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雪夜来人(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四十四章 雪夜来人(三)

    刘福贵的话中用意,老徐等人倒是没有察觉,对后者而言,他所考虑的则是另外一桩事。

    “老林,我陪刘总去接应姚如意,你让李小信他们做好招待工作。”

    一语双关,虽然黑暗中看不清徐仁杰的脸色,但老林明白对方的意思。

    这也是他们事先就商量好的。如果姚如意等人真如刘福贵所说来到别墅的话,那务必要在不让对方觉察的情况下,提前做好防范工作。

    “刘总,咱们走吧!”老徐招呼道。而刘福贵依旧两眼盯着显示器没有离开的意思。这让老徐有些怀疑的问道:“刘总?有什么不对吗?”

    “哦,没事,没事!”

    “那咱们走吧!”

    刘福贵任然呆在原地未动,老徐更加疑虑:“刘总?你怎么了?要是有事,你最好坦诚相告!”

    这席话老徐是非常严肃而坚定的道出的,刘福贵也听出了对方口气中的厉色和不悦。他赶紧抬脚,只是这走路的姿势却是一瘸一拐。一旁的老林见此状况关切的问道:“刘总,你这是……”

    刘福贵把手一摆,有些无奈道:“唉,说来还真是有些难忘为情啊,这年纪大了是不中用了,刚才站着站着,没想到这右腿居然炸筋了,丢人啊!呵呵!”

    原来是这样,老徐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适时的伸出右手搀扶住刘福贵,呵呵笑道:“刘总,这有啥好笑的。人之常情嘛。怎么样?需不需要扶你上楼去休息一下?”

    “谢谢!不用了,这趟我必须去。不然楼下两个家伙搞不好会以为我被你们怎么了。万一起了什么不必要的冲突,不是伤和气嘛。”刘福贵两眼闪着贼光。他这腿哪里有出问题,根本就是好腿一只,他这么做不过是掩饰刚才他呆滞未走的举动罢了。

    通过短暂的观察,他已经从监视器上放大的人脸肯定的辨识出来人就是姚如意,而他又不想让老徐看出他对楼下之人心存怀疑,所以才灵机一动的假意装此病态以期瞒混过关。

    不过计谋虽然拙劣,但刘福贵良好的演技却成功的达大了他的目的,这一路老徐并未就刚才的事情再提出任何的意义。

    姚如意提着双管猎枪,在寒风中来回的跺脚崩塌。在这样冰冻的夜晚活动着实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何况还是处在随时可能遭袭的提心掉胆的状态下,光是这心理上的压力,就让自身的体温极具下降。

    姚如意觉得自己的双脚都快要没知觉了。不过才在这风雪中站立数分钟的时间,他的满是坑洼的如同月球表面的脸蛋就都被冻的通红。

    “刘福贵,你这人呢!快点来吧!”

    姚如意心理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好似这样就能让话中人出现似的。

    而人生往往恰恰就是充满着各种让你意想不到的际遇。

    门开!声响!

    刘福贵特有的沉稳身影穿透层层雪幕,传到了姚如意的耳中:“小姚啊,你们可终于到了啊!”

    姚如意的第一反应便是摸了一把自己的脸。已确定不是幻觉,而后便是四下张望的回道:“刘总,是你吗?”

    天色太黑,再加上大雪的阻隔。姚如意未能找到刘福贵也实属正常。

    刘福贵很是激动的在老徐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艰难来到了大门处,而姚如意也终于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看清了来人。

    可他下意识的动作并非是道好相迎,而是抬起了手中的双管猎枪。

    刘福贵心下一惊。本能的推开老徐朝不远出的雪地里一扑,二人几乎双双倒地。

    于此同时。一直利箭射在了姚如意5米开外的一处栅栏上,后者也很快做出了还击。砰砰,朝天开了两枪,不知击中何处,同时人也朝后疾奔,同时嘴里高喊:“发动车子,快撤,有埋伏!”

    老徐在确认对方逃遁之后,猫腰从地上爬了起了,由于地上积雪厚重,他才得以没被刚才刘福贵的一推而弄伤。

    “刘总,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

    “没有,不过刚才可真险啊!”刘福贵心有余悸的道,同时回问老徐道:“别光说我,徐连长你呢?有没有伤到哪里?”

    “没有,对亏刚才刘总那一推,不然我老徐这条命可就搁这了。来,你还能走吗?”老徐肩上施力扶起卧地的刘福贵,拍去对方身上的雪水。

    后者一想自己还是个病人,赶紧放弃独立起身的念头,故作苦难道:“看来这回真得靠你帮忙了。”

    老林带着李小信,沈炼及时的冲出了别墅,将二人护送至屋内。众人围坐客厅,老徐首先紧张的问道:“姚如意呢?他们走了没?”

    “走了,他就开了两枪,放完枪后就上车逃走了!”老林已经和毕大虎和越贵山确认过了,对方的确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tmd狗日的,跑的真快!”李小信小声的嘟囔了句,一旁的沈炼也凑话说道:“谁说不是,就跟装了兔子腿似得,一溜烟的功夫就没了!”

    听到众人确定对方已经离去,徐仁杰心理才算是定下了几分,不过就不知道这帮人是否仅是先头部队,他们还有没有随行的同伙。

    带着这一连急需搞清的问号,他将目光移向刘福贵,首先非常真诚的道谢:“刘总,刚才的事,我老徐在这谢谢了,咱欠你一条命,有着一日定当想报!”

    老徐双手抱拳以示谢意,他以为刚才要不是危机关头,刘福贵的舍命一推,自己恐怕就命归西天了。

    可事实呢,一直心怀警惕之心的刘福贵,就担心对方是春修一伙派来刺杀他的叛徒。

    所以当对方抬枪的一瞬间,他便本能的做出躲避姿势,而推开老徐,纯粹是因为后者搀扶着他碍事,顺手那么一推脱身罢了。

    当然这样居然能换得对方的感恩,倒是大大出乎了刘福贵的意料,他也乐得接受。

    他知道这些人都是重情重义的汉子,所以没准哪天他就能用到对方欠他的这份恩情。

    刘福贵感觉良好的客气道:“唉,徐连长,你这话就见外了,刚才相信换做是你也会那么救我的嘛。”

    可是他这边话音刚落,老徐却突然脸色一变,一脸严肃的质问道:“刘总,你可以解释下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姚如意会突然向你开枪?”

    “是啊,刘总,你不是说对方之前有救过你的命吗?既然救了你的命那岂有在杀的道理,那不是多此一举吗?”老林同时追问道。

    此时的局面对刘福贵相当的不利,他知道如果现在不能给在场众人一个合理解释的话,那势必会让对方怀疑他来此地的目的,甚至会因此而被请出别墅。

    不过好在他在事前都将所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做了预测,所以虽然刚才的情况是他预测中最为糟糕的一个,但他还是早早的想好了托辞。

    “唉!”一声长叹之后,刘福贵环视了下四周,低头开始了他的解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