都没人出来招呼,感情人家根本就是在担心自己这边的目的。

    不过刘福贵并未因为别墅方面的猜忌而感到生气,相反他对对放如此的有提防警戒意识而感到赞赏。

    他面挂笑容的明知故问道:“手下?哦,徐连长是说车里的人啊,呵呵,那哪里是什么手下,是吾儿云鹏!“

    “刘云鹏?“

    “对啊!“刘福贵转身对着停车方向摆了摆手,高声喊道:”云鹏,过来吧,咱们准备进屋了。“

    楼下刘徐二人的话,别墅内的众人听的都很真切,在听到刘云鹏三个字的时候,心底反应最为强烈的莫过于是杨雪。

    原本还出于半睡半醒状态的她,陡然间便变的清醒。对方的到来,让她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大虎,能看清车里的情况吗?完毕!“老刘最关心的就是车内的状况,毕大虎同样也圆睁着两眼瞅着屏幕。

    车门打开,刘云鹏缓缓的从车内走了出来,随手便将门带上,眨眼的功夫,毕大虎哪里能看清车内的状况,他只能无奈的汇报道:“老刘,太快了,看不清啊!完毕!“

    “知道了,完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