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八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三十八章

    “老林,关于刘福贵入住的事情,你有没有什么疑虑?“

    “疑虑?“老林想了想,自己原先怀有的几个疑问都在之前的交谈中得到了还算满意的答复,所以现在……他摇摇头道:“我倒是没有什么疑虑,怎么?老徐,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妥?“

    老徐低头沉闷了半晌才开口道:”也没什么,可能是我多虑了吧。”

    老林见对方欲言又止,心道是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赶忙道:“老徐,咱又不是外人,你有什么想法尽管直说嘛。

    老徐一听这话,知道老林肯定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出声解释道:”是这样,你没有怀疑过刘福贵来咱们这的动机吗?“

    “动机?“刘木华被弄糊涂了:”事情咱们刚才不都问清楚了吗?刘福贵这次不就是因为被赫雷出卖弄的无家可归才到咱这来避难的嘛!“

    “嗯,话是没错,只是……“

    “哎哟!“老林还是第一次见徐仁杰这幅扭捏的作态,他不由着急的说教道:”老徐啊!你咋也搞的这么娘们了,呵呵,有话就直说,我都快给你急死了。“

    老徐苦笑了一下,尴尬道:““我可能小家子气了点,我担心刘福贵这次前来另有目的。”

    “怎么说?”

    “你看已刘福贵这老奸巨猾的本事像是会被赫雷那样的人给忽悠吗?”

    “你的意思是他说的是假话?”

    “这个我不敢确定,但是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尤其是对付刘福贵这样的老狐狸。你根本就搞不清楚他想干什么。所以不得不让我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如他所说,工厂被夺。几经生死才跑到咱们这里来。”

    “那照你这么假设的话,他来此究竟为何?为别墅?他大可以直接向我们开口。而且我可不觉的刘福贵会为了这座小庙冒这么大风险跑来我们这里。为物资?那更不可能了,他们那里的食物可是足够他们吃上好几年了。“老林条例分明的阐述了自己的观点,说的老徐是连连点头:”是啊,老林,这也是我不太想说我这个推测的原因,感觉有点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唉,老徐,你这是哪的话,我们现在就像走钢丝。任何事情都大意不得。你看这个刘福贵会不会是为了李慧如的事情前来的呢?”老林并不知道李慧如事件的真实情况,如若他得知想要害杀前者的幕后黑手就是刘福贵的话,相信他绝不会再有上述疑惑。

    不过老徐就不同,他可以说是整个别墅唯一知道此事真相的人。所以他很肯定的分析道:“应该不会,这个我有考虑过,你想如果说李慧如真的到目前为止未归或遭遇了不测,从那个刘云鹏的脸上肯定能看出一些端倪。而且以刘福贵对这个儿子的关怀程度来分析,他是断然不会再带着自己的儿子前来,这不等于是让他儿子更加为此事难过嘛。换句话说。刘福贵要真的打算为了这个女人迁怒与我们的话,他大可以直接打过来,又何必来这出苦肉计呢?

    老林虽然和刘福贵接触不长,但仅通过见天短暂的交流之后。也对后者有了一定的了解和认识,所以他对老徐的推断表示赞同:“嗯,说的也是。我看这个刘福贵也不太像是个能为他儿子的一个女玩伴做这样赔本买卖的人。”

    “是啊,这点毫无疑问是可以肯定的。而且不满您讲,这个刘福贵对他儿子交的这个女朋友可还是相当的不满哦!”

    “呵呵。那现在老徐你的疑虑也该没有了吧。”老林觉得二人现在已经将可能的缘由都摆出来分析讨论了一遍,既然以上的假设都不成立,那这个刘福贵入住别墅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吧。

    不过老徐却不这么看,他皱着眉头缓缓说道:“杨步伟~刘福贵说他是劫持了杨步伟才得以逃脱工厂的,你不觉得这件事太蹊跷了吗?世上会有这么凑巧的事情吗?”

    老林摇了摇头,听并不觉得这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老徐,说说看,此事哪里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我说不好,坦白讲这只是我的一种顾虑罢了,我们不妨这样假设,如果刘福贵和杨步伟他们为了某种利益而联手呢?或许刘福贵做此事不能从我们这里拿到好处,但没准杨步伟那伙人手上有他想要的东西也说不定啊!”

    老徐的大胆想法,顿时引起了老林的关注,他细细一琢磨,确实有几分道理,他接着前者的话茬继续推断道:“于是杨步伟为了报上次的一箭之仇许给了后者丰厚的报酬,所以刘福贵才会冒险来此地做内应。甚至连儿子都带来了,为的就是让我们放松警惕。你的意思是这样吧?”

    老徐点点头:“是的,但是这事经不起琢磨,说到底漏洞还是太多啊!所以……呵呵,我才留你下来商量。“

    老林并觉得老徐这样的小题大做有何不妥,他的意见是:“老徐,此事就暂时这样吧,不管怎样,现在杨步伟这伙人是咱们首要需要对付的对象,那刘福贵我们权且当他是咱们的朋友,但为了避免你忧虑的事情发生,我们必须对他们的行动进行监视,另外所有枪械都要收缴到我们手上。这样的话应该可以最大限度保证我们的利益,同时也尽可能的将可能发生的危险控制在萌芽状态。你看怎么样?”

    “好,老林,就按你说的办!”解决了心头之事的徐仁杰,心情也随之大好起来,他顺便问起了另一桩事:“对了,老林,我感觉你今天似乎非常希望刘福贵留下来似的啊,你瞧你自打从楼上一下来就一直在帮着那个老狐狸说话。他究竟哪里让你这么信任呀?”

    林俊夫听后哈哈大笑道:“呵呵,那哪是对他信任啊,那不过是我和小胡在楼上听了你们谈话后,想要帮你拒绝对方,事先商量好的,演的一出双簧戏罢了。没想到还真把你老徐给蒙住了呀!”

    “我就说嘛!原来是这样!你这个老林啊,好歹给我点眼神提示嘛,害的我当时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茬了。”恍悟的徐仁杰练练指着老林,笑骂他把自己也给耍了。

    “唉,老徐,做戏就得做足嘛,要不然怎么能虎的了刘福贵那只老狐狸,你说是不是?不过,现在可好,咱们最终还是答应他住下来了,那我和小胡的这出戏也算是白演咯。”老林无奈的摊开手,表示自己的多此一举。

    老徐则不这么看,他拍了拍林俊夫的肩膀道:“那倒未必啊,老林,至少通过这件事,让刘福贵对你有所好感,没准这在日后咱就能用上,所以后面的日子,你就保持这个状态和他接触,争取能从他嘴里套一些更为准确详实的信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