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三十九章

    老徐拿起手台,正值他打算和外出小队联系之际,屋外的房门被叩响了,打开房门,阿城一本正经的站在屋外。…,

    通常来讲,阿城大多喜欢和小温,王强等人腻在一起,很少会前来找老徐,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想来对方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和自己商量。所以老徐又将手台缓缓放下,出声问道:““小杜,你有什么事吗?”

    “王哥让俺把这个给你送来。”一部手台被阿城递到了老徐的手里,随后他三两步走到屋内的桌前,又从腰兜里掏出了几个纸盒道:“还有这些!”

    老徐随手拿起一个纸盒掂量了一下,有些份量,打开一看,果然不出他所料,7.62mm铅芯弹整齐的分成数列摆放其中。按照常理,这样口径的弹药一般来讲都是50发一盒,所以说目前这桌上可是摆着足足200发的弹药啊。

    毫无疑问,这些弹药定然源自于刘福贵的车上。似是为了印证他的观点正确似的,阿城又补充解释了一句:“这些个东西都是王哥在外面那辆黑色轿车上找到的。”

    让王忠瑜搜车,这是老林的建议,而且还是在未征得刘福贵的同意下进行的。

    当时为此徐仁杰也提出过意义,毕竟这样偷偷摸摸的行动,与小偷无异。

    但老林觉得双方既然已经就联手合作达成了协议,那他们就是名义上的一家人了。既然是一家人,那岂还有分你我之意。

    所以老林便安排王忠瑜直接对刘福贵的车辆进行搜索。当然咯,他的真实目的决不仅仅是希望能够搜集到一些能利用的物资那么简单。

    因为受老徐之前谈话中所提到的顾虑影响。老林心中多少都有些芥蒂,所以他也期盼能在对方未知的情况下。看看通过搜查其车辆,看看是否能找到一些有价值的关于对方此行目的的线索。

    这不功夫不负有心人,虽然没有找到任何直接相关的线索,但此番行动的收获还是颇为丰富的。光是这四盒子弹就让老徐咧着大嘴笑了半天。

    “怎么处理?要不要给刘福贵送回去?”老林故作严肃的调侃道,老徐没有多想顺势回道:“还个屁,这些可都是咱们急缺的东西,交回不那不傻嘛!不过和他打声招呼还是有必要的。毕竟咱们不能做的太难看嘛。”

    老林忍住笑意点了点头,转身对着还站在一旁的阿城道:“好了,小杜。辛苦你了,你去忙你的吧。”

    “哦,那个林叔啊,王哥还让俺问下,那辆黑车咋办,是停车库里还是就放外面?”

    林徐二人互看了一眼,老徐率先开口道:“今天雪太大,庭院的栅栏折腾起来太麻烦,我看还是等天晴了再说吧。你看咋样?老林?”

    林俊夫想想也是,这么大的雪,做起事来的确不太方便:“行,就先放外面听着吧。小杜。那就还得麻烦你去通知下咯!”

    “好的,徐叔,刘叔。俺就先去了。”

    目送阿城出屋,老徐顺起了桌上的一盒弹药对着林俊夫道:“这些东西虽好。但不能乱用啊,在这个世道下。闹不好就把丧尸给招来,所以还是警示作用大于实际哦。”

    老林点点头:“也是,不过有总好过于无嘛,对付丧尸靠这玩意确实没啥大用,但威慑下有不良企图的幸存者还是很有存在价值的嘛。”

    “这玩意咱留着也没啥用,我看待会还给刘福贵吧,也好做个顺水人情。”老徐将卢刚从车上搜出的手台往桌上一搁,林俊夫接过拿,放在手里端详考虑了一下:“看情况把,如果他不提及此事的话,咱就暂时放这一段时间,保持开机状态,频率也别调它。“

    “你的意思是监听这部手台?“

    “嗯,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有意外收获。“

    老徐对此不报任何希望,他相信以刘福贵这个老狐狸的处事风格,觉没可能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随意落在车上,而这么长时间没来讨要。

    所以如若上述事件发生不外乎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对方别有目的,就是想利用人们窥探的心理,将计就计,诱使你根据手台提供的虚假情报做出错误判断。

    另一种则是根本就没什么好掩饰的东西,所以有无手台对对方而言都无关紧要。

    不过一部手台而已装着也没啥坏处,必要时候还能作为联系工具。何乐而不为呢。

    “好了,咱们赶紧和老赵那边联系一下吧,相关事情还需要和他们交代一下。“

    整日的暴雪扰的王强一天都心神不宁,情绪低落。

    也多亏唐小权时不时的调侃都弄他一番,否则照他那般守在窗前发呆,迟早给憋出毛病来。

    屋里的整修基本结束,老赵这一整天也乐得清闲,独自盘腿坐在床上盘腿养神,不过时间一久便也显得无聊。

    尤其受到王强情绪的影响,整个屋子的气氛都显得没什么人气。

    这不十几分钟之前,老赵见天色渐暗,索性跑到厨房操持起众人的晚饭来,正所谓手头有粮,心头不慌,守着屋里的半袋大米和罐装食品,老赵决定给唐王二人做顿大餐。

    这么冷的天气如果能吃上热腾腾的锅子那绝对是一种享受,而老赵手头做的正是香辣可口的牛肉锅子。

    将各种调料依次调配完好摆放在案,剩下的就是把罐装牛肉倒入事先烧开的沸水之中。

    “权子,从背包里拿两罐酱牛肉过来,还有咱们前天弄回的袋状红薯粉丝也拿一袋来。“

    正耷拉着脑袋无所事事的唐小权一听里屋老赵的唤声,立刻回应道:“好嘞,曹叔!“

    从背包内翻找出所需要的食材,唐小权屁颠颠的跑到厨房,把东西往案板上一搁,嬉皮笑脸的道:“赵叔啊,做啥好吃的呢?“

    赵云海身子一扭,臂一掌,挡住对方的视线道:“呵呵,此乃是天机,不可泄露也。“

    望着半仙模样的老赵,唐小权双手抱拳道:“先生所要东西皆在案板之上,为不打扰先生做法,小生就先行告退了……。“

    “锵锵锵……“喝着京腔,唐小权耍着把式退出了房去,回到客厅见王强依旧坐立在窗前望着窗外,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有意的清了下嗓子,开唱道:”昨日像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今日乱我心,多烦忧。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明朝清风四飘流。“边唱之际,他还不停的在堂前跟前晃悠。后者本就心烦意乱,给他这么一弄,更焦躁。

    王强大手一挥,怒叫道:“我说你y的能不能给老子消停会,让老子安静一下,成不成。就那老哑嗓子五音都不全的还搁那鬼嚎个毛啊!你是不是觉得这两天没见丧尸你着急的慌啊,打算招一两只丧尸过来过过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