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七章 雪夜来人(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四十七章 雪夜来人(六)

    “喂,刘总,我是姚如意啊,请收到您回个话,完毕!”简单一句话,可从姚如意的嘴里说出来却满含着尴尬和紧张,但就是这样一句看似平常的话语却给处在监控室里的林,徐,毕三人带来了巨大的震惊。@,

    “不是吧,这伙人也太tmd嚣张了吧,刚放完枪就来联系!搞什么东西啊!”毕大虎率先打破了沉寂。而徐林二人也同样闹不清对方的目的。

    今日稀奇古怪,不合常理的事情真是一件接一件,弄的老徐恨不能敲开这帮人的脑袋看看对方是不是哪条神经出了问题。

    “老徐,要不,下去让刘福贵接了吧,咱们也好看看对方究竟想干什么。”

    刘木华的提议很快便得到了老徐的同意,反正此时线索已经断了,而且局面也是混乱不堪,没准从这通来电里能发现些什么也说不定,不过必要的警戒防护工作还是要做的。

    老徐和老林立刻各司其职起来,一人重返战斗岗位以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冲突,而另一人则赶紧朝楼下赶去送手台。

    短短的3层楼的距离,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手台里就传出姚如意请求通话的要求不下10次,可等到一脸茫然的刘福贵拿到手台并被告知姚如意来电要求通话时,对方却终止了这次通话请求。

    “这是怎么回事?徐连长!”再确定手台没有任何来电迹象之后,刘福贵终于得以开口询问事情的详情。

    老徐拉了把椅子,喝了两口茶。待气息调匀之后解释道:“姚如意就在刚要求和你通话,但是没说什么事。情况就是这样,刘总。你知道他为什么找你吗?”

    对方的质疑让刘福贵很无奈,事实上在这件事上他的确也和对方一样是一无所知,但有点可以肯定,对方在刚刚枪击完自己之后,又试图和他联系,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面对徐仁杰紧盯不放的眼睛,刘福贵两手一摊,无辜的回道:“徐连长,这个我是真不知道。你看是否需要我回复对方一下?”

    徐仁杰略作思量。也对,对方中断通话要求,很可能是误认为己方单方面拒绝对话。

    所以此时刘福贵如果回打过去,一定能重新建立这次联系。老徐赶紧点头道:“嗯,刘总,那麻烦你和他们联系下,我们现在急需搞清楚他们的真实意图,所以拜托了。”

    老徐诚恳客气的态度倒是出了刘福贵的意外,不过他此时也很好奇对方究竟在耍什么花样。只见刘福贵异常镇定的按下通话旋钮,沉声道:“我是刘福贵,刚才谁要和我通话?完毕!”

    正被后座黑影骂的不可开交的姚如意向是抓住了根救命稻草似得,赶紧回道:“刘总啊。我是姚如意啊,你有没有被挟持啊,刚才雪太大。我太紧张,没看清就开枪了。不知道有没有伤到你。我那正不是故意的啊,实在对不起啊……”

    别墅里的人全都愣住了。对方一连串的道歉解释把所有的人都给弄傻了,刘福贵也不得不把手台拿离自己的耳朵,以便躲避对方那因紧张而放大的嗓音。

    “行了,别说那么多废话!”

    “啪!”在一声扎耳的拍击声后,姚如意那机关枪般的连珠炮声也嘎然而止了。

    刘福贵向老徐投去征询的目光,他这个举动无疑上相当明智的,他看得出受一系列事情的影响,对方对他始终是抱有疑虑的,怀疑他来别墅的真实目的。

    而此刻姚如意的这通电话恰恰给了他一个澄清立场的机会。既然对方不信任他,那他干脆闭口不答,把回复姚如意方面话语的权利交给老徐他们,这样一来后面再发生什么,他刘福贵便可以撇清关系。

    坦白讲老徐也在寻思着如何应对当下的局面,从刚才姚如意被人打断的通话来看,他似乎是被人挟制了,那照此分析对方很可能是想借助这次通话而展开新的行动。

    那么这个刘福贵会不会也是其中的一个角色呢。但后者却又没有直接给出对方答复,而是等待着自己的发话,实在是有些混乱啊。老徐略作思量,反问道:“刘总,你怎么看?你这两个手下能信任吗?”

    刘福贵苦笑的把头一摇:“徐连长,不瞒你说,我现在对自己的底下人都不敢相信,这个姚如意你知道的是前段时间才被我的外出搜寻小队在路上无意找到的,所以谈不上对我的忠诚,何况之后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实在难以相信他们。”

    “那你觉得咱们该如何回复他?”老徐相当聪明的把皮球又给对方踢了回去,想寄由此听听刘福贵的真实想法,也好借机判断下他的立场。

    可后者仅仅是无奈的把手一摊道:“徐连长,我现在真的乱的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现在时间紧迫,如果咱们不及时回复的话,我担心通话会再次中断,所以……”

    “我明白了!”老徐轻拍了一下桌子,很快给出了他的答案:“刘总,你就实言相告对方你没有被挟持,另外佯装腿部受到了枪击,如果对方还想来别墅和你回合的话,让他们提前交枪!”

    听完对方的指示,刘福贵很快便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对方此举是最大化的将风险将至最低,不管对方缘何目的,所属何方,只要接触了他们的武装也就等于让他们成为了被拔了牙的老虎,使之没有威胁。

    这一结果也同样是刘福贵自己希望见到的,因为此时他对姚如意等人也抱有很大的怀疑。

    而老徐的这一做法实质上变相的保护了他的安全。所以他未做由于立刻按前者的指示按下通话按钮做出回复道:“小姚啊,我就在纳闷你刚才为什么开枪,我现在倒是没什么大碍,不过腿部中了一弹,别墅这边已经给我做了处理,问题不大。另外我没有被挟持,你们不要乱说。完毕!”

    刘福贵刻意装出的中弹后的虚弱感,和之前气势充足的语气大相径庭,只是姚如意他们并未听出,他们现在可谓是悲喜交加。

    喜的是刘福贵并没有被劫持,而且还安然的住下,这也意味着自己与之回合后落脚点的问题也就顺利被结局了。

    而悲的是自己打伤了对方,那对方一旦怪罪下来,那可是会掉脑袋的。

    去还是不去,这是一个问题,姚如意拿着手机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但是他为难,车里剩余的二人可没这些问题。

    他俩见前者半天没有动静,怎能不着急,这大半夜的,车停路中,现在面前是千载难逢的入住机会摆在那里,如果不去争取,那不是太白痴了嘛。(未完待续。。)