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三章 雪夜来人(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四十三章 雪夜来人(二)

    此时的夜色阴沉,雪幕厚重,能见度不足2米,姚如意正提着枪缓慢的移动脚步靠向停在他们车前的那辆黑色大众帕萨特。↖,

    就在刚才的短短一瞬,要不是开车的兄弟反应足够迅速,急踩了刹车,那他们现在肯定是结结实实的和这辆前者来了个华丽的追尾。

    免于灾祸的姚如意心情刚刚平复,便被告知此地就是刘福贵与其约定的目的地别墅所在地。

    而前面这辆险些让他们酿成大祸的轿车应该就是刘福贵的车子。

    然而待姚如意下车走近查探时,却发现此车并非是他所见到的刘福贵逃离时所驾的车辆。

    因为他清楚的记得,当时枪战激烈,对方压制性的火力直接将车辆打的弹痕累累,且挡风玻璃也被打碎。而眼前这辆却是完好无所。

    这就不得不引起姚如意的怀疑了,此地毫无疑问就是与刘福贵的相约地点,他相信开车的弟兄应该不会哪一个错误的地点和他开玩笑。

    而眼前的车辆也的确与当时自己在枪战现场所见到刘福贵逃逸时的车辆不同。

    那现在最大的可能便是刘福贵一路都被人跟踪追击,最后敌人在此地发现了他的踪迹。

    随着姚如意脚步的挪动,他所见到的情况更加证实了他的推断。

    一条认为摆放的香樟树横放在路前,很显然黑色的大众帕萨特正是因为这个路障才迫不得已停了下来。

    而摆放这个香樟树障碍的很有可能就是刘福贵本人。

    得出以上分析结论的姚如意,四下里张望了一番,除了一栋被搞的乱七八糟的别墅之外。他便再看不到其他。他悄悄的退回到车内,没有出声叫喊。

    “咋样?”负责驾驶的兄弟为了能够在遇到紧急情况时。第一时间驾车离开,所以一直待在车里。保持着车子的启动状态。

    姚如意摇了摇头,拿手指着前方道:“那辆车不是刘总逃离时驾乘的车子。而且前面的路给树挡住了,我想应该是人为故意那么做的!”

    “故意的?”驾驶兄弟可以说是刚刚经历过死里逃生的难忘经历,所以此时的他如同受惊的小鸟,一点异样的情况都足以让他紧张。

    弟兄担心害怕,姚如意何尝不是呢,别看他今天的表现似乎果断勇猛,那其实不过是赶鸭子上架的无奈之举。

    要知道他打小就父母双亡,一直以来都过着低人一等的日子。平时别说是打架了。他就连与人动嘴的事情都很少做。

    即便是后来被刘福贵安排负责外出搜集的任务,他也不过就是坐在车里指指路,根本就没有亲自和丧尸接触。

    所以当一早接到刘福贵有关支援他解救儿子的消息之后,他还好一阵担心,不知如何是好,带到达现场时,对方人员齐备,武器充足的场面立刻让他打起了退堂鼓,可回头一看身后盯着自己的三个兄弟。他就感到脸上灼烧,暗骂自己丢人没用。

    倘若自己此刻当逃兵,那日后回到工厂的日子一定不好过。所以为了保住小命,他才打着胆子冲了出去。

    谁曾想。在敌人四散乱飞的枪林弹雨中,他竟然慢慢的找到了一丝快感,原本的恐惧害怕逐渐变成了一种兴奋之感。

    是的在那个时间点了。他很是享受这种生死瞬间的感觉。

    直到后来被对方撵着屁股追击,借着雪幕的掩护。他们慌不择路的逃进一栋民居,而为此他们也付出了承重的代价。2名弟兄永远留在了民居外。

    血腥味和追讨双方的巨大动静,立刻引起了周围丧尸的注意,没过多大会的功夫,民居就被里外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追击的春修一众捏于丧尸的数量,便放弃了继续攻击民居的念头,撤了回去。

    自此姚如意和仅存的一名弟兄才算侥幸得以逃脱追捕。

    但安全只是暂时的,屋外不停的搔挠门声以及低吼声让人听着心理发毛。

    随着时间的推移,姚如意也渐渐从之前的兴奋感中平静了下来。

    他很快便意识到自己此刻的状况,那可以说是刚离虎口又如狼窝,而且还是群狼,他对丧尸这个新物种的了解程度,绝对要比身边的那位弟兄了解的深刻。

    在他过往4个月独自求生生涯中,目睹了多起这些突然间出现的残暴物种的血腥做派。如冰冷般的恐惧再次袭上心头。

    虽然距离他成功脱离丧尸包围已然过去数个小时,但那种害怕之感依旧萦绕在他和驾驶兄弟的心头。

    “那咋办啊?看样子会不会是刘总出了什么状况啊?”驾驶车子的弟兄有些想尽快离开此地的念头,他实在不想在冒死和对方起冲突。只是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人给打断了。

    驾驶后排一个黑影,沉声骂道,声音显的有些虚弱:“**的,别乌鸦嘴,呐,拿这个联系刘总!”

    姚如意接过手台,点头示意没明白。他也不想在此地耽搁太久,急忙拿起手台呼叫。

    “怎么样?能辨识出来吗?是不是你的那两个手下?”徐仁杰急切的催促着,刘福贵已经折腾老半天了也没给个准信。

    这也的确不能怨刘福贵不作为,只能怪对方始终留在镜头里的都是他的背影,加之为了遮蔽大雪侵袭而着的御雪衣帽,就更加难以辨识了。

    刘福贵没有丝毫表情的轻声回道:“不行,他一直没给正面,而且现在又上车了,我实在没法辨别。“

    这该怎么办,刘福贵没时间再等了,他从监视器的桌案上拿起手台准备发出作战指示,可还没等他开口,一个声响倒是先于他声而出:

    “刘总,我是姚如意啊,按你要求我们已经到达指定地点,你现在在哪?我们怎么和你碰头?“

    突如其来的手台响声让监控室沉寂了片刻,约莫20多秒后,率先反应过来的老林快速跨步上前从老徐的腰间抽出刘福贵丢失在车上的手台,递至前者身前道:“刘总,快回复吧。”

    刘福贵未做犹豫拿起手台便道:“我是刘福贵,你们现在在哪?别墅这吗?”

    “是啊,刘总,我们就在别墅外,被一辆黑色帕萨特挡住了去路,没法再驱车前进了,请告诉我们具体地点,我们得步行和你回合了。”

    一听到对方这般描述,监控室的众人皆是长舒了一口气,从对方的描述来看,基本可以确定来人就是姚如意一伙了。

    不过刘福贵不愧是混迹江湖的老狐狸,他并没说出具体的汇合地点,而是吩咐道:“你们这样,立刻到障碍前方的别墅门口候着,我会安排人接应你们。”

    他的这个安排目的有二,这样做一来可以利用对方在别墅门口等待的时间里,通过监控设备再做最后的精确确认,以防止是别人拟声作骗。

    二来他本身对姚如意一伙人仍存有芥蒂,所以他所说的会让人去接应,目的就是暗示对方,自己手里还有力量,如果你们是存有二心的话,就要三思而后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